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妖娆舞娘免费阅读推荐
三毛小说网
三毛小说网 穿越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竞技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乡村小说 军事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耽美小说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奶孙乱情 放纵小镇 娇凄出轨 母爱往事 悖伦孽恋 上门女婿 艳福不浅 家庭乱史 梅雨情结 邻家雪姨 完本小说 热门小说
三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妖娆舞娘  作者:香绫 书号:11962  时间:2016/7/24  字数:7656 
上一章   ‮章一第‬    下一章 ( → )
季雪再度成为寡妇的事,一夜之间几乎传遍了整个云梦镇,使本来就已经被指为克夫败家的她,这下更是一辈子翻不了身。

  坦白说,这两次“嫁祸”真的不关她的事。

  她原是云梦镇水舞坊的红牌舞娘,八月十五那天,随同坊里的姊妹到三叠水畔的月老祠拜拜,不幸被刘媒婆相中,给了鸨娘一笔为数不小的银两后,强行她离开水舞坊,嫁作人妇。

  而要娶她的丛家少爷,原就是个病耗子,浑身上下瘦得不成人形,丛家大老却还巴望貌美的她嫁过去冲喜,看能不能意外地将一只脚已经踩进棺材里的他给救回来。

  连镇上的大夫都说他熬不过这个冬天,但鸨娘还是在除夕前一晚把她嫁过去,结果喜没冲到,倒赶上丛家少爷咽下最后一口气。

  这世上还有比她更歹命的新嫁娘吗?

  还好,丛家的人尚有点良心,在办完后事之后,不但准她另觅夫婿,还送了两百两当作嫁妆,祝福她顺利梅开二度。

  谁知她的运气背到家,这会又从扫把星沦落成谋财害命的女魔头。

  要怪只能怪她亲娘利薰心,她做舞娘已经很不该了,她才新寡不久,不但拿走她所有的钱,还蛇象地硬是狠著心肠,另外收下黄员外五百两白银的聘金,把她许给他填房。

  结果今夜她才又新婚,即二度当了寡妇。

  天快亮了,折腾了一整晚,季雪累得眼皮有如千斤重,站在验尸的仵作旁边猛打呵欠。

  “我当初就说她太靓,靓过了头,你们看,杨柳眉、狐媚眼,下头还挂著一张勾魂嘴,咱们家的小原子怎么不让她给干呢?”

  什么小原子,拜托,黄员外都已经七十有二了。季雪把嘴巴用力撇向一旁,聊表她一肚子的怒火和无辜。

  “三姊,人死不能复生,你就少说几句吧。”黄德原的妹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劝道。“雪儿才刚进门,你看她凤冠霞帔犹穿在身上,说不定还来不及圆房哥哥就…”

  黄家人丁单薄,黄太夫人搏命生了九女一男后,因气血亏损,不久即撒手人寰。于是,黄德原倾尽毕生精力,完成为黄家开枝散叶的伟大使命,奈何天不从人愿,让他娶一个老婆走一个,而季雪已经是他第十一次续弦。

  所以若要比谁命硬,他才是首屈一指的大扫把星。

  “就是这样更表示她的确得吓人呀!”黄三姊一嚷,所有的人马上惊骇地避到一旁,生怕被季雪的余威给克到。

  “弟弟呀弟弟,你死得好修呀!”黄大姊一面狂喊著因兴奋过头,导致心脏病发的黄德原,一面用常人想象不到的仇视目光刺向眼前美得过火的黄家新媳。“一定是你害死他,我弟弟以前娶了多少老婆都没事,冷凉的冬天穿一件薄衫也没听他伤风过,而今你才进门,就把他弄得一命呜呼,呜呜呜…”“我?”天可怜见,黄员外早已老态龙钟、皮鹤发,她连碰他都觉得恶心,还“弄”呢。唉,真是加之罪,何患无辞。

  “对,就是你,明知我弟弟心脏不好,还给他喝酒。”黄四姊一见桌上摆著两只酒杯,便冲过来扯她的头发,趁势发难。季雪气不过的反问:“你房花烛夜不喝杯酒的吗?”明明是黄员外抢著把两杯女儿红一口饮尽,怎能怪她?“仵作正在验尸,大家安静点。”衙门的捕快简直快受不了这群婆婆妈妈,净吵个没完没了。

