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有缘就好免费阅读推荐
三毛小说网
三毛小说网 穿越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竞技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乡村小说 军事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耽美小说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奶孙乱情 放纵小镇 娇凄出轨 母爱往事 悖伦孽恋 上门女婿 艳福不浅 家庭乱史 梅雨情结 邻家雪姨 完本小说 热门小说
三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有缘就好  作者:天都水月 书号:23270  时间:2017/6/19  字数:8812 
上一章   ‮章一第‬    下一章 ( → )
原来,他有喜欢的人了。

  其实,这也不算大意外,早该料想到会这一天来临…

  所以,就大大方方祝福他吧!

  可是,这么想的时候,为什么心会痛…

  从喜欢上他的那一天开始,不是就已经有所自觉,不奢望他会喜欢自己吗?只要能够在旁边静静地陪伴他,就很足了!

  既然如此、既然如此,心为什么还是会痛?

  全身失去了力量,像被离灵魂的木偶,靡软于地。

  我还能笑吗?还有力气笑吗?

  要笑!当然要笑!

  至少要在他的面前笑得璨烂!

  就算心里其实是想哭,也只能自己躲起来哭。

  …

  读完这最后的片段,梁秋叶小心翼冀地将记收进木盒子;然后,落了锁。

  决心要将这段回忆埋葬。

  她向来有写记的习愤。个性封闭的自己,几乎没有朋友,只能用文字与笔将心中话语诉诸纸页,让自己的笑与泪有所凭借。

  但是记录却中断在这里。

  原因无它,因为这段暗恋的记忆太苦太涩沉重得让她无法再翻起。

  曾经,恋慕他时,他的一颦一笑都牵引着的喜怒哀乐,却在心碎的那一刹那全化为伤心的泪水。

  而今,重新展读,难受的滋味仍漫在心中,只是…

  她看向旁边的葱兰盆栽,牙一咬,下定决心。

  她必须试着解,试着重新爬起来!

  为了…

  她的未来,还有…

  那个始终陪在她身边、等着她的男人。

  …

  记忆向前回溯了数个月,当时的她刚从学校毕业,进了公司,当起了小小的业务助理…或者称作小妹更恰当。

  然后,初识了她的同事柯明。他是业务,位子就在她隔壁,工作上的关系又紧密相连,再加上他个性非常热情,和她很快就了起来。

  其实,她是个很孤僻的人。

  因为她自卑、胆小又懦弱,人又长得不起眼,她深深觉得自己是只丑小鸭。

  就像和她对比,柯明则很耀眼。虽然才刚退伍,且只比她早进公司一个月,但做事积极认真,很受主管赏识;他待人也很亲切,整个人就像阳光一般,说他人如其名,一点儿也不为过。

  而这样的人,居然肯理她?肯理她这个只适合在阴暗角落生存的丑小鸭?

  她有些受宠若惊,但和他相处愈久,她就愈折服在他的灿烂笑容里。

  直到满心满眼都是他时,她才惊觉自己的感情。

  但她也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配不上他,所以很小心地把情感深深地收藏在心底;也时时警告自己,别奢想他!

  她不知道,在她只看见柯时,另外一个陪着她的人,正为她暗自神伤…

  她的颜大哥呀…

  她还记得,第一次与他面对面的邂逅…“

  …

  那是公司附近的小巷中,一家绿意盎然的花坊。

  第一次经过,是上班的第一天。

  她贪静又害怕人群,大马路的吵杂总让她心烦又心惊。

  所以她在下班回家时,刻意拐进了小巷子,痹篇了人

  第一次来,她便喜欢上这里静谧的气氛。而转角处,绿意盎然的店铺更是吸引住她的目光,她不由自主地停驻。

  店面的外围是一个小庭园,栽了几株绿竹,竹叶下摆了一张竹桌、几张竹椅,旁边还有一片花儿开得正的小花圃,入口处摆放了几盆盆栽,而石头铺成的小径则通往有一面大橱窗的店面。

  夕阳的余晖迤逦下来,映照得小庭园金光斑斓,绿叶在金黄中抖擞,熠熠生辉,缤纷的花朵则尽力伸展枝,撷取今最后一刻的灿烂。

  有一种温暖又闲静的感觉在她心里漾开。

  小小一方天地竟能给她满满一心的感动。

  她不好奇,能养出这么美妙庭园的主人,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抬眼往橱窗内探去,看不清里面的摆设,只看到有很多花草,还有一道忙碌的背影。

  这道背影在花草间穿梭,好像童话里的小三毛。

  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眼瞧见这背影,就直觉他应该是个很温柔的人,也许是因为他让她觉得他的模样像是在跟花草对话吧!

