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爱我一次 第十章
三毛小说网
三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三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再爱我一次  作者:羽柔 书号:46554 更新时间:2020-5-6 
第十章
  毓侬的身材纤细瘦长,自从怀孕以后,部自然地丰许多。她总是穿着宽松的上衣掩盖,一直到怀孕四个月的时候,小湘和雅卉才看出端倪。

  “天啊!侬侬,你怀孕了怎么都不告诉我们?”

  这一天,小湘看到毓侬丰部,打趣的说了几句玩笑话,雅卉一脸严肃的检视着毓侬,毓侬知道再也无法隐瞒,才说出自己怀孕四个月的事实。

  “多久了?”雅卉问。

  “四个月了吧!”毓侬红着脸低头说。

  雅卉和小湘面面相觑,心知肚明这孩子就是连剑垣的。

  小湘恍然大悟的说:“都四个月了!你怎么这么会藏啊!难怪前阵子我看你老是往厕所冲,我还以为你胃不好,又吃坏肚子了,原来是…”

  雅卉的工作比她们还要繁重,纵使她心思细密,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令人意外的情况发生。

  “侬侬,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可以瞒着我?真是的!我还让你开车在外面跑来跑去,还让你做了好多重的工作!”雅卉心有余悸地说,如果早知道毓侬怀孕,她绝对不会让她这么劳累。

  毓侬带着腼-的笑容回答:“我就是怕你们太小题大作了,才不敢告诉你们!”

  “什么话嘛!你早点告诉我,也让我早高兴几天啊!侬侬,你知道吗?我要做姑姑了呢!”小湘‮奋兴‬的拍手说。

  “连剑垣一定不知道,是不是?”雅卉担忧的问。

  毓侬摇了‮头摇‬。

  雅卉又问:“那么你也不打算告诉你大哥和大嫂了?”

  “他们在国外工作,一切都还刚起步,我不想让他们担心…况且,我答应剑垣离婚的事情要保密的。”毓侬解释着。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就算你和连剑垣离婚了,他毕竟还是小孩的爸爸,对不对?你不能隐瞒他的!”雅卉理智地说。

  “雅卉,其实我并不想离婚,我也不想要他走,可是事情却走到这个地步,我也没有办法改变。我不告诉他,是因为我们都已经离婚了,我可以自己一个人扶养小孩,我不想依赖他,更不会用孩子做筹码,求他回来。”毓侬对雅卉说。

  “侬侬,这不算求他,你有义务告诉他!”雅卉理性的分析。

  “没关系啦!侬侬,你不告诉他也可以啊!既然离婚了,就表示你们已经各不相干。以后,我们会照顾你和孩子的,我和雅卉都是小孩的姑姑,两个姑姑总比得上一个爸爸强吧!”小湘已经被毓侬怀孕的喜讯冲昏了头,她开心的想着未来三个女人扶养一个小孩的温馨画面。

  “小湘!”雅卉高声的制止小湘,十分无奈小湘的想法和自己常常背道而驰。

  毓侬看着面色铁青的雅卉,知道她们两人又要为了自己的事情起争执,急忙说:“雅卉,你不要怪小湘,其实我和她想的一样,我不怕一个人承担养育孩子的责任,因为我有你们两个好朋友啊!”“可是…”雅卉感到不妥,心里有许多话想说,又难以说出口。

  “好了!雅卉,我可以应付的,你们都不要担心,这是我的孩子,我会负责,我不要告诉连剑垣。如果他回来,或许我们还有机会能重来:可是…如果他不回来,我也打算永远不说。我希望你们能够了解,也可以支持我的决定,好不好?”

  毓侬带着令人无法抗拒的恳求目光,殷殷地看着两个好友。

  她们沉默了许久,终于点了点头。

  两个月后,连剑垣回来了!

