情慾的挣扎 第三章
三毛小说网
三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三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情慾的挣扎  作者:淼沙 书号:21571 更新时间:2013/1/27 
第三章
  青松墓园--

  当陈伯把车开到青松墓园时,华帆已在那里等候。帮芷菁拉开车门后,搂著她说:“走吧。”

  芷菁顺著他手的力度往山上走,不知不觉地来到自己爸妈的坟前,突然间,她明白了这个男人会在这时出现的理由,也明白了陈伯为什么会送她来这里。原来,华帆早已料到芷菁会因为小狈失去狗妈妈而想起自己也丧失父母之痛,所以带她来这里,一是为了以痛治痛,让芷菁从车祸的阴影中走出来;二是到芷菁父母的坟前,算是提亲吧!虽然第二个理由,芷菁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但至少现在,她开始从心里感激眼前这个男人。

  华帆把外套下披在芷菁的身上,挽起衣袖说:“陈伯,拿把铲子来。”

  “是,华总。”陈伯递上一把铲子。

  华帆开始一铲一铲地给母狗挖坟,挖好了之后,轻轻地把装著母狗尸体的盒子放进去。然后摸摸小狈狗的头,说:“狗狗,再看妈妈一眼。”从芷菁手中抱过小狈狗,放在坟坑里,任小狈狗最后再围著盒子转两圈。

  “好了,狗狗,跟妈妈告别后就要开始新的生活了。跟妈妈说再见吧!”华帆把狗狗从坟坑里抱起,放回芷菁的怀中。

  再拿起铲子,把上回填,还立了一个墓碑,上面写著“小狈狗之母之墓”

  小狈狗和芷菁的眼中,都对著华帆下感激与悲伤之泪。

  “陈伯,把祭品拿来吧!”华帆说。

  “是,华总。”陈伯递上祭品。

  华帆把菊花放在芷菁的父母坟前,点燃蜡烛,和芷菁一起燃著纸钱,并洒了一些酒以示敬意。随后,华帆搂著芷菁当着她父母的坟说:“伯父、伯母,我是华帆。从昨天起爱上你家女儿。想今生今世好好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一丁点伤害,请你们相信我。”

  芷菁听到他的真情告白后,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今生的依靠,一时想到不能得到爸爸、妈妈当面的祝福,不由得又哭了出来:“爸,妈,我好想你们。”

  “我会让她的每一天都活得健康快乐。”华帆把芷菁搂得更紧了。

  接著,他们也给狗妈妈做完类似的仪式后便离开墓园。

  “小狈狗,来。”华帆从车内拿出小狈屋,导小狈狗自己爬进去后,对仆人们说:“你们坐陈伯的车回去,我载芷菁去一个地方。今晚就不回家了,别跟踪我,别跟我妈说。她要是问起,就说两人贪恋情,早睡了。”

  说完,华帆让芷菁坐在副驾驶座,自己开车离去。

  “他们去哪?陈伯。”李云问。

  连一向最了解华帆的陈伯也摇了‮头摇‬,说:“看来华总是真的找到自己的真爱,而不再是以前逢场作戏的风子了。”

  “走吧,我们回家。”陈伯大步地朝自己的爱车走去。

  ****

  途中--

  一路上,华帆并不与芷菁说话,想让她好好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等到她调适好了,他将是她最好的倾听者、最佳的避风港湾。

  芷菁打开窗,任沿途的风吹自己的发丝,把一个又一个伤心的往事拴在倒退的树干上,不想再带在身边。太累,太苦,太沉重了!多年来,一个人的背负,也该有一个结束。就让她从那一刻起,好好地爱身边这个男人。把对父母的爱,都统统给他,和他们将来的孩子吧!

  “华帆,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芷菁开口问。

  “到了你就会知道了。”华帆转过头来对她微微一笑说:“饿了吧?”他打开座椅问的保温柜,拿出一份义大利面放到芷菁时手上。

  这个男人的细心与体贴,像空气一样,把芷菁这颗伤痕累累的心,柔柔地包裹起来。

  芷菁挤出个笑容回报华帆,舀了一匙喂自己。“嗯,味道不错嘛!”

