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拐处男 第十章
三毛小说网
三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三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诱拐处男  作者:俞萱 书号:46557 更新时间:2020-5-6 
第十章
  厉云刻意一大早守在元青睐门口,等着她走出来。

  当她穿着一身合身的套装走出来时,他才知道,其直自己仍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他咬咬下,恨恨地在心里咒骂自己没用,然后族身又往回走。

  元青睐刚好看到厉云背对着她离开,落寞的情绪占心头,眼睛顿时蒙上一层愁绪。

  打从一开始,他们就是在没有感情为基础的情况下上了,理所当然的,他会把她看得很不堪。

  一句“能够和任何男人上”就足够毁掉两人之间所有的一切。

  虽然他们相处的情形从未“平静”过,但私底下该有的默契还是在,那应该是不需要完全说明的。

  可是,只因她让Ray到她家,他就可以把她说得这么不堪吗?而她也好恨自己为什么还会那么在乎他。

  他值得她爱吗?

  这问题一直盘据在她脑海里,可她一直很疑惑,理不清这个答案。

  如果,他对她有一些感情存在,那么,那天他也许就不会说出那么伤人的话了。

  所以,可见他对她根本是没感觉的。

  她是能够碰他,但那又如何?那并不表示他就喜欢她,甚至是爱她啊!

  在她的记忆里,两人好的时候多半是处在情狂中,坏的永远占去两人相处时间的一半以上。

  他从小就无法碰亲人以外的女人,以至于当他知道能碰她,而且被她碰也不会起红疹子的情况下,他才会如此毫无保留的宣望。

  他从没有碰过女人的‮体身‬,甚至连小手也没牵过,所以一知道能碰她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是很自然的,她并不怪他。

  但是,她恨他将她说得如此不堪,好像她天生就是个女,能够和任何男人上

  想着想着,元青睐的眼中出凄楚、落寞的神情。

  只有不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如此伤一个人;而他从来没爱过她,所以能毫不考虑地以这种方式公开的羞辱她,让她在社区里抬不起头来,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她和他上过三次

  雾气溢眼眶,她觉得自己又快哭了。

  不能哭!为什么要那么没志气?哭什么哭啊?

  元青睐深一口气,膛,昂首阔步。

  没关系,就当自己是上了贼船,爱错人了!她这么安慰自己。

  他从未知道她爱过他也好,免得让自己陷入更难堪的境地,让他更有话好来羞辱她…

  原先因缺乏勇气而往回走的厉云,此刻回传过身来,看到元青睐瘦削的臂膀时,他心口便忍不住酸溜起来。

  他好想跑过去抱住瘦弱的她,将她纳人怀里好好地吻个够,然后求她原谅他的口不择言。

  他就是因为太爱她,太重视她,所以才会伤她太重。

  也因为他不懂得如何处理感情的事,鸯钝得像是一头笨牛,固执、自尊心太强,才会不敢勇敢地要求她的原谅。

  他真是该死!由她的背影,他好似看见元青睐拿出手帕在擦拭自己的眼睛,他直觉认为她是在哭,于是,他冲动的想奔到她身后一把将她搂进中…

  可是,他的步履却显得异常沉重,心里甚至失去想奔过去的勇气,只能杵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久久,然后不舍地旋过身去继续离开。

  她不该在他那么伤她后,心中还那么爱他啊!

  元青睐转过身看着逐渐远去的修长身影,感到哀伤难过,却又恋眷不舍。

  真是该死!她为什么会一直哭个不停?

  她忿忿地擦拭着一再出的眼泪,让整个眼眶。鼻头都是红的。

  她现在这副模样肯定不能见人,如果到公司去,也肯定会被Ray笑死。

  该死的Ray,都是他的错!她会被这么羞辱,都是他的错!

  转过身来,她加速离去的步伐。

  或许…两个人会就此成为两条互不错的平行线,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没有任何集吧!

