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竹香 第145章 正室-全剧终
三毛小说网
三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三毛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寒门竹香  作者:九月枫红 书号:46397 更新时间:2019-12-10 
第145章 正室(全剧终)
  她这扶着三月的手刚到了二门处时,那边跟着时雨进来的李惊蛰也正好到了。

  两姐弟这一对眼,眼眶皆不由自主的泛起了红。

  四年了,已是整整四年未相见了。

  此时的李惊蛰已出成一翩翩少年郎了,七尺多的身材,虽说有些单薄,可罩在那宽宽的银丝白袍里,却又莫名的多了丝风倜傥的味道。

  浓眉大眼的阳光男孩,一如记忆中那样,一笑,只觉整个周遭都暖了。

  李空竹看着那虽咧嘴笑着,可眼中却晶莹布的男孩,紧走几步与他相对。

  这一靠近,李空竹才真正的感受到时光的流逝。

  想当初走时,男孩不到她耳,如今,既是高出她一头还有多了。

  再做不了摸头杀了,李空竹想着‮头摇‬失笑。

  李惊蛰则在她靠拢时,泪儿是再难忍的了出来。

  “大姐~”声间也变得沉了,不再似了当初的脆亮儿音,也显得更加的成了起来。

  李空竹点头,从袖笼中出巾帕擦着不经意出的泪水。

  想伸手牵了他,才发现,如今连着这一动作也无法做了。

  哽咽着连连道了几声好“好了好了,快随了我进去吧,今儿你小侄儿的生辰呢,怕是看到你来,定得乐坏了。”

  李惊蛰点头,手放宽袍里,抬起被衣襟盖住的手背,轻拭了出的眼泪儿“嗯!来时我还怕赶不上,好在,赶车的师傅知我心急,连着走了个夜路,这才没误了时辰呢。”

  这是特意赶在这一天的?

  李空竹心下感动“走吧!”

  李惊蛰点头,抬脚时,又转眸的看了时雨一眼“我那书僮是个笨的,这位小哥儿能不能前去帮把手,我怕他一个不好,会坏了我送给大姐的礼物。”

  时雨看了李空竹一眼,得了主子的点头后,就打了个千儿的道“小的知道了!”

  李空竹若有所思的看了李惊蛰一眼。

  却见他感受到她的注视时,回眸又了个娇羞之笑的挠了挠头“那个,大姐,去岁秋闱时,我便中了秀才了。今时,虽说落了第,不过却也得了个举子的‮份身‬。”

  “真的?”李空竹大喜,继而又是一嗔“如何这般大的事儿,你没有写信来告知与我?”

  李惊蛰垂眸,扯着个无奈的笑道“我曾说过,一定要兑现与大姐的承诺。之所以没有报与你,是想亲自前来,亲口话与你知罢了。”童时的勾指,他一直都记得。

  虽说如今已年少,那儿时的稚言大可说成是戏言之类的,可在他看来,那一指勾手,却是他这辈子惟一能借此留在大姐身边的借口。

  李空竹感叹了的叹了口气,掂脚,终是忍不住的在他头上摸了一把“当真是大人了!也懂事了。”

  能把一个稚言守到现在,还不受了另一个前途的惑,世间有如此坚定之志的人儿,怕是不多了吧。

  “不准备继续考科举了?”以着他的年岁,就是再读两个三年再中,也是相当年轻有为的。

  李惊蛰‮头摇‬“我要帮大姐打理铺子。”

  李空竹笑,如今她已没铺子了,不过药膳坊那里,他倒是可跑跑。

  两人说话间,已到正堂处。

  彼时的丸子把蛋糕吃了个,正拍着肚子与华老嘻笑呢,见到李空竹时,当即就改了方向的向着门口跑来。

  “娘~”

  丸子张手要扑她,却被斜拉里的泥鳅给扯住了后颈来“三婶肚子里揣着小妹妹呢,你当心点。”

  随在李空竹身边的李惊蛰听得愣了一下,转眸去看女子肚子时,才终是发现了一点凸起。

  “大姐~我不知道…”小子有些手足无措,想着刚刚大姐既还亲自来接了他的,又是愧疚的道了句“对不住!”

  李空竹看着他的窘样儿无奈一笑,拍了拍他瘦弱的肩膀嗔了句“傻孩子。”

  那边赵泥鳅看着两人对话时,就将李惊蛰细细的打量了一遍。

  听着他叫三婶大姐,且眉眼儿之间还有当初舅舅的影子,就不由得试着叫了声“小舅舅?!”

  李惊蛰听得抬眸。

  见到赵泥鳅时亦是愣了一下,继而又咧出一口白牙的点了点头“你是泥鳅吧!既是长得这般高了。”

  赵泥鳅嘿嘿的笑了几声,挠着头有些不大好意思的说道“比着三婶儿还要矮一个头呢,没长多少!”

  李惊蛰笑着走了过去,作势用手在他的小脑袋上比了比,见已到他口了,就不由得夸赞“长不少了,要知道,当年你依着现在我的身高比的话,怕是才到我呢。”

  赵泥鳅又是一乐“当年俺们走时,惊蛰哥十二岁,那时差不多就是俺这么高吧。”

  李惊蛰点头。

  那边看着两人乐的丸子歪着头,一副不甚明白儿的样儿“娘,他是谁!”