  “呵呵,当然!也不看看是谁买的。”华帆看芷菁现在心情不错,语气也跟著调侃起来。

  “来,张嘴。”芷菁舀了一匙喂华帆。

  “我老婆真贤慧。”华帆一边吃,一边得意地说。

  “谁是你老婆啊?”芷菁反问一句,不是不相信他爱她,而是在什么保证都没有的情况下,她很难相信,这个商业钜子竟会爱上她这么一个一无所有的女子。

  “就是你啊!难道你不想当我华帆的太太?”华帆有点不高兴了。

  芷菁一时被问住了,低头想了想。

  在她低头的一瞬间,华帆觉得自己的心都凉了半截,难道我还不够爱她吗?她要怎样才能知道我爱她。

  沉默的空气,有时真的很伤人。气恼地踩紧油门高速驾车。极速中,芷菁好像想明白点什么,转过身来,大声地对华帆说:“停车!”

  一个紧急煞车让两人都前后摇晃了几下,要不是汽车本身的能好,再加上安全带的功用,否则他们一定是头破血

  华帆已经做好了她选择离去的结果,无所谓地把‮体身‬靠在车椅上,等待著芷菁宣布她的决定。

  芷菁没有选择下车走人,也没有选择说话,她只是拉过华帆的头,送上自己深情的一吻。

  起初,华帆还不相信此时所发生的一切是真的,直到芷菁的舌头滑进他的口腔内时,他才反应过来。自然地夺回属于男的主动权,一面回应著芷菁的吻,一面解开安全带,放下车椅,锁住车轮。

  “宝贝!你差点让我认为你要离我而去。”华帆一边向下发展,一边深情地说出内心独白。“你知道你叫停车的那一刻,我以为你要走,心都凉了半截。”

  芷菁抚摩著华帆的头说:“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呢?你是我现在唯一的亲人。”

  “真的?”华帆解开芷菁的罩,隔著外衣含住她的红梅。

  “嗯…”芷菁用强烈的‮体身‬反应回答了这个问题。并想到有人说过的一句话,女人身上的两个霜淇淋,自己吃不到,只有当他人吃到时,才是最美好的。由此而想到有一个关于天堂和地狱的故事,地狱的人,拿著长长的勺子,怎么吃都吃不到匀尖上的食物。而天堂的人却用勺子互相喂著对方吃。

  “想什么呢?”华帆感到她反应不似刚才那么烈。

  芷菁跟华帆说了自己在想什么时,华帆感到一丝男的挫败,身下的女人竟然敢在和自己做时,想着其他的事情。

  为了惩罚芷菁的“不懂事”华帆著她的左房,一只手捏著右房,另一只手探入内,隔著内描绘花蕊的样子。

  “啊!”芷菁被华帆‮逗挑‬得叫出了声。

  “说,你还敢不敢在跟我做时,想其他的事。”华帆的小弟虽然现在也坚得厉害,但他努力地控制住自己,只为套芷菁几句话。

  “不敢了…不敢了…”芷菁抓著华帆的头发说:“快,我要。”

  “叫我老公。”

  “老公…我要…”

  华帆感到芷菁下面全透了,但最后一个问题,他一定得问了才能顺她的心。

  “我爱你,菁!你爱我吗?”

  “我…我爱你…帆…”芷菁向上拱著‮体身‬,等待著华帆的临幸。

  华帆这时终于得到满意的答案,按捺不住地一把拉下她的内,一个弓身,与芷菁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带领著她共赴巫山云雨。

  情过后,华帆把她揽在怀里说:“本想带你去一个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地方,现在看来,只好在这荒郊野外宿了。”伸一只手按下打开天窗的按钮,天的星星在头上眨著眼睛。

  “我小时候,曾在七夕,一个人,偷偷地跑到河边去放水灯。因为有人说,七夕放水灯时许的愿是最灵的。”芷菁说。

  “喔,我也放过水灯,说说你许的是什么愿?看我们俩许的愿是不是相同的?”华帆支起‮体身‬看着芷菁说。

  “我对著水灯说,请把我的祝福送到我爱的人身边,像星星一样,夜守护著他们,不管严寒酷暑、富贵贫穷,都在一眨一眨的星光中,看到希望,看到未来。”芷菁把头绕到华帆的颈后“你呢?”