  她偏头看向挂在门口的木制招牌,上头刻着三个字…

  缘心坊。

  尔后,每天经过时,她总是不自觉地停下脚步,为了这店铺里所含的美好。

  而这一天,她也一如以往地驻足,只是目光放在橱窗内那一桶桶盛放的丽玫瑰…

  她因为柯明而初识了情滋味,虽仅仅只是暗恋,却仍曾梦想着情人向自己献上代表热情的红色玫瑰。

  她带着少女特有的娇憨笑容,就这么静静地伫立在缘心坊之外。

  而橱窗内…

  颜朗樵歪着头看着站在外面的少女。

  他注意她很久了。

  每天,她总是在这个时候经过,然后驻留在庭园外面,有时候是注视着那丛绿竹,有时则透过橱窗的大玻璃看着里面他的动静,然后过了一会儿…大概是看够了…她才转身举步离开。

  她以为他没注意到,其实他都知道。

  若是本着做生意的守则,他该趁机出去招呼她,也许能让她光顾生意,但他开缘心坊的原则是“有缘即来”所以他从不主动招揽客人,除非是有缘人。也因为如此,他的朋友常常怀疑他的缘心坊是不是赔本生意。

  再度将思绪转回外面的女孩。

  她…

  有种纯净的气质,仿佛世间的一切沾染不上她,像枝水中的清莲,出尘高洁;同时她的眼中出一种难言的忧伤,这又像是水边顾影自怜的水仙了。

  但,他喜欢看她,尤其当她看着缘心坊的事物时,眼神从忧伤转变成快所迸发出来的光芒…那让他这个主人很有成就感。

  而现在,她这娇憨的模样,也是另一种风情。

  因他的注视,异常的热度在空气中浮动,令梁秋叶回过了神。

  她左右张望寻找不寻常的存在,不意却与店主人目光会,他直直地望进她的眼…

  喔,如她所想,他果然有双温柔的眼睛,跟他的背影一样。她心里如是想着,又猛然惊觉:唉呀!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得快走!

  好像被抓到的贼,梁秋叶困窘地想逃走。

  “女孩!等一下!”眼看着梁秋叶拔腿想走,颜朗樵忙跑出庭园,大声呼喊。

  这个女孩是个有缘人…之前他让她来来去去,没有主动出来跟她谈话,是希望她能自己走进他的花草世界,但如今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如果今天就这么让她像只惊弓之鸟般仓皇离去,恐怕以后她便不再来了。

  他刚刚吓着她了!而…

  这个女孩很害羞!不用跟她说话,不用跟她接触,他就是能感觉得出来。

  啊?他在叫她吗?梁秋叶被他突如其来的叫喊声吓了一大跳。

  可是她不敢留下来,不敢跟他说话,他是个陌生人,她不知道要怎么应对…

  想走,但脚却动不了,吓得动不了!

  为什么他要叫她呢?她慌张地扭着手指。

  “嗨,女孩!”他追上来,稍顺一下气息,然后对着她的后背打招呼。正确来讲,应该是对着她的头顶…她好娇小,穿了高跟鞋,她的身长仍不及他的肩,她因紧张而僵硬的肩膀,单薄又小巧,柔顺的长发披散,更显得她的身形纤细。

  “抱歉,吓着你了。”他醇厚的语调漾着温柔。

  怎么办?怎么办?她该不该回些什么话…没关系,不要紧,不是他吓到她,是她太胆小了…

  还是…不要理会他,赶紧走呢?但这样太失礼了。

  见她迟迟没有答话,也没有动作,颜朗樵绕过她走到她面前,稍微弯下身子对她说:“你喜欢花吗?”