  “他是小舅舅!”赵泥鳅不等李空竹回话,就转眸看着丸子指着李惊蛰道“你也要叫舅舅,是你的亲舅舅,你小的时候还抱过你呢。”

  李惊蛰低眸看着那白白,着一身小红衣的丸子。见他既是比着小时侯的可爱,长得还要惹了人爱,就不由和赶紧伸手入怀,将备好的一支玉质九连环从荷苞里给拿了出来。

  “这时舅舅中举时,有个乡绅送的,我看着极好,便想着给你作了生辰礼,虽不是好玩意儿,却甚是好玩呢。”

  丸子还有些懵,不过看到礼,倒是乐得不行。

  伸了小胖爪拿过来时,却听那边已经坐下的李空竹哼了一声“收了礼物,接下来要怎么做?”

  小子是个机灵的,一听这话儿,当即就笑眯了眼,咧着一口小米牙,甜甜的道了句“谢谢小舅舅!”

  李惊蛰被他这一声小舅舅,叫得心头软软,摸着他的小脑袋红着眼眶的直点头。

  李空竹见此,吩咐着赵泥鳅赶紧拉他坐了下来。

  那边华老见他们有亲戚来,自知有些不便,就咳了一声,自椅子上起了身“你们聊,我失陪一下。”

  李空竹点头,领着几个小儿起身,送了他截。

  待华老走远。女人又回头看了几个小儿一眼“你俩陪着你们小舅舅聊聊,娘去着人安排厢房,走这般远的路,先歇歇精神的好。”

  李惊蛰本有话要说,不过听女人如是说,倒也知礼的点了点头,起身作了揖道“麻烦大姐了!”

  李空竹轻笑的又嗔了他嘴儿后,便出屋安排去了。

  当天下响,李惊蛰正式入住到了君宅。

  晚饭时,等赵君逸忙完回到家后,一家人吃完晚饭,便同坐在花厅里,听着李惊蛰讲着家里的事儿。

  这四年间,环城镇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彼时李空竹走时,名声才刚起的小城镇,经过李冲等股东的打理儿,已变成千金难买的好住处。

  赵家村发展的桃林,更是成了桃花源般,吸引着大批的富贵人,皆想在那买了地皮建了宅。

  不为长期住,只为每年季时,能有个好去处赏了那景。

  如今的赵家村,经过这几年的不断进人,已变得相当宠大了,更甚至临近的村落为着沾点好,还曾提议过合了村,建议把他们那里也变成桃源村儿。

  对于此类提议,李冲并没有冲昏头脑。而是在各村开发着各自不同的产品,为的就是物极必反的效果。

  虽说这些李空竹有与李冲他们通信,也知道了这一变化,不过听李惊蛰讲来,又是了另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微笑着听他把家乡的变化讲完,末了,只见他又有些干涸的,道“走时惠娘姐让我给大姐带句话。”

  “什么话?”

  “就是想你有空能回去一趟,多年未见,她很想念你们呢。”

  李空竹点头,想着这几年为着扩张自已的事业,倒是一次也未回过的,如今想来,还想念那一村的桃花加树屋呢。

  想到这,她又问着李惊蛰“如今他们可好?”

  “好!”李惊蛰点头“芽儿姐又连生了两小子,惠娘姐更是在我快来时,生了对双胞胎呢。”

  “哦?”这么厉害?女人挑眉,随赶紧又问“是男孩还是女孩?”

  “女孩!不过,李大哥稀罕得不得了,自小儿落地时,光娘就请了四个呢,生怕会饿着了那对双胞胎。”

  李空竹听得发笑,想着李冲疼着女儿的样子,也不知会不会惹了惠娘吃味儿。

  两姐弟说说笑笑间,把村里村外的事儿都说了个遍后。

  随后李惊蛰又说起了另外一件事儿,那就是郝氏与李梅兰这两人儿的事儿。

  彼时的李惊蛰在说起这两人时,嘴角好生无奈。

  说起他之所以来了这的话,除了来兑现承诺外,再就是再不想回了环城,再见了他们。

  “在得知你们走后,娘没少哭闹呢。”

  他照大姐的话,为着前程会经常去郝家村看了娘,可谁知,都到了那种境地了,其不但不知了反醒,依然只会报怨哭泣的怨天骂地。

  说后对她不好,说后一家欺负她,再是如何说后的不是,也抵不过大姐走后,对她的刺大。

  他记得在大姐走后的一个月后,突然接到了郝家村传来的信儿,说是郝氏上吊,要救不活了。

  当时他以为这是真的,着急忙慌跑去时,却见其正好好的呆在家里,哪有半点上吊过的样子?

  不过,那时郝氏再见到他时,哭得是呼天抢地,头回不顾了形象的开始大骂起大姐的不孝来。

  当时骂了足足有大半个时辰,待骂完后,其甚至还极为不要脸的问他大姐去往了哪,在哪个地方,问他可有地址。

  在问完这些后,她甚至还理直气壮的问着他要起路费银来。

  他还记得当时娘问他要银时说的话,一句“我把你养这般大,不说求你回报多少,四五十两的路费银,给我就算了了可好?”