  “你还不打算和他和好?”傅磊坐在桌子边缘,手中把玩着小小的陶土玩偶。

  元青睐眯着眼瞥他一下。“你管得真多。”然后又继续手中的工作。

  “同事之情嘛!多关心一下,省得你又说我冷血。”

  元青睐拿着圆形的小放大镜在底片上一格一格的观看。

  “你好像分不清什么是关心,什么叫好管闲事。”

  “知道阻断你和他的姻缘时,我很认真的检讨了一下,最后得到一个重点,那就是厉云在吃醋。”他抛起手中的玩偶,一副轻松自若的模样。

  “什么叫我和他的姻缘?不懂中文就别用!”元青睐脸红了,却不知是被气红的,还是羞红的。“而且厉云也不可能会吃醋。”

  对她没有任何爱意的人,怎么有可能会吃她的醋?

  “你怎么知道他那种行为不是吃醋。”傅磊继续玩抛接游戏,玩偶每次都有点危险地被他及时接住。

  “他那不是吃醋,那是他刻意要羞辱我。”元青睐出一张底片,然后又换另一份新的底片。“他从头到尾都没喜欢过我,羞辱我只会让他觉得生活美好、愉快罢了,至于你所谓的吃醋,我看他这辈子都不可能会遇上。”

  “你对自己也太没信心了吧!我看他好像喜欢你的。”

  元青睐“暂时”放下手边的工作,不慌不忙的拦截下博磊手中把玩的玩偶,顺带瞪了他一眼后,又继续工作。

  “你若喜欢一个人,会这样伤害她吗?”

  “呃…”傅磊面有难,不知该如何回答。

  “被我说中了吧!所以,别再替他说话了,省得我把你轰出我的办公室去。”

  “好好好,不说就不说,反正你自己最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扬扬手,站起身往外走去,几步之后又旋过身。

  “对了,你爹地回‮国美‬,你确定不跟着回去?”

  元青睐抬起头看着傅磊。“你干嘛忽然这么问?”

  傅磊耸耸肩。“没事呵!想跟你一起去送机,所以先确定一下。”

  “等我被总编赶出报社后,我自然会回‮国美‬去。”

  “意思是,你还会留在‮湾台‬罗?”

  “对。”元青睐放下手中的放大镜,挑眉斜着傅磊。“Ray,你问那么多要干嘛?”

  “没事啊!只是想确定一下你的动向,看看我的头号死对头还会不会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傅磊扯出一抹顽皮的笑颜。

  “Ray!”元青睐随手拿起废纸成一团往傅磊的方向扔去。

  傅磊一个闪身,躲过朝他扔来的废纸团。

  “哇!竟然拿垃圾丢我。”他哇啦哇啦叫。

  根本就没丢中他,怎知傅磊还是故作夸张的拍拍身上的衣服。

  “去死啦!”

  “是是是,我去死你就高兴了。”傅磊齿一笑。“对了,你爹地后天几点的飞机?”

  “下午三点啦!”

  “那我们约在机场大厅见罗?”他潇洒的朝她摆摆手。

  “你就不会一起载我到机场去啊?”

  “还要载你啊!”傅磊一副很委屈的样子,噘着嘴道。

  “顺便替我爹地拿行李,载我们一起去机场。”

  “我包载送,还要包做行李小弟啊!”博磊不地叫嚷。

  “废话!”元青睐又扔了一团废纸团,又被傅磊闪过。“反正我会和我爹地说好你会来载我们,你最好是准时到饭店。”

  仗着自己的父亲是傅磊的偶像,元青睐有恃无恐地命令起他来。

  “你太会算计人了。”

  她朝他做了一个鬼脸;“你管我!”

  看见她的元气终于恢复了一点,傅磊放心不少,微笑道:“好啦!我会准时到的啦!”