  一大票老婆子顿时举家抱头痛哭,甚至把黄氏几代单传,至今尚未多添一男半女的罪过,统统推给季雪。

  “根据仟作检验的结果,黄德原的确是死于心脏病发,并无外在因素。”捕头宣读完毕,眼角余光下意识地瞟向季雪,不升起一阵惊心。这世上竟有如此美的女人,难怪黄员外会亢奋得停止呼吸。

  一干外人先后接著离去,而黄德原的妹妹也偕同夫婿离开,于是新房内就只剩下黄家四个硕果仅存的老姑婆,和新婚即寡的季雪,坐在椅子上大眼瞪小眼。

  人死则死矣,新的烦恼又困扰著这群总数加起来几近三百岁的婆娘们。黄德原膝下犹虚,也没领养半个子侄,这下子黄家庞大的财产,岂不全数落入季雪这败家害命的女人手里?

  不甘心哪!“她…她什么都没做,凭什么继承黄家这一大笔财产?”黄二姊藏不住话,一下子把心事全揭开来。

  刚刚才骂她把黄员外给弄死了,现在又以她的“清白”指控她无权承继产业,真是有够卑劣的。她季雪可不是第一天当寡妇,这种场面还吓不倒她哩。

  只见她把小嘴往上一扬,水袖甩了甩,出声道:“众位姑姑,今天是留下来过夜,或是外宿客栈,请早点告知,我好命仆妇们去作准备。”她把架子摆出来,好提醒她们从今以后当家作主的是谁。

  “我们…”黄大姊一口气上去,久久才分段吐出来。“当然是留下来过夜,听好,我习惯住暖阁,你二姑爱住夏临轩,而你三姑则…”

  “嘿,你们是来奔丧还是来旅游度假的?就算心裹不难过,也麻烦稍稍假装一下,表现出一点手足之情好吗?”二度守寡已经让她够难受的了,她们居然还跟她计较这些有的没有的。

  黄大姊被她说得一愕。

  “放肆,你这是什么态度?”黄三姊气呼呼的指著她的鼻子骂道“虽然我弟弟已经跟你拜堂成亲,但是我们可还没决定承认你这个弟媳妇呢!”

  “就是嘛,”黄大姊一看有人帮腔,立刻杆,两手比成一只大茶壶,神情傲慢。“我就偏要住暖问,看你能拿我怎么样?”

  望着她们四人趾高气昂的走出房间,季雪整个人像矮了一截,颓丧不已。

  她天生就不是逞凶斗狠的料,开口扯不了几句,便被人家得死死的,这往后的日子怎么过才好呢?

  “雪儿、雪儿。”是她娘的声音。

  老天,黄家四个女人已够叫她头疼的了,娘又来凑什么热闹?

  “雪儿呀,”她娘一身大红衣裳,头上一朵珠花颤地随她颠进新房。“听张捕快说,黄德原是自己暴毙的?”

  全世界大概只有她这个丈母娘在得知女婿断了气后,还能笑得心花怒放的。

  “是啊,你要不要买串鞭炮回家大肆庆祝一番?”季雪没好气地抛给她一记白眼。

  “说得什么鬼话,要庆祝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呀!不知道的人会以为我们心肠很恶毒的。”

  难道不是吗?季雪在心中质疑著“你哭过啦?眼睛红红的。”

  “废话,你以为成为万贯富婆是那么容易的?喜极而泣你懂不懂?”她边说已经边开始寻宝,枕头底下、柜子里、榻内…只要看得到的,无一逃得过她那十只魔指。“喂,那死老头究竟留了多少金银珠宝?”

  事实上,黄德原遗留下多少财产,季雪也搞不清楚。订亲后,他曾领著她到三层楼高的秋蝉轩,告诉她眼前所有看得到的田宅全是他的。当时她震惊得久久说不出话,心中既喜且忧。喜的是从此以后,她将完完全全离贫困无依的生活,忧的是他年纪这么大,当她爷爷都嫌老了,怎么当丈夫?