  听到这话,他当时整个心都凉了,也开始懂了当初大姐是过的怎样的一种日子,怎样的无奈。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家娘既是了这样的一种人。

  他记得当时自已什么也没说的起身正准备回了家,不想没得到答案的娘,既开始不依的对他又打又骂来。

  那一天的打骂,持续了近半个多的时辰,还是过路的邻人看到,着了里长前来,才堪堪平息了那场打骂。

  自那场打骂过后,为保他的名声,二叔甚至舍着脸面的去找了李大哥,求他帮着拿个主意。

  经过一翻商量,李大哥当即便拿出了五十两银子,在镇上置办了一座二进的院子。

  对外说是李空竹给弟弟和亲娘置办的,为着孝敬,还大张旗鼓的抬着轿子去了郝家村,请了郝氏上轿入宅。

  当时的郝氏被突来的这一遭冲昏了头,再请她上轿时,她虽装模作样了一翻,可倒底抵不住惑的坐了上去。

  进了宅,她以为就是享福了。

  却不知,这只不过是另一种变相的囚罢了。

  她想当富贵太太,想过有人伺候的日子,在那个宅院里,都一一的给她实现了。

  可也仅仅限在了那个宅院里,别的地方,多一步,她也去不了。

  终困,也让过了新鲜劲的郝氏,又开始大闹起来。

  可惜那时,一院子的下人里,再没有人会听了她一句闹,也由不得她放肆的随意撒了泼。

  若她不听,那些下人们可不用再尊守伺候之职。随意关着她,不给了她食,饿上两天后,她自然就会乖乖的听了话。

  李惊蛰在说到这时,见李空竹一脸懵圈,就笑道“是我不让李大哥说的,且那买宅的五十两银子,我在中举后就还他了。”

  不让说,是不想再让那等烦心事,再扰了自家大姐。

  再说那时的他已经不小了,不想再活在大姐的保护下。想自已壮大,自已能独自的撑起一片天来。

  如今的他,虽然比着姐夫还远远不够,可他已经在一点一点的进步了。

  李空竹点头,随又问起郝氏如今是否还在那宅院里困着。

  李惊蛰嗯了一声“如今那宅子,我把旁边的也买了下来,打通后,成了三院。在外人看来,这已是极大的体面了。里面的下人,我也叮嘱过,只要她不犯浑、闹事,谁也不会再对她怎样的。”倒是给了她个不错的归宿了。

  李空竹也觉有些无奈,有些事轻不得重不得,为着所的脸面,还得忍着,如此憋屈的生存之地儿,当真有些让人不过气啊。

  说完了这事儿,李空竹便顺嘴又问起了李梅兰。

  “她回任家了。”

  “任家?”这是不在绣铺做了?

  “嗯!”惊蛰点头“任家嫌她拿回家的钱少,还不够请了下人的钱,所以在前年时,就已将她给领了回去了。”

  对于这一点,李梅兰也是不甘的。

  李空竹当初说的双面绣一幅好几十两的,到了她那根本就没有那回事儿。

  起初到绣铺时,因着在任家了手,绣铺老板怕她刮了线,就让她先打点杂,说等手养好后再着她学了绣。

  她当时虽不,可无路可走的她,又不得不忍下这口气来,是以再养了半年后,手虽好了,可分给她的绣活却不是双面绣。

  理由是,她还暂时不能去绣了双面,先从单面练习一段日子再说。

  这对于当时忍了半年的李梅兰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打击,甚至当时她还在心里怨恨的想着,这一定是李空竹从中作梗的在使着坏。

  是以。其在装模作样的绣几个月的单面后,就找了空隙,趁人不注意时逃回到了环城镇。

  一回来,她便躲在了郝氏处,本想着趁此逃离任家又逃离绣铺时,不想过年时,被自家亲娘的哭诉给了踪迹,最后被李空竹派出的剑绡,给重又抓回了绣铺。

  再次回到了绣铺,那绣铺老板便不再与她以礼相待了,成天除了喝骂外,连着单面都不再让她接了手。

  除了打杂,店铺里的任何一样赚钱的手艺,也不再有了她的份。

  那时的李梅兰,可以说简直到了一种绝望的地步。想过再次逃跑,可有了前次的经历,那绣铺老板,在对于这一方面,开始防范得越加的紧密来。

  而李梅兰在试了几次无果后,便彻底灰心的做起这无望的工作来。

  本以为会在里面呆一辈子,没成想,任家却因着无人再做了活,又得不到期望中的银后,既又把她要了回去。

  李梅兰始终记得那天,她死活把着绣铺的门不愿走,哭着求着店铺老板再给她一个机会。

  可店铺老板当时却道“没有心思在这好好作业的人,我早就不想要了,若不是跟人人作坊有合作,受了人叮嘱照顾于你,你以为凭你跑的那次,我会再要了你?”不说失踪了人口她不好办,便是这等眼高手低又有心计的玩意儿,就不能留。

  店铺老板当时在说完这话后,见她还死瓣着店铺门不愿走的,就干脆叫了两个家丁,将她给打了出去。

  也是自那天起,她恶梦般的日子又开始了,且一做,就是一辈子!

  听完李惊蛰的讲述,李空竹吁了口气。

  赵君逸不想让她再听了这些遭心事儿,就说了句天晚了,随让着众人散场,各回各院休息去。

  李惊蛰在起身拱手告辞时,看着自家姐姐与姐夫相扶回房的背影,不由得眼暖意的咧嘴笑了起来。

  其实在他中举后,任家听到消息时,就上门来找过他。

  其目地很明显,就是想巴结了他,话里话外的说了一堆,大意便是可放了李梅兰,但他却必须得给了他们好处。

  “呵!”李惊蛰甩了甩衣袍领着自已的书童,向着自已所在的院落走去。对于任家的要求,他当时是想也没有想的给拒绝了。

  其间任家见他拒绝,既还想着拿李梅兰的臭名声,再要挟他一翻,可那时的他,早已无心仕途。对于他们所提的事儿,也只淡淡的说了句“随了你们吧!”

  任家生的母亲见他油盐不进,最后无法既让了李梅兰亲自来求。

  虽说李梅兰当时说一大堆好话,又歪着事实装了很多可怜,可依旧没有撼动李惊蛰一分。

  见他如此冷酷,李梅兰甚至不管不顾的大声嘶喝起来“你真要如此狠心不成?我是你姐姐,你如何就跟了李空竹一样,见不得我好。这是想‮磨折‬我到几时?难不成,真要我死了你才甘心么?”