  “最好是这样。”目的达成,元青睐低下头继续未完的工作。

  星期三,元东仁回‮国美‬的时间。

  提早一个小时半,傅磊载着元东仁和元青睐一起到机场,将行李先送到航空公司柜台托运,三人便在大厅坐着,等厉家的人到。

  看着机场来来往往的人群,有人悲伤、有人欢乐…元青睐弯下,手支着下颚,轻松的看着这些芸芸众生。

  “青睐,真的不和我回去?”元东仁用手指笼溺的轻梳元青睐的短发。

  “爹地,你不是常告诫我,做事要有始有终吗?”元青睐接过父亲手中护照。“爹地,我帮你拿。”

  将护照递给元青睐后,元东仁开口道:“我知道,但是爹地一个人也是会寂寞的啊!”元青睐撒娇地靠着元东仁的手臂。

  “那不正好,让你有时间、有理由寻找第二。”她促狭的说。

  元东仁轻笑,捏捏她柔柔的脸蛋。“真是不乖。”

  “冤枉啊!你到哪儿去找像我这么乖的小孩。”她淘气地挽住元东仁的手臂,两人的模样像极了一封情侣。

  不过,这也得归功于元东仁那帅气,见不到岁月痕迹的英俊脸蛋。

  元东仁爱怜地以自个儿的脸颊贴着元青睐的脸颊,动作间弥漫着浓浓的亲情。

  好一会儿,厉家的人终于到了,只见于柔手里拿着手帕,频频拭着眼角的泪水。

  “东仁,真要那么赶的回‮国美‬?不在‮湾台‬多停留几天吗?”

  “小柔,‮国美‬那边的出版商还等着我的稿子,档期都排上了,我得消假回‮国美‬丢赶稿子,否则档期就要开天窗了。”

  “可是…在‮湾台‬一样可以赶稿嘛!”于柔百般不愿意元东仁,这么早就回‮国美‬去。

  元东仁笑笑。“我知道老朋友多年没见,要分离总是有些难舍,反正我是住在‮国美‬,又不是外太空,有时间,大家一起到‮国美‬来玩玩嘛!我做东,好好带着你和厉豪到处去玩。”

  厉豪搂搂爱。“别哭了,真是难看。”听起来像是抱怨,其中却充无尽的宠爱。

  于柔拼命的拭着泪水。

  元东仁见状又道:“青睐在‮湾台‬工作,我会三不五时回‮湾台‬来看她、看看大家的。”

  “对啊!爹地他要是敢不来看我,我就会不要他了!”

  元青睐的话语终于让于柔破涕为笑。

  “我真是越看青睐越喜欢,干脆给我当媳妇好了。”乘机说亲,于柔真是片刻机会也不放过。

  “好啊!好啊——”

  “爹地!”元青睐娇羞地阻断元东仁的话。

  “哈——”一群人笑开了。

  从一见到厉家人开始,元青睐就特别注意有没有厉云的身影,可惜,在追寻不着他的身影后,她落寞地低下头。

  博磊细心地发现了她的神情举止,凑在她耳边道:“在等厉云来?”

  元青睐红着脸,狠狠的瞪着傅磊那似笑非笑的脸。“少惹我。”

  两人看似亲密的举止并没有逃过所有人的眼睛,当然,匆匆走来的厉云也没有忽略掉。

  厉云的脸色时变得很难看。

  “云,你怎么到现在才来?”厉宸皱皱眉,不过,看在厉云的脸色比他还难看的份上,他也就收敛了些许怒气。

  元青睐带着爱慕的眼看了厉云一眼后,随即转向别处,明显的是在逃避厉云朝她投过来的热切神情。

  厉云看见元青睐手中的护照,心中开始焦躁不妄。

  “公司临时有事。”原本是不想来的,但自己的心不容许他退缩,一抹突来的不安迫使他立刻丢下正在开的会议,丢下公司所有高级主管,在他们愕的目光下匆匆离开公司。

  众人明显的看见小俩口之间的别扭,纷纷开口。

  “东仁,那我们先上二楼出境厅吧。”厉篆挽着于柔的手,因为感受到于柔施加在他手臂上的力道,所以他适时的开口。

  “好。’