  他踏出飞机的一-那,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回想六个月前他离开‮湾台‬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天气和一样的心情。

  走入台北郊区的别墅,他竟然有股难以释怀的抑郁感。这里是他和毓侬共同生活过的地方,房子里发生的每一件事情、每一个点点滴滴,这时全都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纵使他逃避了六个多月,还是无法将这些全部从内存中驱除。

  走入大厅,深一口气,还是能够感受到毓侬身上微微飘送的香气,她真是个有魔法的女巫,竟然让他陷入如此无法自拔的深渊里。

  “先生,要不要先吃点东西?”老管家殷勤的上前询问。

  连剑垣不在‮湾台‬的日子,老管家只负责照顾管理整栋大房子,其余的时间几乎都无事可做。今天老板好不容易回来了,她高兴得整个人精神焕发了起来。

  “谢谢,不用了。”连剑垣环顾四周,这段时间以来,所有的摆设都没有改变过。

  他坐在沙发上怔怔出神,许久后才发现老管家还站在原地凝眉看着自己,他抬头问:“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先生,你离开这么久才回来,我原本有很多话想说…可是,我这脑袋已经不太灵光了,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老管家不安的着两手。

  “没关系,等你想到了再告诉我。”

  连剑垣和老管家谈了一会儿家中的琐事以后,来到了二楼的书房。

  他一个人楞楞地坐在书桌前,倏然,他仿佛下了很大的勇气,拿起桌上的电话开始拨号…

  “喂…是雅卉吗?”

  电话的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后,即说:“我就是,连先生,你终于回来了!”

  原来,连剑垣在婚礼上认识了雅卉,他和雅卉闲聊许久以后,真挚的言谈轻易得到雅卉的信任。

  有一天他打电话给雅卉,告诉她他得到了法国一项知名产品的代理权,他要把代理权让给雅卉。帮助她和小湘,还有毓侬三人共同开创自己的事业。

  连剑垣无条件的帮助雅卉,让她实际了解产品的内容以及销售的管道和方法,并利用自己在计算机媒体上的能力,全力支持和配合她们。他提出的唯一条件就是,这件事情必须保密,他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他是幕后的推手,更不想让毓侬发现他在背后支持着她的理想和目标。

  直到连剑垣出国前,他和雅卉还曾经在电话中联络过几次。可是出国以后,他就没再和雅卉联络过了。

  “连先生,你这一离开,就是六个多月!下一次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回来了?”雅卉郁闷了好久的心情,终于爆发出来。

  “对不起,我到‮国美‬探望父母,顺道办了很多事情,所以一时不了身!”

  “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我真是看错人了!当初你来找我,平白给我们一个这么难得的商品代理权,还帮我们创立公司,你的目的就是要帮助毓侬实现她的理想,可是你呢?怎么这么轻易的放弃?”雅卉劈头就是一顿责备,她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连剑垣会提出离婚的要求。

  “雅卉…这是我和侬侬之间的问题,外人是不会理解的。”

  “我是不理解!我不理解你们明明都爱着对方,为什么又轻易的放开对方?你们的爱情真的如此不起考验吗?”

  连剑垣什么都不想说明,只是沉默的聆听着雅卉的批评。

  雅卉又说:“算我看错你了!大老板!如果你在百忙中能够空出来,就请你来看看毓侬吧!”

  “她…还好吧?”

  “有我和小湘照顾她,她当然很好…只是…”雅卉迟疑着,毓侬有代她们,怀孕的事情不要告诉连剑垣。她挣扎着到底要不要说出实情,最后,决定只小小的暗示他就好。

  “只是什么?”他急切地问。

  “没什么啦!你回来了,就算做不成夫,也能做个关心她的朋友,是不是?”雅卉小心翼翼地说。

  “当然,不用你说,我会去看她的。”

  “好!我和小湘明天早上要到南部出差,我们留侬侬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坐镇,其实…我很不放心留她一个人…”

  “你们需要人手吗?我可以马上派个人过去帮忙…”

  “这倒是个不错的建议,我会考虑考虑的。”听到连剑垣急切的口气,雅卉心里暗自欢喜,想不到连剑垣迁是这么关心毓侬,她可以感受到他对毓侬的感情还是和从前一样的浓烈。

  “您找雅卉吗?她和小湘到南部出差,明天中午就会回来了…好…我知道,我会告诉她的,好…再见。”

  毓侬挂上电话,快速地在笔记簿上抄下留言。

  她一个人在住家兼办公室的客厅忙碌地接听电话,接着又埋入上个月的收支明细表里,十几分钟后,她按下合计的金额,计算机上很快显现出一连串的数字。她满意的扬起嘴角,上个月的业绩相当可观!谁想得到她们三个臭皮匠,竟然在短时间内就有这样亮眼的成绩。

  正专注在计算机屏幕前时,突然电话铃声又响起!“喂。向葵总经销,你好!”“侬侬,是你吗?”