  彼时的李惊蛰听完,只淡淡的点了点头“是!”说着,一双大眼又悠悠的盯着她道“你当初不就是以着这招的任家么?路给了你,你自已不好好走,怪得了谁?”

  他的眼神太深,深得几乎没有一丝情绪在里面。

  李梅兰当时不知怎的,被那一双淡漠的眼神盯着,只觉全身都凉透了般,令她浑身冷得开始不住的筛起了糠来。

  而李惊蛰见她这样,只在收回眼神后,就着人把她给撵了出去。

  在撵出时,只听他对着下人道“好好护着她回到任家,千万别死在了路上,便是死,也死在任家去。”

  “李惊蛰!”李梅兰不可置信的大喝。

  抬眸瞪去之时,却见李惊蛰早已转身,不再相理的去了自已的书房。

  回想起当初的一幕幕闹剧,李惊蛰长长的吐了口浊气。

  在回到自已所在的院落后,就见其在推开门后,又对自已的书僮道了句“详子,从今后,咱们要过安静的日子了呢。”再没有了那些恼人的俗事,剩下的,他会好好跟着姐姐姐夫学经商的。

  可以的话,他也想成个像姐姐姐夫一家和乐的家呢。

  “是!”详子垂头,在与他进屋,替他更了衣后,又退了出去。

  赵君逸在哄睡了李空竹后,提脚便去了李惊蛰所住的院落。

  当敲门声响起,李惊蛰前来开门时,看到外面所站之人,既是愣得半响有些回不了神。

  “姐,姐夫,这么晚了,你…”相对于他的不知所措,男人倒是十分镇定,抬眸与他对视“且进去,我有话与你说。”

  “啊~哦哦~”小子手忙脚的赶紧让了道,随又将灯拨亮,给他倒了茶。

  待做完这些,见自已还着着里衣的,就赶紧又拿了长袍来披上。

  赵君逸见此,挥手让他别再忙活的坐了下来。

  待他坐下后,见其还有些拘谨的,也不相管的直奔了主题。“既你已来了,正好我手上有件事,想托了你去做。”对于他所说之事,赵君逸一早便知道了,之所以没跟李空竹说过,亦是跟李惊蛰有相同的想法,那便是不想再让女人听了那些闹心事儿。

  对于李惊蛰的处理方式,他也早已看在了眼里,是以,心中另有计划的他,早就盼着李惊蛰前来了。

  李惊蛰没想到自已既会在才来,就得了自家姐夫的器重。

  是以,他当即就有些激动得嘴皮子泛起了哆嗦,连着文人用语都忘了,直接用了乡话问“啥,啥事儿?”

  赵君逸沉,李惊蛰没有立时得到回答,便抬眸向他寻问看去。

  只见男人这时从怀中拿了张地图出来,摊开后,指着上面一标出的位置,对着他道“这处极隐之地儿我已着人买了下来了,如今正在修建,我想让你去帮着监了工,并且置办好所有所用之物。”

  李惊蛰随着他的手指,向着地图看去,见他所指之处,既是属了另一国的极隐山脉之地儿,就不由得惊了一下。

  “姐夫,这是…”为什么要买了这地儿?且还是在别国,听他说在修建,难不成是另搞的商业不成么?

  赵君逸冷哼了一声,随将与崔九这些年的斗智斗勇与股权之事儿给他说了一遍。

  末了,他道“如今好容易了手,自是要为以后着想才行。”他们谁都不会全信了对方的,他心中也早已做好了安排。

  人人作坊与名册不过是个晃子,给崔九一个放下警惕的心。早在去岁时,他便又暗中另置办了产业,如今的人人作坊,早已不是他们所能掌控的了。

  再加上苏诺一这个意外,怕是两国之间,早晚都会有一战。而开战的时间,就端看云国老皇帝还能活多久了。

  想到这,男人又转眸去看了李惊蛰“你意下如何?”

  李惊蛰这会儿还愣在他所说的事件中,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家姐姐与姐夫,既是经历了这般多的事情。

  想着那一件件一桩桩,每一个里面,都是在拿了命在博,就不由得心生颤意,后背发起凉来。

  “如何?”男人声音再次沉沉传来,相比于前一次的随意,这次,倒是多了几分紧迫感。

  李惊蛰回神,抬眸与他对视时,见他一副冷凝不容置喙的样子,就不由得抖了抖心神。

  想了想,其终是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这是愿意去了?赵君逸挑眉,见少年眼中闪过一抹坚毅,便缓了脸色的将地图递于了他。

  “既如此,那你明便走吧?”

  这么快?

  见他错鄂,男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处地方会路过两国,你可以慢行,以游历的方式前去。年少时,应该多看看外面的世界。”而不是一直想着跟在自家姐姐股后面转着。

  李惊蛰听他说得一副语重心肠,可心里不知怎的,就是有些止不住的打起了小鼓…

  对于李惊蛰才来第二天就要走的,李空竹虽说不,却也不执意相留。

  她不知道男人跟这小子说过些什么,不过看他一脸坚定,又觉对于这个年岁的少年来说,多走走多看看,对于人生的一些启发和积累经验什么的,在将来也是一种助力。

  为着安全着想,在送小子走时,李空竹便又叮嘱男人让人在暗中跟着点。

  待安排好这些,送走了李惊蛰后,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便来了李空竹二胎快要临盆的时侯。