  意识到他的移动,她连忙低下头扭绞着手指。直到他站定在她面前,她更是连气都不敢大声,却很意外地发现他站在身前,竟没有其他人给她的迫感。

  夕阳的光辉从她背后来,把他的影子拖曳得长长的,感觉很高大很可靠,而她的影子则亲密地靠在上面。

  “啊!”她听见自己轻呼一声,急忙掩住口,轻轻地挪动脚步,拉开相依的影子,避去这令人尴尬的画面。

  “怎么了?”颜朗樵轻拢起眉头,有些害怕他的突兀吓坏了她。

  近距离的接触让他发现她更像是温室的兰花,一不小心就会夭折。

  发觉自己若再不说话,就实在失礼了。

  她轻摇头。“没事。”仍不敢抬头。

  总算她开口说话了!“你喜欢花吗?”他轻吁一口气,再问了一次。

  他柔软醉人的声音让她不由得抬起眼,却掉进他那两泓会摄人心魂的深潭。

  她不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他,就像欣赏一幅图画一样。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他。

  之前都只看到他的背影,连刚才也是隔着庭园与橱窗玻璃匆匆一瞥。

  她从没看过这么美丽的人…比她见过的所有人,不管男的女的,都还要美!

  他是不小心落入凡尘的天使,还是习神话的俊美神只阿波罗呢?

  颜朗樵在心里无声叹息。几乎每个初见他的人都是这种看呆了的表情。

  不过惊之后,各人的表现也不一样。

  而她,好像…把他当作赏心悦目的风景!

  这么一想,他顿觉好笑,笑开了眼。

  却让梁秋叶更炫了!

  他正对着西方,即将西下的火红头,替他自然打光,在他的周身渲染了一圈金黄的光晕,衬着他带笑的眉眼,是那么的温柔祥和。

  堕落凡尘的天使…她不看得痴

  直到她看到他的嘴动了几下,她才发觉他又对她说了些话。

  唉呀!她怎么失了神?

  “怎么样?到里面坐一下,我介绍我的朋友给你认识。”他说。

  “朋友?”之前她一瞥,那里面除了他,好像没有别人了。

  “那些花花草草呀,都是我很好的朋友喔!”他眉开眼笑的,有些兴奋地分享他的快乐,但语调仍是一派的温温和和。

  “不了,时候晚了。”她怕生人,而他其实是陌生人呢,虽然她很喜欢看着他的美貌。

  “这样啊?”他看了一下天色,太阳已经被远方的大楼遮蔽,天空也逐渐转变成夜晚来临前的蓝紫

  “那你等一下,我有个小礼物要送你!”他越过她,跑回花坊中。

  她回过身,看着他的身影。

  奇怪?他不认识她吧?怎么他的态度语气稔得仿佛他们是认识好久的朋友?

  没过一会儿,他拿出一盆小盆栽,盆中的植物长得像一把葱,只是那上头开着一朵洁白的小花,显得很幽雅。

  他拉过她的双手,将盆栽轻轻地放在她的掌心。

  “从今以后,它就是你的新朋友了,请你好好照顾它。”他煞有其事地谨慎拜托道“它是葱兰,喜欢温暖跟阳光,爱喝水,请你多注意喽!”

  她感受着手上沉甸甸的重量,有些怔愣。

  “这要送我吗?”她傻傻地问。

  “是啊!”他回答得理所当然。

  “可是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我们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她开始有些慌乱,意识到事情发展的荒谬。

  “相逢何必曾相识,有缘就好。”他温柔的话语像春风。

  她不是要怀疑他有什么企图,事实上她也没什么好让人图的。只是,刚刚因他的美貌神智昏沉,现在清醒一点,却有一种怪异感挥之不去…他怎么对一个陌生人这么好?她也很讶异自己怎么一直定在原地,没有拔腿逃跑?

  天!何等怪事啊!她得回去静下心好好想一想。

  “如果…”他的声音再度震回她的心神“如果你觉得寂寞的话,可以跟它说话喔,它很乐意听你说话!”

  他怎么知道她的寂寞?

  惊异、不敢置信的眼神对上他温柔与了然的眼眸。

  他长得那么美,养出来的花也很美,他的心地应该也很美…吧?

  他的眼神很温柔,好像能一眼看穿她的灵魂…

  天!他真的知道她的寂寞!他看穿了她的灵魂!

  脑中混乱地转着,一种不安的情绪从脚底板热辣辣地攀上她的脸。

  她无法在他的面前待下去了!