  被芷菁这么一问,华帆感觉自己一下子回到了小时候。“我可没有你那么浪漫,当时我很俗的。我只是想,请上天给我一点机遇,让我用自己的聪明才智赚很多钱,让我的家人们过好日子,不愁吃、不愁穿、肆意洒地做他们想做的事,如画画、摄影…”

  “想不到你小时候也可爱嘛!我还以为你要一架航空母舰征服世界呢?”芷菁大笑地说,在她的眼中,男孩子都是好战好动的。

  “征服世界?你不就是我的世界吗?”华帆深情地看着芷菁。

  芷菁被反问得有点不好意思,缩进他的怀里。

  华帆开怀地大笑。

  ****

  晨夕--

  第二天清晨,华帆和芷菁被清脆的鸟叫声唤醒,相互分开时,因过久地保持一个姿势而麻木。各自关节时,听到彼此肚子叫的声音,相视一笑。

  “嗯,后车厢好像还有我给你买的巧克力,暂时用来充饥,回去再买一盒补偿你。”说完,华帆下车去拿巧克力,顺道活动活动筋骨。“哇,太阳红通通的,好可爱。芷菁,快来看啊!”芷菁从车里钻了出来,刚下车,山里的寒气让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冶颤。华帆从后面环住她,轻唱:“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我还没老呢?你就指望我老了,好去找个小老婆是吧?”芷菁嘟著嘴巴问。

  “呵,你一个就让我够呛了,我哪里敢找第二个啊!我想我这个情场英雄得英年早逝了。”华帆开怀地大笑。

  “呸呸呸。大清早就说什么老啊死啊的,真不吉利。亏你还是个商业钜子。”芷菁小声地抱怨说。

  可是听到华帆的耳朵里,却全是甜蜜。“看不出我老婆还迷信的嘛!”

  “这叫玄学,跟你说了,你这个商人也不懂。算了,大好的时光,不跟你吵。”芷菁妥协地靠紧华帆。

  “喔,难不成你想对著太阳赋诗一首。”华帆打趣地问,心想芷菁这个学中文的,还有意思的。

  “小女子无才无能,怎敢在大人面前出口成章。”芷菁学古人道了一个万福说道。“背一首倒是可以,就应和著你唱的歌词背一首老歌《等我老了》,我一边背,你一边轻轻哼著《陪我一起老》的曲调,好吗?”

  华帆环搂著她,把头放在她的脖子边,轻轻哼起了歌调。

  等我老了,

  你还能把我抱到那张藤椅上,

  晒十分钟的太阳吗?

  那时我美丽的容颜,

  一定布了难看的斑点。

  等我老了,

  你还能挽住我的臂膀,

  撑开一把陋世的绿油纸伞,

  在廊檐下听两落穿石吗?

  我那时的步态一定充了,

  人生太多的苍凉。

  等我老了,

  你还能把我背在背上,

  在夜阑珊的晚上,

  去寻一串黏掉牙齿的冰糖葫芦吗?

  我那时的脾气一定糟糕透顶。

  等我老了,

  你还能在情人节的早晨,

  送我一枝带的玫瑰吗?

  我那时的心情一定不像现在。

  等我老了,

  亲爱的我竟忘了那时你也老了,

  你衰退的体力怎么抱得动我?

  还有你抖动的心跳和双手,

  我怎么忍心让你搀扶。

  奔不息的岁月啊!

  那就让我留住一点年轻吧!

  生命的花蕊再一点落,

  好让我精心照顾我爱的人的晚年。

  “不论现在,还是将来,我都会好好地照顾你和我们的孩子,不让你们受到一丁点伤害。相信我,芷菁。”华帆将自己的头放在芷菁的颈问,发誓地说。

  “嗯。”芷菁把头靠在华帆的脸膛上,看着太阳一点一点地升起。

  这时的华帆和芷菁觉得自己已将时间遗忘,把幸福而快乐的这一刻定格在晨夕间的美丽。就像被阳光镀红边的白云,在蓝天上自由地飘,随时都感染著它的欢乐。

  ****

  岩--

  看完出,华帆开车,芷菁喂他吃巧克力。一路颠簸劳苦自不用说,反正他们是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情侣,再苦再累也甘之如饴。