  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声音,但她一时间却无法想起是哪个人。“你是…”

  “我是瑞林!侬侬!好久不见了!”

  毓侬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自然,说:“瑞林…是啊!好久不见了,你好吗?”

  “我很好,我在桃园上班,前几天听到朋友提起你们开的公司,我很好奇。打听到电话,就等不及打来找你!”电话里,唐瑞林的声音里有掩不住的‮奋兴‬。

  “是啊!我们三个人合开一家公司,最近渐渐上了轨道。你呢…我听说你…”毓侬迟疑,不知道该不该提及。

  想不到唐瑞林大方的承认。“我离婚了,我想你们早就听说了吧!你呢?你好不好?”

  “我很好!”毓侬不假思索地回答,心底竟感到心虚。

  “那就好,我一直在担心,上次我硬要你来饭店找我,还喝醉酒说了一大堆醉话。回来以后,心情冷静下来,才知道那时候我一定让你很为难,不知道有没有让你惹上什么麻烦?”唐瑞林无辜的问着,他完全不知道毓侬已经离婚的事。

  是啊!那次真给她惹了很大的麻烦,这麻烦是她一辈子都无法收拾的遗憾。只是毓侬什么都不想再提,她叹了一口长气,说:“瑞林,都过去了,只要你离婚以后快乐幸福,就好了。”

  “毓侬,我们中午出来吃个饭好吗?我有很多话想要对你说…”

  毓侬为难着,困难的回答:“我…我想不太方便吧!”

  电话里传来唐瑞林开朗的笑声。“哈哈!侬侬,你怕我又借酒装疯是不是?你放心啦!只是像朋友一样出来聊聊天而已,况且我现在有一个很要好的女朋友了!”

  毓侬一颗悬在半空的心顿时放松下来。她笑着说:“真的!那太好了…”

  他们在电话中闲聊许久,毓侬发现她和唐瑞林就像多年不见的老友,尽情畅快地回忆许多欢乐的往事。许多曾经无法释怀的感情,许多以为永远不会改变的执着,都随着人事变迁,物换星移冲淡、消失了…原来,年少的爱情这么不起时间的考验,在心还不定的年龄时所谈的爱情、说的誓言,实在不够深刻维系到永远。

  只有和连剑垣的感情,无论时间的巨轮如何转动,他一直还是强烈的存在她的心中,她对连剑垣的爱情,也转移到自己腹内的小生命,仿佛得到永远不会消失的力量。

  中午的时候,唐瑞林准时来访,毓侬邀请瑞林到楼下一家清幽的小餐厅吃饭。唐瑞林第一眼看到毓侬,就充了惊讶!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毓侬怀孕了,凸起的小肮掩不住她即将成为新妈妈的喜悦。

  唐瑞林百感集:心中不胜-嘘,想当初如果他没有放下毓侬出国,她现在怀的一定会是他的孩子。唉!一个念头、一个抉择,都能够轻易的影响人生。

  “恭喜你啊!你是我看过最差丽的孕妇!”他忍不住赞美毓侬。

  毓侬面红,羞涩的低下头。

  他们坐在光线明亮的落地窗旁,两人点了几样小菜,畅快的谈着过去和未来。

  一个壮硕颀长的身影渐渐走近公寓大楼。连剑垣仰头确定着大楼的名称,大步走近,大楼下面有几间商店和‮行银‬,是个居家和办公都很适合的地方。

  想到即将见到毓侬,连剑垣的心几乎要撞出了口。

  我是怎么了?不是已经放手了,为什么还这么在意?

  他知道就算给自己一辈子的时间,都很难将她从心中卸除。就算他在几万哩外的世界,他的心还是会飞到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寻找她的身影。

  她孤单吗?她快乐吗?她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人生、想要的爱情了吗?

  连剑垣正在思索这几个令人困惑的问题,老天爷好像在开他的玩笑一样,奇迹的回答了他心中所有的惑!

  他看到毓侬了!

