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娶之有道免费阅读推荐
三毛小说网
三毛小说网 穿越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竞技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乡村小说 军事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耽美小说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奶孙乱情 放纵小镇 娇凄出轨 母爱往事 悖伦孽恋 上门女婿 艳福不浅 家庭乱史 梅雨情结 邻家雪姨 完本小说 热门小说
三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娶之有道  作者:沾衣 书号:8509  时间:2017/2/1  字数:8156 
上一章   ‮章五第‬    下一章 ( → )
B市天黑得早,刚刚六点,屋内便昏暗一片,唯有窗外月,和着城市霓虹透过铝合金的窗子照进来,洒成一室清幽。

  清幽,是的,清幽。月光照在屋内各处,白色的月光,白色的玉光。这屋中,晶莹之光闪动,桌上几上台上架子上,四处都是玉,大的小的,成形的不成形的,散放的带座的,整间屋子完全浸在玉光之中。

  屋中,除了玉器之外,便是一些奇怪的东西。有一架带着皮带、磨头和轮子的机器,形状很奇怪,秦清甚至在猜想那是不是纫机;旁边还放着一些奇怪的锯、锥子大大小小的像陀螺的轮子、一堆锤子砂纸甚至桌子上形状各异大小不同的刀子。桌上除了一些七八糟的金属工具,剩下的就是玉,有几块成块的玉料,也有一些成形或半成形的玉雕。

  玉雕…秦清进了屋,走近桌子。再一次的,她愣住了。

  她记得飞和她提过,温海东的画风更接近于雕塑。直到此时,她才真正明白这句话。

  她看到他笔下的重峦铺在白玉上,叠翠成了其上俏绿一,竹身的晶莹是玉的透剔,泉的温润是玉的膏脂,他笔下的世界,生动立体地浮了出来,站在她面前。

  而他画中的境界,在这玉雕中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那一件件小小玉雕,竟似蕴了另一个世界。那山,是他中绵延;那树,是他志向冲天;那竹,是他拔不弯;那泉,是他沉稳内敛;而那…

  而那莹白雕像,是否,是他爱情牵?

  长长的发,潇洒的笑,这座半身像的原型是她最熟悉的人之一,她岂有不识之理?何况雕这雕像的人将她的神情表达得如此完美,便像是她站在那里,静静看着秦清一般。

  秦清拿起雕像,不大,她甚至可以一只手拿着。她的手轻轻掠过雕像的线条,好友长发素来柔顺,便如这玉质。慧黠的眼盯住她,明明是雕像,却笑得灵动。

  辛筱瞳,她的好友,叫她丈夫“温大哥”的人。

  秦清握住手,握紧玉像,心中百味杂陈。

  “放下。”声音清冷,门口不知何时多了个人,昏暗中只能看清他僵直的身形,却不见他的神情。然而,这声音,已是她不曾听过的寒冽。

  “筱瞳要是看到一定会很高兴,怎么不拿给她?”秦清在听到他的声音后便转了身,背着光,眼直看着他。张开口,说出的却是挑衅。

  昏暗中的眼一黯,然后竟是怒光:“我允许你进来了吗?”

  秦清正视他的怒火,居然笑了出来:“夫财产共享,我有权进入我家的任何一间屋子。”管法律是不是这么规定的,她就不信他会定她个“擅闯民宅”之类的罪名。

  “你我的夫是假的。”温海东冷冷提醒。

  “谁说的?结婚证签了户口迁了,再真不过。”

  “哦?那就是说我可以要求你履行夫义务了?”温海东慢慢走近,脸从昏暗后渐渐清晰,这样冷的语气,配上的冷笑却不够温度——他太习惯于温和一笑,以至于其它的表情都输给了温和。

  温海东站在秦清面前,两人贴得如此之近,秦清甚至有点窒息感。温海东抓住她的手,带点急切暴的,吻住她。

  秦清睁着眼,清澈的眸子对着温海东。温海东目光一缩,心中竟是慌乱。他闭上眼,舌将自己的‮情调‬功力发挥到极限。左手握住她的右手,右手不规矩地在她身上游移,略过女孩身上细的肌肤,轻易到达显然已不是女孩的部位。手微微收拢,握住她的盈然,却也握住她的心。滚烫的灼热瞬间穿过他手心,烧到他的心。