  彼时的李空竹已经到了最后的半月之期,除了少吃多餐外,平里也在积及的做着运动。

  赵君逸对于她即将临盆之事,亦是呈半紧张半保护的姿态。

  稳婆这些,更是在头一月就早早的请了来。

  如今还剩下娘未找,虽李空竹想再次亲自哺,不过经过丸子之事后。她觉得还是先找个放在府中的好。

  而丸子也是相当期待自已的妹妹到来,在听说了要去人牙市场找娘后,当即就自告愤勇的说是要亲自去挑选。

  李空竹被他磨得受不了,又只当他是小儿心,虽说觉着不妥,倒底没拒了他的要求,令着三月带着他,随了赵泥鳅一起,走了一趟人牙市场。

  这一去,虽顺利的挑回了娘,可除此之外,其既还买了个瘦弱的小丫头回来。

  介时李空竹再看到带回的人,正准备调笑一翻那小子时。不想那小丫头在看到她,既是当场落泪的跪了下去。

  正当众人对于她这一举动有些犯懵时,却听得她一个哭喊出声“三婶儿~哇哇~~”

  她这一句三婶儿,叫得李空竹有些懵,跟在丫头身后的赵泥鳅却听得深了眼。

  女孩哇哇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李空竹看得也有些心生了怜意,给三月使了个眼色,让她把女孩拉起来时,却见女孩既是摇着头的向她跪行了两步。

  一旁的七月怕她生了事,见此,赶紧护在了李空竹身前。

  那小丫头见此,既又是一声哇哭出来。

  赵泥鳅在一旁看得明白,慢步上前后,只轻轻的拍了拍她瘦弱的小肩膀“你可是苗儿?”

  一声苗儿,让李空竹脑子闪了一下。

  那女孩却猛的点着头。擦着泪儿的哽咽道“我是苗儿,三婶,我是赵苗儿啊!”赵苗儿?

  李空竹惊,再次定睛去好好的将她打量一翻。

  只见面前的小姑娘,虽眼睛很大,可那是瘦到极致的一种往外凸的大,且面色灰白,身如纸片的,哪还有了昔日那白,红润可爱的模样?

  李空竹实在很难想象,面前的小女孩,既是了年前的赵苗儿?!

  丸子看她哭得伤心,就忍不住上前掏出了巾帕递给了她“娘,她好可怜的,刚刚我们在人牙市场,看到有人拿鞭子她呢。”

  就是看着她怪可怜的,他才求着三月姐姐买下她的。

  赵苗儿听他叫娘,在接过他递来的巾帕后,看看李空竹又看看丸子,随又忍不住的掉起了泪儿。

  “没想到多年后,还是三婶儿仁心的将我离了苦海。”虽说那个时侯不大,可那个时侯却是她最幸福的日子,也是她这般多年来,最为想念的日子。

  由其对了李空竹,那个始终对她温温笑着的女子,每每去到隔壁,都会吃了好东西的日子。

  想到这里,其眼泪儿又忍不住的了下来。

  李空竹看她这样,倒是叹了口气,给三月使了个眼色,嘱她先带了赵苗儿下去休整,换身干净的衣裳。

  待她整装好,李空竹便问起她这些年如何就成了这般模样。

  毕竟当初两家人走时,身上揣的银子可是不少。

  彼时已梳洗干净了的赵苗儿听到她问,抹着眼泪儿的说起了当初之事儿。

  “那时还太小,具体的不记得了,只知道,好似爹爹和大伯因着做生意被人骗了,且还欠了不少的债,每里被追着东躲西藏的,也不知转了多少地方。我便是在转藏的路途中,被收娃儿的黑牙婆看上,让贪银的爹爹和娘亲卖了的。”说到这,她又止不住的哭了起来。

  想着最初她被那黑牙婆看上,载着南下时,有听到她说要把她卖入那烟花之地,将来去伺候男人。

  她当时虽不知烟花之地是何处,可因着被卖又没了父母的,倒是令她好生害怕了一段时

  “后来,在车行到达南方时,不知怎的,既翻了马车,当时车上包括我在内,十多个娃子,脸上身上皆挂了彩,那牙婆看得秽气,怕我们留了疤。卖不到好价儿,就干脆又是一个转手,把我们又卖入了当地一些大户里当使丫头。”说着,她把脖子上还留有的印记给女人看了看“若不是那次事故,怕是,怕是…”

  李空竹拉着她的手拍了拍,听她说着这话,心头儿也有些不是了味儿,拿着巾帕给她抹了泪“你如今可知道你爹爹和母亲再哪?”

  “不知了。”赵苗儿‮头摇‬,随又伤心的垂了眸“便是知道了又如何,当初他们既能狠心卖了我。想来,如今怕早已当我不存在了吧!”转转停停的被发卖了多次,她早已对他们死心了。

  李空竹无话可说,只安慰的拍了拍她后,就着三月领了她下去休息。

  晚间赵君逸回来之时,女人跟他说了这事儿。

  “当初拿走那般多银,没成想既是混到了如此地步。”

  男人听得眼神闪了闪“怕是从未离过村,以为外面的人都跟村人差不多,心不设防罢。”

  李空竹点头“也不知如今怎么样了。”能如此狠心的卖了闺女,当初是真心走投无路了,还是吃不得半丝苦头呢?