  “喂,你在发什么呆呀?”她娘已经快手快脚地装了一麻袋的古董器皿,背上肩。“这些多余的东西我先帮你清掉,明儿再来清别的。”

  “明天你还要来?”季雪对她的贪得无厌,简直不能忍受。

  “当然喽,你哥哥、弟弟还指望你帮他们成家立业呢,不多拿一点,怎么够?”临出门时,她娘看到门边高架上,摆放了一只青天碧绿瓷器,顺手又拈了去。

  “你什么都为哥哥、弟弟著想,有没想过我的终身幸福,现在我要怎么办,娘?”她一转眼,却发现房里没半人。娘走了?走得那么惶急,好像多听她叨念几句都赚烦。

  季雪立在静悄悄的长廊下,有著被世人遗弃的悲凉感。她没能像一起长大的邻家女孩一样,凡事有父母作主,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耐心的等候,没有人会如同她母亲这样,一切向钱看。

  该是无限美好的房花烛夜,为何美奂绝伦的月光却如针刺一样,垂直照下来,直达她的口,痛得令她不过气来。

  连串的打击使季雪对婚姻的憧憬消失殆尽。

  蹒跚踱回房里,黄德原的尸体已被长工们移到大厅等著入殓。空的偌大寝房,阵阵凉风穿窗袭来,颇有一股森感。

  她跌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镜中自己仿佛出水芙蓉的秀丽容颜,不感慨万千。

  “夫人,”黄德原为她新买的丫环慧妮走到她背后,冲著她羞怯地抿了下嘴,为她拔下发际的玉簪,用一把半月形的篦子从上到下,小心翼翼地梳理她乌黑如锦缎般的长发。“先别难过,这节骨眼,您得赶紧为将来打算。”

  季雪瞄了她一眼,本责备她僭越,但继之又想,她说的也不无道理。黄家家大业大,黄德原虽没留下一男半女,但一表八千里的亲戚没有一牛车也有一箩筐,万一他们联合起来跟她争夺财产,凭她一个手无缚之力的弱女子,怎会是人家的对手?

  “我现在整个脑袋瓜烘烘的,根本不知道从何打算起。”

  “慧妮明白,任谁遇上了这种事都免不了方寸大的,所以…”她神秘兮兮地跑到窗边、门外,确定四下无人后,关妥门窗,才从袖底出一叠不知是什么东西的纸,进季雪手中。

  “这是…”季雪微愕,低头一看方即了悟“是银票和房地契?”

  “唔。”慧妮用力地点点头“对不起,我假传您的意思要帐房拿出来的,掌握了这些东西,就算姑她们想从中作梗,阻碍夫人继承产业,也没那么容易。”

  “嘿!你满有脑筋的嘛。”季雪把房地契卷成长筒状,轻轻地敲打著左手心,用惊诧的神色打量这名年纪和她相仿的丫环。“咱们初初相识,既谈不上情,也没有旧谊,为何对我这么好?”

  “您是慧妮的主母,从今以后慧妮就全靠您了,为您打算,不也就是为我自己打算吗?”说不到两句她就眼泪鼻涕争相决堤。

  “这倒也是。”季雪为自己的小人之心歉然一笑“可你不怕我是个刻薄毖恩、过河拆桥的人?”

  慧妮苦笑地摇摇头。“奴婢三岁就没了爹娘,十几年来哪一天不是看别人的脸色过活,是不是坏人,一眼就能看穿。”

  “真的吗?”季雪忙转头瞧着镜中淡施脂粉,却照样光四的自己。她会是个好人吗?人家不是说有其母必有其女,以她娘的恶重大,有可能生出个出污泥而不染的雪莲花?老实说,她很怀疑。

  “好吧,但愿你的眼光够准确,否则你最好在我还没转以前,把这些家当伦回去自己用。”她匆匆找来一块大方巾,将所有的东西全部包在一起“这放在什么地方比较保险?”

  “这里。”慧妮指向墙上一张装饰用的虎皮“那里面有个暗,大小正好。”

  哇,这丫头好可怕,连这种地方她都查得一清二楚,她以前不会是专做呜狗盗的女贼头吧?以后得多提防她一点才行。

  ?