  路愈走愈荒芜,到后面几乎都没有路了。好在吉普车的能就是得起翻山越岭。几经周折,总算来到目的地。

  车还没开到山脚时,就听到海拍打岩石的声音。

  “有大海的声音!”芷菁有点‮奋兴‬地说,她从来就没有见过大海。

  “嘿嘿。”华帆出大男孩特有的天真与得意,说:“如果看到,你会更喜欢的。如果你不想跟著我体验翻车的经历,下车,我们爬上去。”

  芷菁下了车,华帆把自己的外套给她穿上,到后车厢提上两个手提袋说:“可以走了,美丽的公主,你来到我的王国--岩国。”

  “我帮你提一个。”芷菁走过来,想帮忙。

  “你啊!避好你自己就行了。小心脚下,这里的碎石特别多。”华帆示意芷菁注意自己脚下的碎石。

  “呀!”刚说要注意脚下碎石,芷菁就差点打滑。

  “慢点。一步一步地来,踩稳了再走下一步。”华帆代著芷菁,要不是自己提著两个大袋子,他真想抱著她走上山。

  “嗯,好的。你自己也要小心喔!里面都是些什么宝贝,提了两大袋?”芷菁这时才好奇地问。

  “先不告诉你,反正都是用得上的,到时候,一个一个地给你开眼界、长见识。”华帆一脸得意地故作神秘。

  “喔,给你一点阳光你就灿烂,小子跩起来了嘛!”芷菁轻轻地打了华帆的股一下,脸上全是幸福的神情。

  “你看!”华帆的脸上写得意。“机会来啦!”

  芷菁顺著他的手指看去,一只大鸟正朝他们飞来。

  华帆纯地拉开袋子的拉链,取出里面的弓箭,组装好后,瞄准一,大鸟应箭而落。

  “哇,好厉害喔!”芷菁高兴地直拍手,没想到武侠小说中,吃野味的生活,她也可以在几小时后实现。

  “你等著,我去捡猎物。”华帆戴上手套,顺著系在箭尾上的线找去。“站在这里,哪里也别去,乖乖地等我回来。”

  “嗯,快去快回,别让我久等喔!”芷菁高兴地跳起来,想看看那只大鸟掉在什么地方。

  “我怎么舍得让你久等呢!”华帆捏了芷菁的脸蛋一下,乐呵呵地顺著线找猎物去了。

  华帆收完线,提起这只大鸟掂了掂,大概有十多斤重,够他们俩吃一天的了。

  “华帆,救命啊!有蛇。”芷菁尖叫起来“你快回来啊!”“芷菁,别动,站在原地别动。”华帆三步当做两步地往芷菁处赶去,在蛇离芷菁不到半公尺的距离时,一箭死了蛇。

  “别怕别怕,有我在呢!”华帆搂著惊魂未定的芷菁说,待她平静后,用脚把蛇的腹部踢朝上。“幸好,这是一条无毒的蛇,看来我们的午餐还丰富的嘛!”

  “你是说,要我吃这条蛇?”芷菁睁大了眼睛地问,她可是从来都不吃蛇的啊!

  “是啊,它可美味了。而且平不多见,很难才能捕获一条,竟被你这只瞎猫给撞著了。”华帆弯想把蛇捡起来。

  “不要,不要,我才不要吃它呢!”芷菁却拍打华帆的手,要他别去捡这条蛇。

  华帆顽皮地拾起蛇,摇晃著它的躯干,装出蛇吐信的声音。

  “啊!”芷菁连忙跳出一步,她可不想碰到那只软体动物。

  爬到山顶后,大海一览无遗地出现在他们面前,自己所站的小山原来是一个‮大巨‬的礁石,傲然地立在海边,任凭海无情地拍打。

  “我下去把东西放好,采探路,再上来接你。你自己千万要小心,不要到处走动。”华帆耐心地代著,生怕芷菁再出一点什么意外,刚才要下是自己及时赶到,她不被蛇咬才怪呢!

  “帆,我怕。”芷菁回想着刚才遇蛇的那一幕,不还有些害怕。

  “不怕,不怕,只要你不走,我一直就在你不远处,有事,叫我一声就是了。”华帆给芷菁一个鼓励的笑脸,然后隐没在礁石下,不见一点身影。

  一个人的时间是漫长的,芷菁不由得东想西想,华帆该不会是跳下去了吧?摔著了吗?愈想愈觉得可怕,对著刚才他下去的方向,哭喊:“华帆,华帆。听到我在叫你吗?”