  心猛烈地跳动着,她的和他的。他微微睁开眼,眼前仍是那对清澈如水的眸。用力合上眼,袭向她脖颈,右手的挑逗中,左手缓缓分开她右手。

  “我不会再上当了。”女孩忽然说话,声音带着点干涩,却坚定无比“同样的招数,我不会一遍又一遍上当。”

  温海东一怔,动作稍停。秦清左手去握他右手手腕,将他右手从自己前拿开,退后一步,脸离开他的。孩子的表情再找不到半分,红的脸带着妩媚和惑,清冷的表情却将妩媚换成严肃。

  她不是小孩子,作为一个国内闻名网站的站长,她怎么可能是个小孩子?她的天真单纯,不是不喑世事,而是看过事实后,仍然不变的选择。她的坚持,是因为看过了背弃。而她的羞涩,也是因为不曾,不是因为不知。

  “冰肌玉骨,这玉当真很适合筱瞳。”秦清右手中仍是握着那玉雕,看向温海东的眼光似乎察他的想法“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女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她将诗经改了一个字,有匪君子成了有匪女子,显是在说筱瞳了。

  若论中文采诗词歌赋,她秦清不会轻易输人。她是业余码字的,一颗心玲珑剔透,就算大脑偶尔会当机,在一段时间之后又会正常运行。而当她重新运行之后,她会将之前的故障排除,并且不会再犯。

  温海东目光一紧,嘴角敛了起来。秦清毫不退缩,目光炯炯人。温海东一抿,声音阴冷:“没错,玉很适合筱瞳,她是真的具有玉的德行的人:润泽以温、鳃理以外可以知中、声舒扬专以远闻、不饶而折、锐廉而不忮。她以她的方式活着,她生活的自得其乐,她让身边的人如沐春风。她是软玉,玉中的极品。”

  温海东反握住秦清抓他手腕的左手,轻触她腕上翡翠玉镯:“极清脆的声音,极鲜的颜色,翡翠传入中国不过三四百年,却成了人们的最爱。但可有人知道,这翡翠本非翠,有很多人认为它根本没有资格被称之为玉。”

  “为什么?它不也是玉吗?而且翡翠的鲜色彩和晶莹透明是一般的玉无法相比的,为什么它没资格?”秦清抗议。

  “比起玉的温润沉稳,翡翠子太寒太躁,而且质地较脆。和玉在一起,翡翠是太浅了。”

  “玉可也未必就会和玉在一起。”秦清冲口而出“况且我还是不觉得翡翠有什么不好!”“你当然不会觉得。”温海东脸色因她的前一句话阴沉,语气也重了几分“你是富家千金,无需任何奋斗就可以享受所有的优待,享受你的人生,你当然喜欢翡翠的轻浅,因为你自己根本无需在意别人的感觉,无需在意社会的看法,你做事完全可以率而为,不用顾虑别人感受。”

  “我…”秦清脸色有些变了,温海东看在眼里,嘴上却丝毫不放松。

  “这世间有才华的人比比皆是,他们为什么弄不出成绩?因为他们有家业要担,因为他们没有钱,他们没有任的自由。他们没有钱也没有时间弄一个网站出来,往里大量砸钱砸时间让它成功,所以他们输给你!你,不过是不懂世事,拿钱玩玩用钱超过别人的千金小姐罢了!”

  继续说啊,说到她无话可说,说到她只能自己理自己的伤,无暇去注意他的旧伤,努力说啊,伤她伤得越深,他越安全。

  心中似乎有声音在叫,他的温和他的内敛他的忍耐化为零,心中的痛纠着,要他肆意这一次。

  “你做事从来不用考虑别人,你何必考虑?你只要做你自己想做的就行,自然有人帮你有人给你收拾烂摊子有人为你开道,你实在太完美无缺了,拜托你手下留情,不要用你的幸福来刺我,拿别人的私事找乐子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事,你——”

  连番的挖苦忽然止住,温海东看到大滴的泪从秦清眼中落下,心中另一阵疼痛涌起,盖住了适才的心痛。神志忽然回来,后悔占据了整颗心。

  他,一向温和的他,从来能忍的他,怎么对她,一个无辜女孩,说这么恶毒的话?