  她在笑…笑得好开心!那是一种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他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美丽的笑容。

  当他将目光转移到毓侬面前的男人时,他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退了几步,必须扶着骑楼下的墙柱,才能够稳住自己。

  是唐瑞林和毓侬,他们终于在一起了!明明知道这是早晚的事,他还是震惊得无法接受眼前的景象。

  笨蛋!你这个滥好人,什么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后悔了,我不要放手!就算得不到你的心,要到你的人也好!我后悔了!我不要离婚,我更不想放弃你!侬侬…你从来没有爱过我,是不是?是不是?连剑垣石中-喊着。

  他怔怔地望着他们谈天说笑的模样,目光焦点全放在她的五官神色,她变胖了,丰腴的两颊让她多了一种成妩媚的风韵。

  眼前的景象像雾一样朦胧,他的眼睛微微感到润,却还舍不得移动脚步离开,原来心虽然痛苦难当,但眼睛还是连忘返,痴痴的看着她的一颦一笑。

  骑楼下行人来来往往,一个小女孩横冲直撞的撞到他,小女孩仰头看着那高大的身影,连剑垣猝然转醒。

  小女孩的母亲追过来,忙不迭的向他点头道歉。

  连剑垣抬手表示无所谓。微微地苦笑着,转身离开。

  餐厅里面。

  唐瑞林走出了离婚的霾,毓侬正专心聆听他谈着大学同学一起发生过的种种糗事。忍不住笑开怀,毕竟那是一段无忧无虑的人生阶段,回首过往,比较自己现在的心境和想法,毓侬才知道现在的她,是真正成长了。

  他无所不谈的说起过去的往事。

  毓侬欠了欠身,换了个较舒适的姿势,眼神不经意地飘出落地窗外。

  一个身穿红衣服的小女孩吸引住她的视线,她正想着,肚子里的孩子一定就像那小女孩一样可爱,倏地看见小女孩冲进一个高大的身影里。

  毓侬脸上的微笑-那间冻结起来!

  她正好看到小女孩的母亲上前致歉,连剑垣绷着脸,牵强的笑笑,匆匆地转身离开。

  “剑垣!”毓侬快速的站起身,嘶哑地低唤着他的名字,却看他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人中。

  看到连剑垣的那一-那,毓侬的灵魂也已经随着他的身影离开,顿时她像掉了魂一样,嘴里解释着唐瑞林难以理解的理由。

  唐瑞林关心的询问她,毓侬拒绝他的帮忙,强忍着不适,急急地向唐瑞林道别。

  她搭电梯回到公寓,她的手颤抖得握不住钥匙开门。

  好不容易回到自己的房间,她不倒卧在上,抱着枕头痛哭失声。

  “他回来了!他回来看我了!可是…他一定看到了我和唐瑞林在一起…剑垣,老天是不是在考验我们?是不是故意要把我们分开?为什么要让你一次又一次的误解我?你只是回来看看我的吗?你已经不在乎我和谁在一起了。毕竟我们离婚了,谁也管不了谁!不是吗?”

  客厅里,办公桌上的电话不断地响起又停、响起又停…

  许久以后,毓侬哭累了,撑起疲惫的‮体身‬,擦拭脸颊上的泪水后,强打起精神来到办公桌前。

  电话又再一次响起,毓侬清了清嘶哑的嗓子,接起电话。

  原来是一家瘦身连锁的分公司收到一批有瑕疵的产品,毓侬感到事态严重,急忙安抚抱怨者,告诉对方会即刻更换最新的产品,并附上几样推销的免费样品。

  她到仓库间整理货物,找到了要更换的产品,才发现上面叠了许多沉重的纸箱,她踩上小椅凳,两手抱起沉重的箱子时,脚踝突然一阵痛!

  “啊!”纸箱从手中摔落,打到了脚下的椅凳,毓侬跌落在地,痛得闷哼一声。

  她痛苦的抱着绞痛不已的小肮,一股惊涛骇般的恐惧袭击而来,她全身冰冷,害怕地喃喃自语:“不要…不可以…我的孩子,你还不可以出来,不可以…留下来…要留在妈妈的‮体身‬里面,不可以出来…还不可以…”

  她娇弱的身躯横倒在地上,突然间,腹部一阵撕裂般痛苦的紧缩,她闭着气忍住,感到手脚发软,怎么都无法站起身来,眼泪还来不及出,下一波的剧痛又开始袭来!