  “啊!芷菁又出事了?”华帆顾不上打扫一下岩,丢下手中的东西,就往回赶。

  “芷菁,怎么了?”华帆从礁石上出半个脑袋问。

  “华帆,我…”芷菁扑进刚爬上来的华帆怀中。“我以为你掉下去了。”

  “这么说,你是在关心我啰?”华帆理著芷菁的头发问。

  “我不关心你,谁关心你啊?”芷菁摸了摸华帆的脸,想要确认他是‮实真‬存在的。

  华帆点了点芷菁的鼻尖,把间绳子的另一端系在芷菁的身上。“来,跟著我走。这一段路非常危险,你可千万得小心,一步一步慢慢来,切记不可着急和贪恋美景。”

  “嗯。”一向胆小的芷菁,不知从哪来的勇气,竟然敢跟著他从事这么危险的运动,看来,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啊!

  在华帆的带领下,芷菁步步为营地走下礁石边缘,来到礁石上半部的一个岩里。

  “哇,这里真大啊!”芷菁站在岩外面的平台上惊叹道。

  “呵。”华帆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个火把,把芷菁揽在身后,自己躲在一个大石头的后面,点燃火把,往岩里面一扔,一群蝙蝠飞了出来。

  芷菁感觉自己有点像在侏罗纪的电影里,扮演一个考察人员。

  等到火把丢进去,再也没有动物出来的时候,华帆才点燃一个最大的火把,说:“我先进去看看,老规炬,知道吗?”

  芷菁躲在后面只出两个小眼睛示意了一眼。

  华帆走进去看了看,确定没有危险存在后,对芷菁大叫一声:“可以进来了。”

  芷菁拖著两个大大的手提袋,走了进去。华帆已经点燃了一堆火,既能驱散中的寒气,又可以防止危险动物的入侵。

  “你先烤烤火,休息休息。我把它们洗干净,一会儿我们就可以烤著吃了。”华帆走到岩右边的积水边,开始清洗工作。

  “这里的水干净不干净啊?”芷菁不放心地问。

  “当然干净了,这可是我利用虹现象,专门从礁石间引来的淡水啊!”华帆回答道。“没想到你老公那么厉害吧?”

  “那你还会什么啊?”芷菁略带挑衅的口气说。

  “你老公我,除了不会利用汐发电,其他的都没问题。别忘了,我在学校的时候,可是拿国家全额奖学金的。”

  “国家全额奖学金?”芷菁用崇拜的眼光看着华帆,跟这个男人接触愈久,就愈能发现他身上的光芒。

  “是啊!结果我又不缺那点钱,所以又捐回给学校了。”华帆把洗干净的鸟和蛇分别串在事先准备好的钢签上。“这个交给你烤。”

  “我不要烤蛇。”芷菁看到华帆递过来的蛇,马上闪躲到一边去。

  “鸟太重了,你转不动。乖,就烤蛇嘛!它都死了,不会咬你的。”华帆哄著芷菁说。

  芷菁想想觉得有理,毕竟剥了皮的蛇要比鸟好看的多,一边烤,一边说:“哼,烤焦你,看你下回还敢不敢来咬我。”

  “唉,你可不能把它烤焦了,烤焦了就不能吃了。”华帆坐在芷菁的旁边烤著鸟,想着他们今天的食物可真丰富啊!

  “我本来就没想过要吃啊!”芷菁开心地反驳华帆的话,想骗自己吃蛇,门儿都没有,她才不吃呢!

  “在海边,风太大,气太重,你必须得吃下这条蛇,防寒去,既可以让你终身不得风,也可以让我们的宝宝长得结实健康。”华帆继续哄著芷菁说,因为他知道很多女人都不愿意吃蛇的。

  “谁说要给你生宝宝的啊?”芷菁害羞地回过头去。

  “别忘了,我们一直没有做预防措施啊!”华帆给芷菁丢了一个极为暧昧的眼神。

  “都怪你啦!”芷菁空出一只手来捶打著华帆。

  “给我生孩子有什么不好?我不仅爱你,我也爱他啊!”华帆大男人主义地说。“我们将来要生好多好多的孩子喔!组一个足球队,好不好?”