  他为什么要伤害她?他凭了什么伤害她?她帮了他,在他最辛苦的时候帮了他。秦始温氏的合作案,父亲的心安,和,他的一点自由,都是这个女子帮他的。

  他欠她良多,他怎么可以伤害她?他何时伤害过身边的人,为什么对她如此不宽容?

  她的泪让他手忙脚,桌子上有面巾纸,他出一摞,为她擦泪:“秦清,对不——”

  上来的阻住了他的话,泪沿着脸颊进二人口中。一时间,他不知口中,是苦是甜是酸是涩,任着她的柔软侵入,把她的温暖她的泪水都给了他。

  “不用对不起。”秦清稍稍离开他,眼中晶莹,边却笑得开心“我很高兴。”

  “我很高兴,你,会伤害其他人了——即使那个其他人是我,幸好那个其他人是我。”

  她语笑嫣然,对着他。

  “…这是什么逻辑…”半晌,温海东方才开口,声音不稳而低哑“我一时情绪失控胡说八道,有什么可高兴的?”

  秦清仍是笑着,似乎刚才被说的人不是她:“当然要高兴,因为,伤害别人,就不会伤到自己。”

  温海东眼神一凛,不自觉地退了一步,手扶住一旁的椅背,几番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秦清把雕像放回座上,凝视着筱瞳的神采飞扬:“当你放弃追求她的时候,当你笑着祝福她的时候,当你解开他二人心结的时候,你,是真的甘心吗,真的在笑吗?”

  “我和筱瞳,不是爱情。”温海东竖起防卫,他对筱瞳,不是爱情,只不过,是不舍和怅然——若是爱,就不会轻易退出,不会轻易被她劝服放弃;若是爱,怎不见他有占有的情绪,只是淡然祝福?

  “进一步是爱人,退一步是朋友,你不进一步,只是因为你退惯了。”秦清反驳,这雕像如此细腻如此真实,自是把对方记在心间。这男子,怕是不懂占有不懂爱情的吧?

  退…惯了?

  “不管在意或不在意,你都习惯退让吧?放弃筱瞳、为家族利益娶我、为父亲健康拼命工作,只能过劳赶工自己的爱好…你说我不顾他人感受,用自己的幸运出身达到自己的目标,而其他要为生计奔波的人只能抱着才华输给我。你,是不是担了太多的担子,你是不是就是那个为了别人期许而无法自由的人?你的梦想只能在完成责任的间隙来做,所以,你痛恨我的自由?”

  他…痛恨她的自由?

  温海东再退一步,他…他不是痛恨,他是羡慕。他羡慕她可以为自己的梦想努力,不在意一切物质条件,无需负担别人的期望。他羡慕她的努力她的活力,如果说筱瞳还有钱这一因素去约束她的梦的话(现在也没了吧),那秦清就是一径的向前一径的自由,她,居然是没有阻碍的。

  被缚住的双翼,羡慕自由飞翔的鸟儿,是常有的事吧!

  “礼让、温柔,不在意的事情,自然可以退可以让,但在乎的呢?你,可曾说过你不愿意,可曾说过你想要,可曾把你的笑容改变过一丝半点?”秦清连串问着,不让他有思考的余地。

  “我不是违心的,我对筱瞳没有那么深的感情…”男子又退了,他无法回答她前面的问题,只能在最初的纠上作出解释。他能怎样?对着父亲说,他其实无心于商业,他最想做的事是待在屋中拿着小小的玉石雕出一点一点的形状线条?他,怎么说?

  这世上原有梦与现实,不是每个人都有秦清的运气坚持梦想,他只是凡人。等她长大或等她贫穷的那一,她会知道微笑,有时只是因为无奈。

  秦清盯着他,简直无语了。

  他到底有没有点勇气啊!

  “喜欢就去追,想要就去要,多深的感情不都是培养出来的,齐玮都能赖到筱瞳,你干嘛不能?笑着祝福然后伤口,很是不是?你干嘛不能把伤给齐玮给筱瞳,一定要留给你自己?你没该他们没欠他们,你为他们考虑那么多干嘛?你自伤害自己,人家连知道都不知道连情都不领,你何苦来哉?”