  “突厥一族原来住在阿尔泰山一带,过著游牧生活,隋朝初年开始强大起来,不断对中原北方进行掠夺,数以万计的汉人被他们停掳为奴,无数的金银财富和生产的成果,被他们洗劫一空,可以说是可恶透顶。”

  左长风在豪华马车上,对五人作完简报后,张大眼睛等著他们其中一个下达指令,希望从中辨认出卫王爷的本尊。

  等了约莫一刻钟,五个人连也不放一个,脸上更是没任何表情。同样的装扮、同样的漠然、同样的冷敛与惜言如金,简直跟哑巴差不了多少。

  从京城到渭水这一路总共走了半个多月,左长风快被这五个不言不语的木头人闷死了。

  在京城时只听说卫王爷骁勇善战,达变机智,宝相威武。武德九年,东突厥率兵来犯,他背著皇上偷偷带了六名侍从,骑马飞奔到北方,深入敌营把突厥的颉利可汗痛骂一顿。

  颉利见他一副泰然自若,侃侃而谈,以为他是率了大军前来,于是不战而降。

  此事震惊了整个京城,皇上甚至因此有意撤换太子,若非五皇子坚决不愿接受,他现在也许已成了储君。

  可惜为卫王爷举行庆功宴那一天,他正好被派往陕西巡察,没那福份见到其庐山真面目。

  这次和他一起出巡,原本应该喜出望外才是,但护送皇亲国戚非同小可,如果他只是个小苞班,仅听命行事即可,那就没啥好担心的,然这回他必须全权负责番邦公主和卫王爷的人身安全,万一有个闪失,他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各位有什么话,不妨提出来作个参考?”他的眼睛第一百零八次瞄向五人,一一仔细打量。

  从左边这个大块头看起,面目严峻,五官冷凝,举止镇定,沉潜内敛,有八成的可能他就是卫王爷;他右边这个也是面目严峻五官冷凝,也是有八成的可能;再过来这一个嘛,唉,算了算了,太后分明是想考验他的智慧,才故意派出四个和卫王爷一般高大,同样伟岸魁武的大内侍卫,把他搞得一头雾水。这几个人当中就只有右侧后边那个不知叫什么青的最没半点富贵相,一身月牙白沙褂,上身套著紫灯蕊绒巴图鲁背心,一条蓝色卧龙袋束在间,只微微出米白色缨络,脚下一双皂靴已穿得半旧,底边还洗得雪白,王侯将相之家的儿女,谁会那么节省?

  除了穿著不像之外,他的长相也“不尽人意”

  朗秀的面孔上,配了两个子夜星辰似的璀璨瞳仁,已经很没男人气了,还能顾盼生辉,直鼻子下的嘴巴,不说话的时候居然也绽著笑,那天生染就的嫣红,真比女人还要妩媚三分,如果不是举止中尚有一股玉树临风的潇洒飘逸,多少保留一些些男人本,庙会上扮观音的童子,都没他这般标致,真叫人受不了!

  “前面就快到云梦镇,请诸位爷们改乘轿子入城。”马车夫才勒住缰绳,已见道旁正有两顶绿呢八人大官轿等著。

  左长风乘了其中一顶,剩下的一顶想当然耳是留给卫王爷的。

  果不出所料,那个面貌威武,昂藏七尺的大个子就是卫王爷。左长风跟他客套地推辞一番,才眉开眼笑地跟在后头,一同晃入府城。

  深秋的云梦镇街道,繁叶逐渐落尽,很有北国萧索的氛围。

  他们此次前来,并没有刻意通知地方官员,因此入城后,百姓们当他们只是寻常的富商,并没引起任何动。

  轿子从城西蜇向县衙门口后,进了市集,隔著锦缎帘子,只见一名年约十七、八岁的女子头系白布巾,一身缟素,一路边走边呜呜地哭。

  左长风往前望去,方知有人选在今儿出殡。死者为大,轿内的五皇子吩咐轿夫避往另一条巷子。

  当行进时和那送丧的女人错身而过,众人眼睛陡然一亮,好美的女人!这女人不但美得妖,而且嘤嘤哭泣的眼中一滴泪水也无。

  左长风觉得好奇,探头询问前面的轿夫“那位姑娘是死者的什么人?”