  轻的按着她浮肿的腿肚,赵君逸哼道“倒是不知。若是过得好,怕是这般多年过去了,对于那卖女一事儿。也不想再提了吧。若是过得不好,过这般久了,也不知能不能查得到。”关建他根本就不想查,在那矿山里当苦工,怕是不死也剩不了几口气了。

  李空竹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并未再多说什么。

  对于那两房的人,她实在是怜悯不起来。

  …

  赵苗儿被留在了君宅当差,虽李空竹并不想让了她当,可小丫头大概因辗转的卖了多次,早已害怕再次被人厌烦的,是以,是一定要做了君府的丫头。

  李空竹见她那样,倒也没有强着,让三月给她派了活,就任了她做。

  月下旬之时,离临产已经很近很近了。

  彼时的李空竹着越发沉了的肚子,每里坚持的溜着弯,赏着景。

  对于现下就已开始转凉了的极北之地,又一批药材该是到了收获的时期了。

  是以,这两天赵君逸并着赵泥鳅,两人是格外的忙碌。可即使再忙碌,男人每天都会令了人跑回几趟的问着她的‮体身‬,并时不时的还会着了稳婆和下人们,必须时时刻刻的注意着。

  李空竹倒是没有太过在意,毕竟生过一胎,也听有经验的婆子说,这头胎下来,二胎就要快很多,遭罪的时辰也要少上不少。

  这不,今儿个,她一如既往的平常心,吃着补品,赏着秋景。

  那边华老去驻地军营那里溜哒了一圈,这会儿进院后,看到她,脸色不知怎,很是古怪的紧。

  李空竹同样看到了他,就招呼着问他是否过来坐坐。

  待老者点过来,着人上了茶盏后,女人又笑问“华老你又去军营了?”

  “嗯!”老者呡了口热茶,见她面红光,就不由得顿了一下。

  “怎么了?”见他盯着自已直看的,李空竹就忍不住用手摸了摸脸。

  老者‮头摇‬,随垂眸想了下道“刚得到的消息,圣下下旨召告天下,当今皇后,已经定下来了。”

  “?”李空竹惊了一下,想着在宫里给崔九治病的苏诺一,难不成,这是治好了?

  “什么时侯的事儿?是哪个世家的闺秀?”

  “前二十天下的召,如今刚到咱们这。”老者说到这,又顿了下,眼瞄杯子的不知该如何开了口。

  听说是二十天前下的召,李空竹就哦了声。至于老者不说的那家闺秀,她也没有兴趣问,想着这国母既然都定了,崔九那病该是好了才是。

  要不一会写封信去问问?

  正当李空竹还在寻思的时侯。不想华老的下一句话,既让她当即吓得不轻来。

  只听他道“皇后人选,是原靖国人士,苏氏。苏诺一!”

  “啪~”正拿着汤匙搅着的李空竹,当即吓得一个手抖,将汤匙给摔落在地。

  似不敢相信一般,女人又轻声的问了句“你,说什么?”

  “皇后人选,原靖国人士,苏氏,苏诺一。”老者干脆的又给她复述了一遍。

  这一遍,是彻底让李空竹傻眼了来,想着苏诺一当初去皇城的任务,难不成,她这是拿着自已当试验品?与那崔九久生了情?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云煜要怎么办?

  还有那药膳坊与药材种植的云国,可有一大半股份都握在了苏诺一的手里啊。

  若她真与崔九久生情,成了變国的皇后,那自已手上的这一部分的股份又要如何?是给云国,还是给變国?

  这,这,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个苏诺一,你特么难道就不知云煜的子么?

  突然与崔九好了,那那,那容易记仇的云煜如何肯甘了心?

  这云国的老皇帝还能活几年?以着他对云煜的宠爱,很明显。下一任云皇百分百就是了云煜啊。

  “我的个天!”李空竹只觉天都要塌了,她不会才‮定安‬没几年,就又要打仗了吧?

  捂着有些被吓着了的小心脏,李空竹只觉得这里面的信息量太大了,大到她都想尼玛砍人了。

  为何别的穿越女一到古代都混得是风声水起,艾玛为何一到她这,就要战战兢兢的谋化一辈子?

  谁能告诉她,她接下来又该怎么办?

  老者见她捂着口一脸沉思的,就不由得眼几分担忧的问“你可还好?”

  李空竹‮头摇‬,不好,尼玛一点都不好,她只觉得她整个脑子都快得疯掉了。

  不行,她得好好去考虑考虑才行,这事儿太复杂了,太复杂了。

  想着的同时,她一个猛的起了身。

  旁边的三月见状,吓得赶紧过来搀扶了她。

  “夫人!”

  “我先回房了!”李空竹由着她扶着,随对老者扯了个极难看的笑道。

  华老点头,挥手让了她去。

  女人冲他匆忙的福了个身后,便扶着三月的手,速速的下了凉亭的台阶向着自已所在的院落行去了…

  当天下响,想事情想得太过头痛的李空竹,不想来了临盆的阵痛。

  好在稳婆这些是早已备好的,准备好生产的东西后,女人便为着二胎,开始弃了杂念,尽量集中精力的开始进行生产。

  时雨是负责报信传话的,看到这边开始了,就赶紧跑去作坊给赵君逸等人报了信儿。

  彼时正与着作坊管事开会的赵君赵泥鳅,得到了消息后,两人赶紧抛下正在开会的事儿,着急忙慌的向着这边赶。

  赵君逸由于会武功会飞的,是以,不过一刻多钟的时间就到了家。

  正当他急急忙忙的向着后院奔去时。

  只听“啊~”的一声尖叫,还不待他心肝发颤的害怕一下呢,又听“哇哇~”两声啼哭传来。

  照样不待他明白呢,那稳婆的报喜儿的高叫又响起了“生了生了,是个白白胖胖的胖大闺女呢。夫人这胎倒是生得极快,没遭了罪,看来这小‮姐小‬,是个福星呢!”

  生了?