  连剑垣不知是怎么回到家的,一整个下午他都在虚幻迷茫的梦境里度过。

  他拖着无肋沉重的脚步,一步又一步的仿佛走到了无底深渊。他来到客厅,重重的摔下自己的‮体身‬,两手掩面,很想大声的怒吼出来,将所有的嫉妒和悔恨全部吐个痛快。

  “先生!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晚上要在家里吃吗?”老管家从厨房走出来,打断了连剑垣痛苦的思。

  他还是没有抬头,心情沉重得无法运转,只能用冷漠的沉默来回答。

  “你是不是去找太太了?你出去了一个下午,没有找到她吗?”老管家还不知道他们离婚的事,自以为只是小俩口闹情绪,谁都不肯低头认错,才会越来越疏远。

  等了半天,他还是沉默以对,老管家开始倚老卖老的说起教来。“不是我说你们,现在的年轻人都把婚姻当儿戏,一点都不尊重婚姻的誓言!像我以前,如果像太太这样离家出走,一走就是六个月,我肯定会被先生休掉的!可是…这也不能怪太太,那时候你要出国,她还急急忙忙地冲出去…她说…说要去把你留住,可惜她没有来得及找到你,回来的时候,那失望的模样连我看了都不忍心!其实你们都不对,结婚才不久,怎么可以分开这么长的时间?平常的夫也没有…”

  连剑垣听到了老管家的话,猝然抬头问:“什么?我离开的那天,侬侬有去机场找我?她说…她想留住我?我怎么都不知道?”

  “我记得了…那天早上,她一起来就冲出门,回头跟我说要去机场把你留住,我都来不及给她看你写的信呢!”

  连剑垣回想起那‮夜一‬的绵后,他看着沉睡的侬侬直到天色渐白。

  他害怕侬侬醒来时的眼神。害怕侬侬又会像第一次那样气愤的指责他的行为。他记得自己才对她发过誓,不会再伤害她了,想不到话才说不到几天,他又违背誓言。

  天刚亮的时候,他一个人独自坐在饭厅的桌前写下离婚的那一封信。

  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毓侬竟然会去机场找他!他作梦也没有想到,毓侬竟然会主动想要把他留下!

  他做错了!想错了!千错万错的是他先放弃了!他不应该离开,他不应该一走了之!侬侬一定恨死他了,一定不能够原谅他!他们都太害怕让对方再次受伤,这爱情得来不易,就是因为它太过珍贵,才会如此害怕失去;就是因为他们都太爱彼此,才会以为退一步是成全对方。

  连剑垣才刚刚站起身,袋里面的‮机手‬就响起!

  “喂!”

  “是连先生吗?我是雅卉!你今天有去找侬侬吗?”雅卉的声音透着焦虑的心情。

  “有…可是我们没有见到面。”连剑垣说。

  “这样吗?我打了一个下午的电话,办公室都没有人接。刚刚客户打电话来,说一直在等侬侬送货过去,他们等了一个下午,都不见侬侬的人影!连先生,我好担心!我和小湘都还在南部赶不回去!”

  “雅卉,冷静一点!你是担心侬侬会出事吗?我中午有看到她和唐瑞林在一起,所以我才会离开…”

  雅卉马上接口:“怎么可能!侬侬一直都没有和唐瑞林联络过,小湘说唐瑞林现在有女朋友了,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连先生,你不要再误解侬侬了。”雅卉等了几秒,听不到连剑垣的响应,又问:“那么你有看到侬侬是不是?”

  “有,我看到她在餐厅…”

  “那么你没有看出来她怀孕了吗?”

  “什么?”连剑垣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

  “侬侬怀孕了,已经有六个多月了!她…”

  “六个多月…”连剑垣脑中轰地一声,好似有一道白光闪过,-那间记忆里涌上了他离开前的那‮夜一‬。只感到全身的血不断地往脚下窜。

  “对!连先生。你现在赶快到办公室找侬侬,她一定是出事了!”