  “哪有未婚生子的嘛!”芷菁不再打华帆,只是用手拍了拍他的脸。

  “喔。”华帆马上单膝脆地,一手把烤的鸟高高举起,一手拿著一个钻戒递在芷菁的面前。“芷菁,你愿意嫁给我吗?不管生老病死。”

  芷菁彻底地被眼前这个男子感动了,伸出手指,套上钻戒的那一刹那,说:“我愿意。”顺势扑在华帆的怀中,让他用脸磨赠著自己。

  那一瞬间,芷菁真的想就此白头,相守到老。

  华帆让芷菁坐在自己的腿上,一边烤著食物,一边与她规划著未来。

  “你想要个儿子还是女儿啊?”华帆开心地问著芷菁一个将做父母的人,都会关心的问题。

  “男孩女孩都行啊!最好是男的像你,女的像我。”芷菁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说。

  “干脆我俩去复制好了,免得你还得受十月怀胎、生产之苦。”华帆用自己的头抵著芷菁的头说。

  “老公,你实在是对我太好了。”华帆的回答太出乎芷菁的意料了,她本以为他会喜欢自己为他生一个儿子呢!而他,却害怕自己试凄,就凭这么一句话,为他生一打孩子都愿意。

  “我很体贴吧!那你是不是该听我的话啊?”华帆开始设圈套地说。

  “嗯。”芷菁一点都没想到其中有诈,天真地点点头。

  “那好,蛇烤好了,你把它整个都吃了。”华帆拿过芷菁手中的烤蛇,吹凉后,递到她的面前。

  “整条?蛇?”芷菁吐著舌头作出愁眉苦脸状。

  “刚刚才说好要听我的话,现在就反悔啊。不行!吃吧,吃吧,很好吃的,饿了这么几顿,又常跟著我做剧烈运动,不吃怎么受得了啊!再说,肚子里的宝宝也会抗议的啊!”华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说。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有宝宝了?”芷菁才不上他的当呢!

  “我是当爹的嘛!”华帆躲在芷菁身后一脸贼笑,每次他都做了‮孕避‬措施的,像他这么理性的人,怎么会让自己的小孩,在大家都还没准备好之前,就降临这个人世呢!他与芷菁的孩子,要嘛不来,要嘛,一来就要受到众人的祝福。现在他这么说,只不过是想让芷菁吃了蛇驱驱风寒罢了。

  芷菁左看看右看看那条蛇,从头到尾还是觉得恶心的。“真的不可以不吃吗?”

  “不可以。”华帆故作正经地说。

  “那好吧。”芷菁闭著眼睛,心想这样就不恶心了吧!凭著印象朝著蛇的方位咬去,奇怪,蛇怎么不是鲜的,而是像树枝一样干硬呢?

  睁眼一看,自己咬在嘴里的,真的是一截树干。回头看看华帆,笑得人仰马翻。

  好啊!竟然敢戏本姑娘,看我怎么收拾你。芷菁伸出双爪,在华帆的间搔

  吃过烤,华帆从手提袋里拿出一特制的鱼竿。;来,坐到我身边来,我们来钓鱼。”

  “这么高,钓鱼?是鱼钓我们吧!”芷菁有点不相信地说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吗?”华帆把鱼竿用力地甩出去,搂著芷菁田问:“看着这个大海,是不是觉得我们很渺小,很虚无啊?”

  “嗯。像一个自由自在的灵魂,飘在烟波浩淼的海上;像一个看破红尘的隐士,藐视那浮华若梦的人间。”

  “中文系出身的就是不一样,说起话来,文采不凡嘛!”华帆开心地夸赞芷菁田说。

  “相公,你过奖了。”芷菁配合地说。

  “看到大海,不作一首诗?”华帆继续鼓励芷菁。

  “太美的东西总是让人丧失灵感,因为它们本身并不需要雕琢。还是背一个如何?”芷菁笑着对华帆说,要知道,背诗可是她的强项啊!

  “也可以,饶了你。”华帆搂紧了芷菁,怕海风把她吹凉了。

  《神女峰》

  舒婷

  在向你挥舞的各花帕中,

  是谁的手突然收回?

  紧紧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当人们四散离去,

  谁还站在船尾。

  衣裙漫飞如翻涌不息的云,

  江滔高一声低一声,

  美重的梦留下美丽的忧伤,

  人门天上代代相传。

  但是,心真能变成石头吗?