  这么快?

  赵君逸有些懵。

  正在这时,产房的门打了开来,稳婆抱着包好的孩子走了出来。

  看到他,当即面上一喜的赶紧跑了过来,嘴里儿忙忙的,吉详话儿更是一窜儿接一窜儿的往外蹦“恭喜爷,贺喜爷,夫人给您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大闺女呢。你瞧瞧,真是个福星呢…”

  赵君逸听着她大嗓门的报喜,终是从愣怔中回了神。

  低眸,看着那红红的襁褓,有些个出神,心头也不知该怎么办着。

  稳婆见他久不吭了声,还以为他不喜呢,正尴尬疑惑着,就见那边华老走将了过来。了个红包给稳婆后,随又从她手里接过了襁褓。

  “他犯着傻呢,别管了他,且去把丫头那里清好了。”

  稳婆回神,听了这话,倒是嘻嘻一笑“我说呢,来这么久,平看爷很是疼着夫人的,还想着,咋这会就不同了呢。”说完,就又是嘻嘻一笑。

  赵君逸被两人侃得回了神,皱眉有些个不悦的瞪了华老一眼,见他抱着自已闺女的,就很是气愤的将之给一把夺了过去。

  谁知,他这一夺,立马就把那包着娃子给吓哭了来。

  听着哇哇的小儿哭,赵君逸心下,慌得不知如何是好的同时又化着了一滩水般,软得不可思议。

  老者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就不由得很是傲娇的,开始指点起他初生婴儿的抱法。

  当两大男人终于把那啼哭中的小女娃,抱得舒服不再啼哭后。

  男人这才小心翼翼的进到屋子里,掀开了那盖着小儿的盖帘。

  小小的,红红的,皱皱的,却又软得不可思议着,原来‮生新‬孩儿既是长了这样。

  想着多年来夙愿得偿了一半,男人心中感动的同时,又忍不住低下头去亲了那还未睁眼的小家伙一口。

  旁边的华老见他这样,不由得恶寒了一把。

  恰巧这时七月来报,说是内室已整理好了。

  赵君逸听罢,又赶紧迈步向着内室行去。

  一进去,就见李空竹精神尚可的躺在那里,看到他,就冲他招手近前。

  待男人近前,女人便把孩子自他手中接过看了一眼,见孩子眉眼,既与了自已有分相像,就不由得很是满意的挑了挑眉。

  男人坐在边握着她的手,与她道了句辛苦了。

  却听女人‮头摇‬道“虽然还是很痛,不过比着丸子来,这丫头倒是省了我不少力气呢。”不到半个时辰就下来了,想想也是够快的。

  想着前世看新闻时,有听过上个厕所就能把孩子生了,虽当时觉得新奇,却从未想过自已也有这样的一天。

  赵君逸听她这样说,脸上倒是添了几分不甘。

  女人没有注意到他的脸色,掀着衣服试着让小儿裹了几口后,便将其放在了内。

  正准备歇着沉睡一会儿时,脑中又快速的划过了苏诺一的事儿。

  想到这,她当即一把就抓着男人给她盖被的手,一双秋水眸子,很是无助的问着他“当家地,怎么办?”

  “什么?”男人被她抓着手,有些不解的看着她问。

  “就是,就是诺一的事。”说着,她赶紧将在华老那听到的事情跟他说了来。

  彼时的男人听了,只淡淡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

  知道了?女人焦急,看他一脸淡定,就不由得想张口把其中的厉害关系给他说了。

  谁知男人见她张口的,就拿出一手指比在了她的上。

  “听话儿,乖乖睡上一觉。这件事儿,我会处理的。你只管安心便好,不会受了牵连的!”

  “真的?”

  “嗯!”男人温柔点头,低头,在她额上印上了一吻“真的!”

  女人闭眼享受着他的亲吻,待再睁眼,见他眼中除溢着的温柔外,还有几丝自信加杂在了其中。

  李空竹感受到,心下放松的同时,亦是乖乖的闭了眼来。

  男人坐在边等她睡去,待到她呼吸平稳,又用长指拨着她还汗着的发丝。

  嘴角轻勾,只见他难得宠溺的对她一笑“傻瓜!”她能想的事儿,他何尝又没想到?与对手过招了这般久,他早已学会居安思危,先行一步了。

  “娘~~娘~~妹妹呢,妹妹呢~”

  外面,是得了信儿弃了学堂,赶紧跑回来的丸子在喊。

  里面听到他喊的赵君逸,轻蹙了眉下峰后,便起身抬脚走了出去。

  待关了门,只听外面顿时传来了一大一小的声音。

  “爹,娘怎么样了,我的妹妹呢,可是出来了?”

  “你娘累着了,在补觉,不许去扰了她。”

  “那妹妹呢?”

  “也在补觉!”

  “啊~我想看妹妹!”

  “待醒后!”

  “不嘛!”

  “不行!”