  她急说声谢谢,捧着盆栽僵硬地转身离开,步伐像个机器人,还踉跄了几下。

  直到她转进别条巷子,看不见她的身影之后,颜朗樵耙了耙头发,有些懊恼。

  真糟糕!他是不是热情过头,吓坏了人家小女孩?

  担心她发现他看到她而不会再来,所以才追出来挽救,哪知似乎愈捅愈大?

  唉!有缘即来,希望她真的是有缘人,能够再来。

  …

  梁秋叶摊开记空白的一页,拿起笔。

  她一个人在外独居,赁屋而住。

  所以她很孤独,也很寂寞。

  而搬出家里,她有说不出的苦衷。

  她真的太脆弱,脆弱得无法承受优秀兄姐造成的强大压力。

  她是家里的么儿,其上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

  扮哥姐姐的长相很好,哥哥又高又帅,姐姐美丽大方,对照得原本长相就很平凡的她更像只丑小鸭。

  在成就上,他们两个都是高材生,从小成绩都很优异,念的学校科系都是明星级的。现在哥哥已经是某家高科技公司的主管了,姐姐也在国外攻读博土,只有她当年很勉强地吊车尾考上国立大学;现在从学校毕业,也很勉强地找到一份业务助理的工作。

  虽然哥哥说过要帮她引荐到他的公司,但她一点也不想靠着优秀哥哥的庇荫,那只会让她在众人眼光中成为“某某某的妹妹。”

  她不想那样!

  从小,她看过很多次在兄姐身上环绕着羡的眼光,转到她身上就成为“妹妹怎么会是这副德行”的鄙夷或惋惜的神情。

  一次一次的积累,养成她的自卑。

  虽然爸爸妈妈对她远远不如兄姐的资质从未抱怨过什么,也仍然很疼爱她,她也相信他们对她的爱绝不会少于对兄姐的;但,‮夜午‬梦回,她总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否则她怎会跟兄姐差这么多呢?

  她必须离家!

  因为只有离家里的环境,她才可以不用背负别人拿她跟兄姐比较之后鄙夷的眼光。

  可是,偏偏自卑的心理已经深柢固,她总是害怕与人相处,久而久之,她变成他人口中孤僻的“怪脚”;于是恶循环,即使没有兄姐的比较,别人看她的眼神也仍然充满怪异与轻视。

  本来就很内向害羞的个性,加上自卑,让她没有亲密的知心好友。

  也许在内心深处,她是渴望关爱、被珍视吧!

  所以她偷偷地把自己的心情记在记上,要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排遣那种被寂寞攫抓住的无助与空虚感。

  就像下午的事,混乱无章,她好不容易才借着书写记,整理出头绪。

  虽然,她还是弄不明白,那个花坊主人为何对她莫名其妙的好?

  她一向害怕与人接触,尤其是陌生人,可是却还能跟他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她想,应该是他太美了,她看得出神,便忘了对陌生人的恐惧。而后来,他…

  她发现他竟能看穿她的心事、看到她的寂寞,这让她有种被窥视的羞窘,所以她才会慌慌张张地逃开。

  没错!事情就是这样!

  她轻吐一口气,偏头看向放在旁边的那盆葱兰…这株花的存在,在在提醒她,下午的事是真实发生过的。

  她支着颐说道:“老实说,要不是你开了花,我真以为你是一把葱呢。”

  这话一完,说也奇怪,那葱兰的其中一片叶子竟垂了下来。

  “啊!不是吧?难道你真的听得懂我说的话?”

  不知道是不是梁秋叶眼花了,她好像看到小白花的花坝诙了两下!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说你是一把葱的啦!我…我…总之是童言无忌,你大人大量别跟我计较啦!”梁秋叶作梦也想不到