  “子。”轿夫道:“才新婚就死了,那女人很门,三个月内连著死了两个丈夫。”

  嗟!标准的红颜祸水。

  左长风鄙夷地回望了她一眼,余光恰恰扫向那位大内的美男子高手,他也正凝眸瞟向那名祸水,而且看得比他更出神。

  这样的画面有意思的,旷世美男子和红尘大美女,简直是人间绝配。可惜这女人已经是个残花败柳,否则他倒不介意利用公务之余,帮忙牵个红线。

  “那女人嫁的两名丈夫是不是都很有钱?”闲著也是闲著,找个话题磕磕牙。

  “岂止有钱,前面那一个还不算什么,后头这个差不多是咱们镇上的首富。”轿夫一说到别人的家务事,精神竟莫名其妙抖擞了起来。

  “哇,那她不就发了?”左长风脑海中隐隐地升起四个不祥的字——谋财害命。

  “对呀,发得跟猪头一样。”轿夫讲话很俗。

  左长风怔愣地思索著,这当中会不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内情时,轿帘子突然被掀开,美男子木子青转过头来,道:“卫王爷要你问清楚那名死者的死因,有无子女,或其他家人?”

  “要我问?”他堂堂一名兵部尚书,居然要他做这种刑房管监的工作。早知道就该多带一名书僮前来,免得自己老是要纡尊降贵。

  “不愿意吗?”

  木子青那副倨傲的表情更叫左长风一肚子怒火。搞清楚,他只不过是皇宫内院的一名打手,竟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这个大臣说话,没规矩!

  他气归气,还是乖乖的向轿夫把卫王爷要的资料问得一清二楚。毕竟打狗还是得看主人,何况君子报仇三年不晚,给我记住!

  当出殡的人群往西郊渐行渐远时,左长风没注意到卫王爷和随护四人已从三岔路转向,朝东而行,兀自离了队。

  “公子,”坐在轿内的卫王爷突然探出头,向轿旁俊美的木子青请示“我们要先到前任中书令故居拜访吗?”前任中书令张亮乃是一名相当有才干的臣子,可惜去年因病遍乡,这五皇子北上之前,皇上特地要他前往探视。

  “是的。”木子青话声刚落,即瞧见正前方有四名一身素服的老太婆,哽咽地往这来。

  她们正是黄德原的老姊姊们,四个人急步抢到路中央,一人双手高举一张状纸,齐声跪了下来,大声哭叫道:“青天大老爷,求你为民妇们作主,冤枉啊!”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形吓了一大跳。按理说,他们微服出巡,坐的也不是官轿,老百姓不可能知道里头坐著的正是当今皇上最宠信的五皇子。

  正当坐在轿中的大汉怔愣地掀起轿帘子时,木子青已策马向前,对四名老妇道:“各位大婶弄错了,轿子里是我家公子,不是什么青天大老爷。”

  “怎么会不是呢?”黄大姊撑起龙钟的身子,膛著乌浊浊的老眼,趋前想看个清楚。“二妹,你不是说坐这种八人抬大轿子的,都是朝廷里的官爷?”

  “以前都是这样的呀,什么时候又改了?”黄二姊抓抓后脑勺,紧皱著眉头。

  “好了,你们有什么冤屈就到衙门告官去,现在麻烦让一让。”

  “你的意思是,你们就这样不管啦?”黄三姊拦住轿子,哇的一声哭得惊天动地。

  “不是不管,是管不得。”在没见到地方官以前,他并不打算暴身份。

  “真的不是官?”黄家姊妹一时悲从中来,哭天抢地呐喊“我可怜的弟弟,平白无故被狐狸害死了,他死得好冤啊!”木子青闻言面色不一凛。“大婶,人命关天,非同儿戏。”

  黄三姊颤抖著手将状纸和一张婚约呈上,里头文字龙飞凤舞,写得不清不楚的“这就是杀人的凭证,凶手就是那姓季的女人。”  wWW.3mAOxs.Com 
上一章   妖娆舞娘   下一章 ( → )
三毛小说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妖娆舞娘免费阅读,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妖娆舞娘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看妖娆舞娘免费阅读,就上三毛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妖娆舞娘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