  “…”父子俩的对话,从外面清清楚楚的传到内室,配合着女人勾睡去的脸,显得温馨而平和…

  京城。

  “呕呕~~”已连续吐了好多次的苏诺一,怎么也没想到,她这辈子既会被困死在这该死的皇宫中。

  想着崔九那一脸的恶心样儿,她又忍不住胃泛酸的开始大吐特吐了起来。

  骗子,特么的就是个大骗子。

  说什么不近女,说什么让她治病。

  尼玛,她千辛万苦的给他调教着女人,帮着他治着病。

  可他到好,敢情一直存了心思的就想睡了她。

  想着三个月前,自已为着治他,是各试各样的方法都用尽了,也不见他动情半分的。

  无法,那时已经开始焦燥的她,想着要实在不行就偷他的算了。

  本准备好药与药,外加还准备针扎的她。

  那天再给那厮灌了无无味儿的魂汤后,就拖着一宫妃赶紧去了他所在的勤政殿。

  结果好嘛,这一进去,那简直是泥足深陷来的,且一陷还得陷一辈子的那种。

  苏诺一到现在也忘不了那天自已被抓包的时侯。

  不但被现场抓了包,且还被当作试验品的让其给霸王硬上了弓。

  事后,不管她怎么解释那是一场误会,偏崔九就是不听了来。

  说什么,既然睡了她就要给她个名份,说什么,既然他能在清醒中,不等药效起,就能起了反应的,平常也应该能才是。

  是以,在她抗议无效当中,自已尼玛既又无偿给人睡了几次。

  不但如此,在睡过她过后,其既还厚颜无的说什么“我好像只对你有反应,怎么办?”

  怎么办?既然问她怎么办?

  想到这的苏诺一,当唧一个呵呵冷哼出声,她尼玛被强了,没处伸冤不说,其既还厚着脸皮的要了一次又一次。

  本着睡一次也是睡,睡两次也是睡,反正也没多大差的精神。只以为陪他睡到厌烦自已后,他自然会放了她。

  可谁能告诉她,天杀的,她既然怀孕了。

  作为一个医术十级的人,防孕措施那是做的刚刚的,既还是能中了招的,这一点,令她至今也想不通。

  不但如此,如此无语的事情,除令她彻底的被困外,且还受到了来自生命的威胁。

  只因崔九下令,全宫上下三十二口,所有人都得小心了她的肚子。若是她肚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他会令了整个她如今所居住的东宫,所有人会为了她这个肚子里还没成形的孩子陪葬。

  彼时的苏诺一听到他如此说,只当他是在开了玩笑,试着调配了一剂药后,这还未送嘴里呢,那贴身伺候她的宫女,既是立时就被人给拖出去仗毙了。

  如此‮忍残‬不讲理的事情,令着当时的苏诺一,从小到大还头一回体会到。

  她记得当时自已在听说了那小宫女被杖毙后,当即就去找了崔九对峙。

  她永远记得那天,自已在找到他时,他笑得一脸的‘‮忍残‬’,外加双目眦红着“你若再想不要了这个孩子,朕说到做到,不但令整个东宫之人为他陪葬,便是天下间,朕也会让它得个天翻地覆。别忘了现在的云国,比着變国来,还差着一大截呢。”

  当时的苏诺一在听他如此疯狂的说完这段话后,很是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口中喃喃着“疯子,疯子,你疯了~”

  “是!朕疯了,朕不但疯了,且朕也要把你疯了。”

  看着他一步步眦红着眼近着她的,苏诺一当时只觉整个心神都在抖着。

  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错,明明不久前他们还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到底是哪出了错,到底是哪出了错呢?

  这个问题苏诺一想了很久,始终想不出到底哪一环出了错。

  躺在榻上,又忍不住呕出一口酸水后,她只觉得整个肺都堵得难受着。

  “皇上驾到!”

  太监独有的尖唱传遍了整个凤仪殿,外面伺候的宫女太监皆齐齐的跪了一地儿,大唱着。“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躺在榻上的女人听了,只觉嘲讽的勾了勾,待听到那独有的沉步步了进来时,女人只着看不见的闭了眼,开始装起了睡来。

  彼时一身龙袍的崔九,看着躺在临窗榻上的女人。见她虽闭着眼,但睫却在不停的颤抖着。

  知她这一回又是在装了睡,心中揪痛的同时,面上亦是沉了下来。

  走将过去,坐在小几的另一边上。

  见她依旧未觉的装睡着,也不急,只淡淡的扫了眼那放在地上的痰盂,眸中划过一丝疼惜。

  “朕已颁召召告了天下,从此后,你便是这變国皇后,朕唯一的正室了。”

  唯一?正室?

  倒是好词,女人不语。

  男人尤自的继续道“孩儿生下来,若是男子,朕会立他为储君,若是女孩儿,那朕定会疼宠她一世。”顿了下,男人看着她深了眼“若可以,朕希望这辈子只与你有了孩儿。也只立了你生的孩儿为储君。”

  他做不到独宠她一人,朝文武,世家大族。盘错结的相互勾结着,他能做的,他可以做的,都会替她去做到。

  只盼着,她能安份的留在了他身边,不要再想着其他人,也要不妄想着他会放了她。

  对于喜欢的女子,便是强抢,他也要抢在自已身边永久栓留住。

  苏诺一听着他的自言自语,心头儿虽颤抖了一下,不过转瞬又被苦涩填了来。

  偏了头,任着泪水划过,她想,想终于明白当初李空竹与他斗,百般不得好的原因了。

  这个男人,是魔鬼…

  风吹大地,卷起一地落叶。

  深秋的變国霜雾浓重,灵云寺里的钟声嗡鸣。

  手拿佛珠的胖头和尚,眯眼立在山头。

  只见其沐浴在那夕阳美景里,唱了声佛号后,便慢慢的张开了眼,盯着京城方向,神情开始变得认真起来…

  全剧终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寒门竹香   下一章 ( 没有了 )
回到明朝当王纨绔妖妃大清俏警花千年绝恋之情丫鬟夜夜宠王异界神选之女皇上滚开,本吃货穿越记王爷,妾本红极品穿越之斗
免费小说《寒门竹香》是由作者九月枫红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穿越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145章 正室(全剧终)及寒门竹香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穿越小说寒门竹香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3mao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