  她竟会对一把“葱”…喔,不,是…“葱兰”苦苦哀求。

  可是葱兰好像不领她的情,叶子还是垂得低低的…

  梁秋叶想起花坊主人说它爱喝水,她灵机一动,用手指沾了几滴水杯里的水甩在盆栽部的土壤。水迅速地渗入土里,梁秋叶见状,又重复这“喂”水的动作。

  很快地,葱兰叶子了起来,回复原来的样子。

  “呵呵!你果然爱喝水呢。”梁秋叶轻轻地抚着它的叶“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喽!我会好好照顾你,每天早晚喂你水喝。喔,你之前的主人还说你喜欢温暖跟阳光,这跟我一样呢,我也喜欢温暖跟阳光,所以啊…”她边说边出少女般娇羞的表情。“我喜欢柯明,他就像阳光,可以给人温暖…喱,嘘,这件秘密我只有写在记里,也只跟你讲,你不能告诉别人喔。”

  今晚的梁秋叶很开心,她多了个可以说话的朋友。

  …

  “梁,你今天心不在焉耶!”柯明…粱秋叶的心上人…对着拿着筷子发呆的梁秋叶说。

  午休时间,梁秋叶与柯明到公司附近的速食店吃午餐。

  梁秋叶有一口没一口的,最后直接发起呆来。

  只要脑袋空下来,她就不想起那个花坊主人;虽然过了一个晚上,但对于他能透视她灵魂的事,她仍有所介怀。

  “柯,我问你喔,”她想知道她是不是很容易被看穿?柯明也曾不经言语就明白她的情绪变化。“为什么我第一天上班,主任代我工作的时候,你知道我在害怕呢?”顶头上司第一次委与工作,让她紧张又惶恐,是柯明靠在她的耳边对她说:别害怕,他会帮着她,他们要一起加油。

  这么窝心的话,让她忘了第一天上班的窘迫不安。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她渐渐对他倾心。

  咦?怎么突然问起他这个?柯明偏着头,带笑说:“你的表情跟动作啊,告诉我你很害怕呢!你不知道那个时候的你多么符合你的名字呀!”

  “我的名字?”

  “抖得像风中秋叶呀!”

  啊!他在取笑她!不过…原来是她的肢体动作不自觉地表现出来呀。“可是很多时候你好像都知道我在想什么…”

  “啧!我没那么神啦!你不说出口,我怎么知道你心里怎么想呢?虽然我有一颗细腻体贴的心透过观察你的表情动作揣测你的想法跟心情,可是也常常会出现偏差啊!”柯明眉飞舞地。

  细腻?体贴?他夸他自己怎么都不会脸红哪?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看得出来…她喜欢他吗?

  “怎么啦?为什么你突然问我这个?”柯明用一种大哥哥宠溺的口吻问道。

  “没什么!”梁秋叶顿了一下,转念一想,决定告诉柯明,也许他能解决她的疑惑“有一个陌生人,我跟他说没几句话,他就好像能知道我在想什么…说不定他跟你一样,是因为我的表情跟动作…”只是她的羞怯是显而易见的,但她的寂寞…她真的在无形中告诉大家她很寂寞吗?

  “喔,那…男的还女的?”柯明的眼中立即闪起某种光芒…那种光芒好像常在一些号称是三姑六婆的人身上看到。

  嗄?“是一个很高很高的男生,看起来很年轻,大概二十多岁吧!可是他长得比女生还漂亮喔。”梁秋叶很老实地据实以告,但说到最后,竟也兴奋得像是在跟朋友分享看到的好东西。

  “比女生还漂亮的男生啊?”那会不会是…噫!他绝没有其他多余的想法,只是同恋在现今台湾社会总是比较容易引起人家探询的眼光嘛!不过话说回来,不一定漂亮的男生就等于同志…啧!他是在想些什么?

  “啊!梁,你觉得他是不是坏人?”回到正题!回到正题!

  “他不是坏人。”有那么一双温柔眼睛的人绝不会是坏人,何况他把花草当朋友呢。

  哪你怕他吗?”嘿,有好戏瞧!说不到几句话就敢断言他不是坏人,看来梁对那个陌生人有好感的嘛。

  “他是陌生人,而我怕生。”所以她应该要怕他,尤其他又能看穿她。

  “对啊,粱,他是陌生人,可是你竟然敢跟他说话耶!而且重要的是,他了解你。”他站起身来,右手越过桌子搭在梁秋叶肩上。“梁,这是个机会,你应该多朋友!”  WwW.3mAoXS.coM 
上一章   有缘就好   下一章 ( → )
三毛小说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有缘就好免费阅读,您可以方便的进行有缘就好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看有缘就好免费阅读,就上三毛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有缘就好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