  为了眺望天上来鸿,

  而错过无数人间的月明。

  沿著江峰,

  金先菊和女贞子的洪

  正煽动新的背叛。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

  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

  “那我把肩头借你好了,我可不想我的爱人是一个展览品。快,有动静了。”华帆拉动鱼竿说;“有动静了。”

  “快啊,快啊,拉起来看看,上钩的是什么?”芷菁马上兴趣盎然。

  “重的耶!看来是一条大鱼上钩了。”华帆也像小孩于一般‮奋兴‬起来。

  “我来帮忙收线。”芷菁站起来说。

  “上来了,上来了。哇!好大的一只海虾啊!”华帆捉住海虾说。

  “嘿,它竟然是半透明的耶!好可爱喔!”芷菁凑上前去一看。

  “芷菁,黑色手提袋侧面的小包内有塑胶袋,你去拿一个来装海虾。”

  “是。”芷菁门跑进山,把塑胶袋拿给华帆,让他把海虾装进去后,才敢轻轻地隔著袋子摸了摸它。“它好滑。好可爱。长得好像你喔!”

  “正菁,芷菁,芷菁,我在叫你,你怎么没有反应啊?』华帆用手碰碰海虾的尾巴,这时芷菁才反应过来,他在调侃自己也是海虾。

  “好你个华帆,整天只知道欺负我。”芷菁一边说,一阵粉拳就打了上去。

  “好老婆,是我的错,我不该欺负你,我认罚,罚我一辈子,生生世世好好爱你,好不好?”华帆握著她的粉拳说。

  “哼,这还差不多。”芷菁满意地说。

  “好老婆,快来帮忙,看看这回又钓上来的是什么?”华帆另一只手中的鱼竿也开始有动静了。

  “啊,又上钩啦!”芷菁赶紧过来帮忙说:“我说啊,你一定是使了什么诡计,才让虾兵蟹将们尽上你的当。”

  “这你可真冤枉我了。”华帆一脸无辜地说:“快看看,是什么?”

  “啊,你竟然连海都能钓到,真厉害。”芷菁顺著线,看到被钓起的竟然是一只海

  “我听人说,成的海甲上,每一个方格内都有一个宝物,不知这只海有没有。”华帆说完,就用手敲敲壳。

  “肯定没有。”芷菁不信地歪著嘴说道。

  “你怎么能这么肯定?”华帆一边摸著海的壳,一边反问芷菁。

  “成的海哪会笨到让你钓到。用脚趾头都想得明白的问题,还拿出来献宝,你才是大活宝一个。”芷菁点了点华帆的口说。

  “好,你厉害,换你钓。看你能钓个什么上来?”华帆取下海,把鱼竿递给芷菁。

  “钓就钓,谁怕谁呀?”正菁学著华帆的样,把鱼钩甩下去。

  华帆则在旁边逗著海虾和海玩“芷菁啊,我来驮你回家当媳妇,你愿意不愿意啊?』华帆拿著海说。

  “我愿意,你只要让我天天喝海水,我就天天跟著你。”华帆又拿著海虾嗲声嗲气地说。

  芷菁则在旁边翻著白眼,心想着:“臭华帆,看我不钓一条大鱼让你佩服得五体投地不可。到时候,看你还要不要嘴皮子。”华帆又拿著海说:“芷菁呀,我呢!什么都好,唯一有一点不好,你知道是什么吗?』

  华帆站在海虾这边说:“这逗人家可就不知道了。”

  华帆按著海的头说:“我唯一的缺点就是太爱你了。”

  “恶心,我都快吐了。”芷菁坐在旁边实在听不下去这么麻的对白了。“华帆,你无聊不无聊啊!这么恶心的话,也说得出口。”

  华帆把海翻了个底朝天,说:“我不无聊啊!我就是爱你,爱得天经地义。”

  芷菁算是彻底地败给眼前这个男人,他在传闻中和现实中,完全是两个人嘛!传闻中,他冷血、无情、稳重、有帝王将相的魄力,怎么现实中的他,就这么白痴呢?已经答应嫁给白痴的她,只好给自己翻个白眼,聊以自了。

  “怎么轮到你钓,鱼儿都不上钩啊?是不是你太凶了,吓著了它们。你要像我一样,轻声细语地抛媚眼,自然会有鱼儿上钩。”华帆开始传授他的绝招。

  “我可没看见什么鱼啊!只见什么虾呀、呀追著你跑,你该不会是同恋吧?否则,美人鱼怎么就不上钩呢?”