  温海东忽然又笑了:“我一直都以为筱瞳是你的好朋友,而我是你讨厌的人。”

  而她此刻的言语,竟然是鼓励他把内疚给筱瞳,换来他的安心。

  “我可不是鼓励你现在去追她,她现在已经嫁人了。我是说当初。”秦清连忙解释。

  是的,筱瞳,是她的朋友,而温海东,在当初的时候,她就讨厌他。

  她讨厌他,最初是因为听多了他花心的传言。上社会的传言不可尽信,但一般来说,真正洁身自好的人很难有谣言传出来,空那边也是有风吹来的。对于这种传言,只需把伴数量除以五,基本上还能推断出大体情况。

  她讨厌对感情不认真的人,不管他是欺骗未经人事的小mm还是你情我愿的钱关系。

  然后她讨厌他,是因为筱瞳。筱瞳把他说得绝好,可筱瞳嫁给了齐玮。他轻易放弃,所以筱瞳嫁给了齐玮——她当时是这么认为的。

  之后她讨厌他,是在那场婚宴上。他温和笑着,眼中闪过一丝伤。当时她不知那是什么神情,却由衷地不快起来。而后,他捡起了她掉落的保险套,向大家宣告着那是他的…

  谁要他为她解围,谁要他的帮助,谁要他那么镇定地把事情揽在他自己身上?他不是救世主,她做的事不用他来管!她才不要他的温柔!

  她讨厌他,她不想嫁他,可他想娶她吗?为什么除了温汉方,所有人都知道她不想嫁他都知道她拼命反对,却没有人知道他的心情如何?

  他是真的想把自己的婚姻当成工具吗?

  他接受她的指责接受她的要求,为她的防备远离,他做错了什么,他为什么要接受她的指责?抢过保险套闯进他的屋子,那是她做的,不是他,他干嘛承受一切过错?

  他小心翼翼地周旋在父亲和弟弟之间,谁都知道中间人是最难的,他为了什么?

  她讨厌他啊,她根本看不出他有多喜欢他的工作,他为什么一副为温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样子?加班赶工牺牲婚姻,然后半夜熬到三四点钟做他想做的事,他为了什么?

  她讨厌他,他一脸笑容,他泛滥温柔,却不是为了他自己。他,外界对他的评价没有一点好,可他,到底做了什么?他是利用她,可她何尝反对过?他把公司家庭的矛盾都引在了他自己身上,他为了什么?

  她讨厌他,她讨厌他的笑容讨厌他的温柔讨厌他的内敛,她讨厌他的疲倦他的苍白他的劳累。筱瞳说他们是一类人,可他既不真实又不自由,他哪里像筱瞳哪里配得上筱瞳?齐玮都比他来的真实得多。

  筱瞳的任,在他身上被约束着。筱瞳向来不管不顾他人的想法看法,而他哪里像筱瞳?

  她讨厌他,她非常讨厌他,她最讨厌他!

  ——我欠你我对不起你你可以任意责备我…

  他不是耶稣!不用背起天下的罪!他凭什么?!

  她讨厌他,他只有在当她是小孩子时才会出一些温和之外的笑容,出一丝调皮,可当他在电脑前面,却能把全神贯注和神采奕奕给那一个对话框。

  他知道吗?那一刻的他,让人无法移开视线。他眼中的神光,和平时的温和淡然比起来,有多么的…震撼人心…只有那一刻,她感觉到面前的人是发自内心的笑发自内心的快乐,不再高深莫测不再一塌糊涂的温柔。

  她见过无数的“大人”用自己的无奈和身不由己来掩饰自己的失败,而他,唯有他,起了她的讨厌。

  她讨厌他,讨厌的想揭开他的假面具,也想让他狠狠地伤害别人一次,即使那个受伤的人是她。

  不要一副伪君子的德行,不要以为他是十字架上绑着的那个人,每个人都可以任,他为什么放弃?

  “是的,我讨厌你。”秦清带着点稚气地笑了,温海东却再也不敢将她的稚气当真“所以,我希望能当你第一个主动伤害的人。”

  她,讨厌他呢。

  “笨蛋,话别说得太满。要是我说我不帮你画了,你还能临时换人吗?”温海东弹她的头,轻轻的。

  女孩清亮的眼看着他,竟然有份凛然。

  心中忐忑的反而成了他,手指停在她额上,居然无法移动。她口口声声说要他去伤害她,可他,真的狠得下心吗?