  元青睐跟上所有的人,打算往二楼的出境大厅走去!但才走到手扶梯口,便被人拦截,然后被拖到一旁的柱子边。

  待她回过,整个人已被一道的阴影复盖,厉云h正以极度亲密的举止将她困在他与柱子中间,双肾抵在她的耳旁,他那双带着困扰、哀愁的眼眸,让人无法漠视。

  “你…你相干嘛…”

  “你和那个男的究竟是什么关系?”其实,他并不想问这句话的,他想说的是——别走!厉云心里懊恼不已。

  元青睐铁青着脸。

  “你就是想问这句话,”他竟然不是要求她留下来!

  “没错。”天哪!她好美,气息是如此的香甜,让他好想拥在怀里,好好抱个够!

  “我和他的关系跟你又何干?”想起他那些羞辱她的话,她恨不得能再赏他一巴掌。

  “怎么会没有关系!”他大声叫嚣,引来路人的侧目。

  “你想丢脸也别拉着我。”她挣扎着想离开他令人想依偎的铜,奈何每一个动作他总有办法制止,现在,她的双手皆在他的掌握之中。

  如此的箝制对学过柔道的她来说,要逃脱并不是难事,但她不想挣脱。

  “和我在一起就是丢脸,和他就是幸福?”厉云不服气地大叫,他发觉自己又快要失控丁。该死的!她的红就一定要这么人吗?

  “是谁让谁丢脸请你搞清楚!在社区里,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声的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甚至刻意让大家以为我是个下的女人,只要是任何男人都可以!这样不是羞辱吗?”她又哭了!真是讨厌,为什么又要哭了…

  “别哭…”他抬手想拭去滑落在她脸颊上的泪水,可是她别过头去,不让他碰触到她。

  他握紧拳,极力压抑自己丰沛的情感。

  “放开我。”

  他的心如困兽般地不断挣扎。“你知道我不能。”

  “没有什么事是你不能的,你可以那么狠心的羞辱一个女人,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她不想哭的,可不如为何就是忍不住。

  “你明明知道我在吃醋——”

  “我不知道!”她吼了回去。“你说过喜欢我的话吗?我不会称那些伤害我的行为叫做吃醋,因为那叫刻意污辱!”

  “青睐——”他心急的叫唤着。

  “不要叫得那么亲热,我们的关系仅止于朋友。”

  “你明明知道我对你的感情——”

  “抱歉,我不知道。”

  “你知道我是喜欢你的!”他的眉头拢得非常紧。

  “感觉不出来。”她冷哼一声。

  “青睐!”他朝她大吼。“你看清楚我!请你看清楚我!”

  元青睐也毫不逃避地正视他的双眸。“然后呢?”她要求自己要冷血,否则会再受到另一次的伤害。

  厉云突然觉得心冷了。“难道你真的感觉不出来我眼都是你吗?”

  “如此就可以让你为所为的伤害别人?”她真的气极了,所以不想原谅他。

  “青睐,不要这么小心眼。”他毫不考虑地口而出,然后才发觉自己又说错话了,但已经来不及了。

  “放开我!”说她小心眼!究竟是谁小心眼?她和Ray在一起,凭什么就要被他说得如此不堪?

  “不放。”若他一放手,她就会远离他,所以,他说什么都不能放!

  “放手!”她气极了,努力挣脱一只手,然后一个甩身,在厉云还不清楚状况时,他的身已飞过天际,狠狠地往地上摔去。

  “痛”

  背部先着地的他,痛得哀嚎不已,一旁的人也停住了动作,往他们这边看来。

  元青睐涨红着脸,毫不犹豫地往手扶梯跑去,厉云立刻踉跄的起身,紧紧的追了上去。

  就像警匪追逐战一样,厉云紧紧的迫在元青睐身后,拚了命地喊她的名字,每个人都以为出了什么事,纷纷投以错愕的目光。

  “青睐!”该死的自尊心!为什么他就是不开口留下她?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他爱她呢?