  “那这不是因为我太爱我子了,它来了也是白搭,干脆就不来了。”华帆帮海翻过身来说。心想,这只海也真像传说中的那么笨,被人翻过去了,一时个半会儿的,就翻转不过来了。

  这个回答让芷菁很满意,转过身去吻了一下华帆的脸,说:“我也爱…嘿,上钩啦!快,帮我拉一下。”

  “这只臭鱼,早不上钩晚不上钩,偏偏这个时候上钩,看我不把你给生活剥了不可。”华帆一边抱怨著,一边帮芷菁拉鱼线。

  “来,先别垃了,我们来猜猜它是什么,猜不中的人任凭猜中的人处罚。”芷菁提议说。“我先猜,是鱼,是一条很大很大的鱼。该你了。”

  “除了鱼之外的,都是我猜的。”华帆无赖而霸道地说。“好了,可以揭开谜底了吧!』

  两人同时拉上鱼线一看,华帆笑翻在地,芷菁气急败坏地跌坐在地。

  “哈哈,太好笑了,竟然是一只破凉鞋。哈哈!”华帆乐得在地上打起滚来。

  “笑笑笑,让你笑个够。”芷菁走过来搔他的,在她说不过他的时候,芷菁也就只会这招了。

  “好了,好了,好老婆,愿赌服输。”华帆一把抓住芷菁的手,把她抱在怀里说。“我要罚你和我一样,也一辈子,生生世世好好爱我。这样才公平。”

  “是,我爱你。我对你的爱比蓝天还要亮丽;我对你的爱比大海还要宽广;我对你的爱比礁石还要坚强。”芷菁看着华帆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说。

  华帆把嘴贴在芷青的耳边唱起《月亮代表我的心》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也真,

  我的爱也真,

  月亮代表我的心。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不移,

  我的爱不变,

  月亮代表我的心。

  轻轻的一个吻,

  已经打动我的心。

  深深的一段情,

  教我思念到如今。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你去想一想,

  你去看一看,

  月亮代表我的心。

  芷菁觉得自己早晚有一天要被这个男人成花痴的。

  ****

  华帆接过芷菁手中的鱼竿,把她拉近身边说:“芷菁,跟你说件事。”

  “嗯?”芷菁顺势靠在他宽厚的前,那里暖暖的,正好可以抵挡海风的吹拂。

  华帆指著身边的凉鞋说:“刚才你钓上来的那只鞋,是我小时候落到海里去的。”

  芷菁可没那么好骗,这话也说得太玄了一点吧!“切!你怎么知道它就是你掉的那一只?”

  “因为上面有刻我名字的首字母缩写。它是我小时候最爱穿的一双鞋。它掉下去的时候,我伤心难过死了,发誓说,谁将来能找到它,我一定好好报答他,今天,你不觉得你能钓上它,说明了我们今生真的是太有缘了。这些,你信吗?”说到这时,华帆专注地看着芷菁的眼睛,让她想不信都难。

  芷菁低下头,很认真地想了想说:“我觉得爱是两个人的相知相守,跟缘不缘的无关。碰巧而已的事,只是说明,冥冥之中有些东西让我们相遇,但遇见后,是恩爱夫还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就要看各自为彼此付出了多少,努力了多少。”

  “那你觉得我们有希望吗?”华帆有点焦急地问。

  芷菁晃晃手上的钻戒,当作回答。

  那‮夜一‬,两人就这么窝在一起说说话,谈谈心,听听水声,海风声。虽情意绵,却无到天亮,拥抱已将两人的灵魂合而为一。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情慾的挣扎   下一章 ( → )
痴恋暴君老婆万万岁小姐,别闹了小姐,别乱爱相遇太早甜蜜债主心怀不轨接近阔少不得宠无三不成亲总裁被包养
免费小说《情慾的挣扎》是由作者淼沙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言情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三章及情慾的挣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言情小说情慾的挣扎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3mao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