  雅卉的话还没有说完,连剑垣已经冲出了门外。

  连剑垣破门而入的时候,就看到毓侬‮体身‬蜷缩、两手捧着小肮昏厥在地。他倒一口气,惊恐的一个箭步上前托起她的‮体身‬。

  “侬侬!你醒醒!振作点…”连剑垣轻唤着她,颤抖的手指抚过她柔细的脸庞,她的脸像被光血似的惨白。

  毓侬蒙蒙——的伞张开眼,手缓缓地抬起,又无力的放下。“剑垣…救救我的孩子…我不想失去他…我已经失去你了。我不能再失去我们的孩子了…”

  “不会的!孩子会没事的…我回来了,我回到你的身边了,不管你心里还爱不爱我,我都不想放弃了,侬侬…”他抱紧她,让她贴在他的口,一鼓作气的将她从地上抱起。“我们马上到医院去!你要撑住啊!”毓侬生下了一个早产女婴,由于体重太轻又不足月,医院将婴儿放在保温箱里。

  小女婴‮体身‬弱小、呼吸微弱,但为了生存仍然奋力的呼吸,小小的心跳声都是生命的奇迹。

  毓侬在病房中醒来,睁开眼睛就看见连剑垣关切的神情,他在病旁守候了一整个晚上,清晨当毓侬醒来,他随即上前探问:“侬侬,你醒了!”

  毓侬在昏昏沉沉中想到孩子的提前出世,猝然惊惧的要坐起身。“孩子!我的孩子…”

  连剑垣按住她的肩膀,细哝软语的说:“孩子没事,她现在在保温箱里,先要观察四十八小时,她就像她的妈妈一样,非常的坚强,很想靠自己的力量努力的呼吸,用力的生存…”

  “我想看她…”毓侬红着眼眶恳求着。

  “侬侬,你才刚开完刀,不能移动的。”

  “我自己去!”毓侬撑起‮体身‬,强忍住伤口的剧痛。

  连剑垣看见毓侬的决心,一种天赐的母光辉映照在毓侬苍白的脸庞,令他一阵悸动,于是抿着嘴,不发一言,将毓侬从病上抱起。

  两人带着难丛百喻的激动心情来到育婴室的玻璃窗外。育婴室的另外一个房间放着几个保温箱,连剑垣低头告诉毓侬:“里面靠窗户的那个保温箱里,是我们的小女儿!她很勇敢,打了好几针,虽然连哭的力气都没有,可是她的心还是很坚强的跳动着…”

  毓侬怔怔地看着小婴儿沉睡的姿势,斜倚着头,哽咽的说:“她好小…”

  “是啊!她好小,但她是我看过最美丽的宝宝。”

  “对不起…妈妈没有好好保护你…”毓侬对着保温箱里的孩子说。

  “你放心,医生说孩子的生命力很强,用心照顾,很快就能够达到正常的体重。”连剑垣细细的转述医生对他说过的话。

  毓侬痴痴地看着小女儿,须臾,腹部开刀的伤口一阵剧痛,她拧起眉,紧紧的抓住剑垣的手,努力攀附在他的前,让他成为她心灵最坚强的依靠。

  连剑垣任她抓住他结实的手臂,问:“你痛吗?”

  毓侬咬紧下,倔强的‮头摇‬。“我要再多看几眼,她好可爱…好勇敢…”她泪眼蒙的对着育婴室的保温箱喃喃地说:“小宝贝,你要加油哦!妈妈在这里陪你,不要放弃…加油…”

  “小湘和雅卉在午夜赶回来,她们一直等你到清晨,我看她们都很累了,所以叫她们回去休息。我想,她们等一下就会来看你了。”连剑垣说。

  毓侬正想说什么,腹部的疼痛又加剧了,她手指紧抓住连剑垣的手臂,让他体会到地正在承受的痛苦。

  连剑垣深知这个时候并不适合多说什么,只有轻声的对她说:“我们回病房吧!”

  他将她抱离开,毓侬已经痛得无法回答。

  毓侬昏睡了许久。

  当她悠悠醒来时,张开眼睛却看不到心中最想见的人。刚刚在脑海中的影象,难道只是一场梦而已?

  “侬侬,你醒了!伤口还痛不痛?”雅卉第一个发现毓侬清醒了,她上前询问毓侬。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害我差一点当不成姑姑!”小湘情急的说。

  雅卉用手肘用力撞了小湘一下,小湘痛得哀叫出声。“啊!雅卉!你干什么撞我?”