  “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轻易反悔。而且我能出来住,也是因为你的帮忙。”他急忙转口,不敢僵持下去“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赶年前的展览会。”

  “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秦清也是松了口气“毕竟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我也是有责任感的。”

  Zozo。com能有现在的规模,由于她的任也由于她的不任,但怎么说,她也比他自由。而且,这是她所爱。

  “你这些玉雕,要拿出去展览吗?”秦清好奇地问,她生长在大富之家,朋友筱瞳又是艺术品痴,她看过的珍品也不在少数,但对于这方面,也只在于“欣赏”罢了。

  温海东点点头,笑得居然有点傻气的腼腆:“一个小型的玉展,是一些同好组织的,给业余的玉雕爱好者一个展出机会而已。”

  “业余?”秦清挑起眉“老公先生,您是当我没有鉴赏力吗?”

  谁要是说这些玉雕是业余作品,她一定会拿起墙边的锤子直接向那人脑袋砸下去——白痴,不会欣赏就别说,眼睛长哪儿去了?

  “业余不业余不是你说的,是‘职业’人士说的。”温海东苦笑“我,不过是个业余的新人…”

  “只不过是因为你时间不够,没有办法全心创作作品吧?”秦清微微笑着,她做的是很为传统艺术不齿的“动画”——虽然说该叫flash,但那些“老人”从来不尝试去区分,自然再清楚不过所谓的“艺术”是掌握在什么人手中“但不要忘记,有决定权的,是群众是时间。”而她,未尝不是受到了肯定的。

  男子的苦笑渐渐加进欣慰。

  “公司里没有人可以代替你吗?辞职专心玉雕好不好?”秦清问,看他眼中瞬间闪过的喜悦憧憬。

  只是,憧憬终究变为平静:“我不能辞职…况且,玉料也很贵呢。”他试着用调侃的语气,可惜不大成功。

  “我养你好了。”秦清说“就当是投资,等你成了大家要加倍还回来~”

  “大家哪里是谁都能成的。”温海东失笑,这一次是真的被她逗乐了“而且我是男人诶,哪里有吃软饭的道理?”

  秦清看他,知道他还是有太多放不下,尤其是他的家庭。

  她不知道他的家庭到底有什么问题,但她决定——

  若有什么秘密什么心结,她要全力打破它。

  她不允许虚伪的和平伤害他!

  接下来的几天,秦清习惯了把笔记本搬进他“工作室”伴着磨铊的嗡嗡声打字,在他需要帮忙的时候放下手头工作打下手——反正她最多的就是时间,分他点也无妨,重要的是,她不要他那么辛苦。

  她看到了他的专注,看到了他每完成一步的狂喜,看到了他为难时的抓耳挠腮。

  谁说过,认真的男人最吸引人。当他雕完一部作品的时候,他会跳起来,像个孩子般抱着她,很开心很开心地笑着。

  她,想要他一直这样开心。

  秦清告诉自己,她要让他开心,让他做他想做的。

  他做不到的,她为他做。

  时间在两人的赶工中过去,她的flash做到了最后阶段,他的玉雕了上去,由展览人员安排展出。

  可以回家过年了,她笑,他不用再那么辛苦。

  尽管啊,回家的话,两人又得“装”成美满夫,而且,还要睡在一起。

  可是,谁还相信他是大灰狼啊?说她是搞不好他会同意呢——他说,她是标准的翡翠子,玉“鳃理以外可以知中”而翡翠,很少有人能判断出一块料(翡翠玉料)内里水。而她,就是外皮平平无奇内里全绿的高档料。

  ——我可以把这话当成夸奖吗?秦清问他。

  ——算是吧。温海东侧着头笑。

  其实“观外知中”这一玉的美德他也不具备好不好?虽然有着“温润如玉”的外表,他的心,未必如此吧!

  反正,她是讨厌他的,她才不让他伪装到底呢!  wWW.3mAOxs.Com 
上一章   娶之有道   下一章 ( → )
三毛小说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娶之有道免费阅读,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娶之有道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看娶之有道免费阅读,就上三毛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娶之有道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