  元青睐闪躲着电梯上的人,娇小的身影在手扶梯间奔窜,而厉云紧追在后,高大的身影没有元青睐这么俐落,处处受阻。

  好不容易离开了手扶梯,眼看着元青睐就要奔向出境大店的人口处,厉云心急的以所有的力量大吼。“我爱你!”

  元青睐停住步伐,全身皆因身后的大喊而微微颤抖。

  大厅里的人都停了下来,连航警也都纳闷的看着两人,大家都以为是哪家电台在拍连续剧,纷纷仁足观看,但是看到两人并非平熟悉的演员时,又惊疑不已。

  “青睐,我爱你。”厉云慢慢的朝她走去。

  站在出境处等着两人的一行人,皆抱以看戏的心情,开开心心地看着他们最希望发生的爱情戏码上演。

  元青睐迟迟不愿再转过身去,只是将垂放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拳。

  厉云以为她还不愿原谅他一时因醋意而起的口不择言,只好以哀愁的语气要求。

  “请你不要走,不要回‮国美‬去。”

  许久,大家都在等着进一步的发展时,元青睐出声了。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她的声音暗哑许多。

  “原谅我的口不择言,原谅我先前所有的错,因为发觉自己已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你,甚至被你的一言一行所吸引,一时之间,我真得无法去接受。”他“原谅我的口不择言,原谅我先前所有的错,因为发觉自己已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你,甚至被你的一言一行所吸引,一时之间,我真得无法去接受。”

  他走到她的身后,柔柔的感嗓音不慌不忙地响起。“过去的我,是个不近女,生活如同和尚般的男人,不曾对哪个女人动过感情,唯独你,我的青睐,你医治了我的心,拯救了我的灵魂,让我寻回正常的自己和人生。”厉云的一席话,让在场的人皆投以倾心的眼神和缓缓的叹息。“请你转身看看我。”他扳过她的‮子身‬,在见到她那令人怜惜的泪容时,他心疼不已。

  “我又把你惹哭了是不~~~”他擦擦她的泪。“我真该死。”“别在说了。”她早就被他收服了,谁教他那么会说话,花言巧语的能力比她这个做记者的还厉害,不心折都不行,不是吗?“青睐~~~”他煞眉,以为她还是不原谅他。而元青睐却突然一个抢先,主动献上温热的吻,封贴住他感的薄;感受到她的主动,厉云的一颗心总算‮定安‬了下来。细细品味思念已久的红。四周响起了欢呼的声音和开心的笑声——

  “东仁,我看你可能又得迟些回‮国美‬了。”厉豪顶了顶好友的手臂。元东仁微微一笑,心里想着,他终于把“女儿”送出去了。“是啊!”最高兴的莫过于厉宸和于柔,至少厉宸可以口气,短期这内不会被婚了;而于柔是欣喜异常,心想,再过不久,或许就有小孙子可以玩了。傅磊则玩味儿地摸摸下颚,似乎在打什么主意。嗯——

  厉氏集团总经理厉云和美籍记者元青睐的世纪大婚礼,‮湾台‬难得一见的政商聚集,由美籍记者傅磊独家全程报导~~嗯嗯!真是个好标题,看来,‮湾台‬最有价值,也最大的头条被他抢到手了~~~(完)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诱拐处男   下一章 ( 没有了 )
情诗无名再爱我一次孤男寡女冷香炽情想爱你就爱你都是诺贝尔的代班新娘玫瑰情吻君怜流云从不说爱我
免费小说《诱拐处男》是由作者俞萱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言情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十章及诱拐处男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言情小说诱拐处男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www.3maoxs.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