  “你不要这么乌鸦嘴好不好?别忘了宝宝还在保温箱里。”雅卉回头低声的说。

  小湘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闭嘴不再出声。

  “侬侬,我们来的时候有去看过宝宝了,她好可爱,护士说,宝宝的情况已经稳定了。”雅卉说完,回头拿出一个保温瓶。“我们煮了一锅鱼汤来,对伤口复原很有帮助,要不要趁热喝一点?”

  毓侬摇了‮头摇‬,眼眶竟然红了起来!

  “怎么了?侬侬…你怎么哭了?”小湘着急地问。

  毓侬微张开嘴,又闭上,颓丧的转开睑。

  雅卉善体人意,早已猜出毓侬心情难过的原因。“侬侬,连剑垣已经一天‮夜一‬没有睡觉了,他一直都守在你的身边…”

  毓侬听到了雅卉的话,目光缓缓地对上雅卉的双眼。

  雅卉又说:“医院的事情都是他在打点,我们一来,他看你还没有醒来,就代我们照顾你,自己匆匆忙忙的出去,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

  “看到连剑垣那担心的模样,连我都觉得好感动…虽然他离开这么久,可是我看他是真的没有忘记你。”小湘又开始发表高见,这次雅卉并没有反对她。

  “侬侬,他是爱你的!我现在才知道,他并没有真正放弃过你。”雅卉坐在沿握紧毓侬的手,殷切的说着,看见毓侬专注的眼神莹莹地泛着泪光。

  “可是他…”他还爱我吗?如果不是因为孩子的缘故,他还会回到她的身边吗?毓侬很想问出口,但是强烈的自尊让她开不了口。

  雅卉深思了许久,终于说:“侬侬,你们都不要再逃避了!他如果不爱你,就不会千方百计地想娶你;他如果不爱你,就不会想尽办法给你一个开创事业的机会。他就是太爱你了,才会想要你幸福。”

  毓侬迟疑地问:“什么?刚刚你说什么开创事业的机会…”

  雅卉轻笑一声,再也不想隐瞒。“你们以为我那么厉害,能够拿到这种全球知名产品代理权吗?从你和连剑垣结婚的第一天起,他就不断的想帮助你‮立独‬,帮你设定自己的人生方向,老实说,没有连剑垣,你到现在可能还是一个躲在温室里的千金‮姐小‬!但是,侬侬,你也没有让大家失望过,你一直很坚强的想证明自己的能力,我们大家都看到了你的努力。连剑垣只是帮助我们起个头而已,后面的成果,都是我们用心经营得来的!”

  毓侬轻轻地说:“我怎么都不知道…”

  “我只知道,虽然他离开了你,可是,他从来没有停止爱你啊!”雅卉说出所有人都已经深刻体会的结论。

  在医院,连剑垣从育婴室走回来。

  他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病边俯看着毓侬,轻轻托起她的手贴在脸颊边,久久都-不开目光。

  他们如此贴近,他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感受她口起伏的心跳,这样接近她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好。躺在面前的女子。是他一生中最眷恋的美梦。

  毓侬‮体身‬移动了一下,她微微张开双眼,看见连剑垣停格似的痴痴望着自己,半晌无语。

  “剑垣…”经过了那么多的历练、那么长久的等待,让她学到了一课,爱!就要让对方知道,不要等到造成了遗憾,回头一看,已经无法收拾,更不能重来了。

  “我刚刚和小儿科医生谈过了,宝宝现在很稳定,不久就可以把她送出保温箱了。”

  毓侬抿着嘴,喜悦的点点头。

  “我刚刚到陈律师的事务所…”他话说到一半,回头从一个大信封袋里出一张文件。“我去拿这份离婚协议书,陈律师很尽责,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好了!可是我觉得一点都没有必要了。”连剑垣一说完,随即将纸张撕成两半。

  离婚是毓侬先提出来的,说完她就已经后悔,可是却让连剑垣误以为她想要离开这个让她不愉快的婚姻。再加上连剑垣听见唐瑞林离婚的消息,他终于答应离婚,成全他们。

  现在他才知道,他们都错了!就是两人都太爱对方,才会顾及太多、设想太多,以致造成了太多的误解。

  连剑垣握着她柔弱的手,反反复覆的亲吻着。

  “你…你还会再离开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连剑垣猛摇着头说:“不会!我永远都不会离开,除非你…”毓侬不再顾及、不再迟疑,口说:“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和你离婚!我说出口的那一天:心情很冲动、很复杂,但事后我就后悔了,因为…因为我早已经爱上你了!”

  他用亲吻她的手来做响应。他等得太久了!终于亲耳听见了她说爱他。

  他眼眶中含着泪水,掩不住埋怨的说:“侬侬,你应该告诉我怀孕的事情!只要你一通电话,我就会马上回到你的身边。如果、如果那个早上…你来得及留我,我绝不会离开…我以为你还忘不了唐瑞林,我以为爱你,就应该成全你。”

  “傻瓜!亏你那么聪明,为什么投资那么多的感情以后,还要放弃呢?我想等

  你主动回来找我!如果你不回来,我就永远都不告诉你孩子的事情。我不想用孩子这个理由求你回来…”她固执地说。

  他低头轻轻地啄一下她的额头,低声的说:“我知道,谢谢你…”“谢我什么?”

  “谢谢你把孩子留住。”

  她长叹一声:心想,一切都过去了,这分开后的日子就像作了一场梦般,他就守候在她的身边,好象他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本来…我以为自己可以一个人扶养小孩,我以为自己什么都办得到!哪里想到,我的心还是这么依赖你、还是这么想要你。当我在餐厅看到你离开的时候,我的心好象又死了一次,我以为你又误会我和唐瑞林之间的关系,我以为…你从此再也不会回到我的身边了。”

  连剑垣感到握着的手不断地颤抖,她声音哽咽的述说,她的眼泪晶莹剔透的滑下。他伸手轻柔的抚过那热烫的泪水!

  “不会了,不管如何,我都不应该先放弃你,我应该要相信你的。侬侬,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他在她的凝视下轻轻地承诺着。

  他们之间有好多话想说,他怔怔地看了她许久,终于展颜笑了开来。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张大眼睛说:“对了!我们都还没想好要替宝宝取什么名字呢!”

  “我也还没有决定,我和小湘、雅卉已经列了一大串名字,却不知道要选哪一个好。”

  “哦!可不可以也让我加入挑选的行列?”

  “当然可以,可是我想小湘和雅卉已经把女生名字都淘汰光了,你可要费一番心思了!”

  “是吗!可是她们是姑姑,只能负责取小名。”连剑垣的语气带点嫉妒和蛮横。

  “你好霸道!小湘和雅卉知道会骂你的。”

  “我才不管她们怎么想,名字是要用一辈子的,可要好好的想想,否则将来女儿会埋怨的。”

  “都没有取好,你就想那么远了!”毓侬可以想象得到连剑垣会是一个宠爱孩子的父亲,她心里怀感激,庆幸这孩子将有个圆幸福的家庭。

  毓侬笑了!笑得好开心!那是一种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连剑垣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美丽的笑容。

  原来这是充母爱光辉的微笑,他终于懂了,那天在餐厅看到的笑容,就是一个母亲对创造生命感到骄傲的微笑。

  他忍不住内心,吻住了她的瓣。毓侬感受到他手臂的力量,他的吻还是如此灼热磨人,他的拥抱还是如此狂野热情,她回揽着他的臂膀和颈项,感觉自己好像要融化在他浓烈的爱情里。

  当他的意犹未尽地退开来时,毓侬凝望着他问:“你还会像从前一样再爱我一次吗?”

  “会!我会爱你更多,一直到永远。”他毫不迟疑地说。

  太完美了!这不就是她一直在追求的完美爱情吗?原来在许多遗憾、误解、伤害和等待之后,苦尽笆来的感情,才能够更凸显爱情的完美和‮实真‬。

  静静的冲击着彼此的心灵,眼前的云雾仿佛全都退了开来,窗外的天空一片明朗碧蓝,阳光暖暖的照耀在两个浓得化不开的身影上。

  【全书完】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再爱我一次   下一章 ( 没有了 )
孤男寡女冷香炽情想爱你就爱你都是诺贝尔的代班新娘玫瑰情吻君怜流云从不说爱我姊弟恋成痴雕琢爱人
免费小说《再爱我一次》是由作者羽柔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言情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十章及再爱我一次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言情小说再爱我一次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3mao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