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娶之有道免费阅读推荐
三毛小说网
三毛小说网 穿越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竞技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乡村小说 军事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耽美小说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奶孙乱情 放纵小镇 娇凄出轨 母爱往事 悖伦孽恋 上门女婿 艳福不浅 家庭乱史 梅雨情结 邻家雪姨 完本小说 热门小说
三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娶之有道  作者:沾衣 书号:8509  时间:2017/2/1  字数:8011 
上一章   ‮章六第‬    下一章 ( → )
年关将近,温海东完成玉雕交给承办人员,松了口气,缓下来休息一下。忙的人反而成了秦清,网站管理、商业化、flash制作和最后的定稿,都是她总管。虽然现在的zozo。com已经走上正式化,管理人员也在增多并且更加专业化,但总的管理人还是秦清。而今年,因为有着“商业化”这一重要任务,秦清便加倍地忙了起来。

  温海东完成玉雕之后,两个人搬回温家准备过年。温海东不愧是孝顺孩子,把一切布置得井井有条。老人对于年节总是要求比较多,温海东的准备可算是周全。而忙完了家事,也便快过年了。

  温海东他们的玉雕展在年前开始,他本来说秦清既然在忙,就不要去看了。秦清却叉着跳脚和他抗议,一定要去见识她老公的“卓尔不群”

  两个人的关系,在那一次伤害和讨厌之后变得极为微妙。秦清开始关心温海东,并越来越了解他的掩饰,常常可以从他的无所谓里看出伤来;而温海东在秦清面前越来越无法潜形,这个原本被他认为是单纯女孩的女子,原来并非绝对的单纯。他无法再用原来那种对待小孩子的态度对她,但在她已经如此了解他的情况下,他也没有办法变回他万年不变的温柔一笑。

  她,是可怕的人啊!用复杂凝成的单纯骗得别人相信而不加防备,进而在她面前自由,却未曾想到,以为最不需防备的人,恰好是静静旁观,似乎不涉事却对一切了然于心的人。有些念头,他也只是放在心中略微一想,然后很快阻止自己,她却看了出来…可怕的女人啊…回到家后,她和他同屋而睡,她睁着大大的眼,完全不在意在他身边睡下——她,真当他是柳下慧吗?

  可,叹了口气,他的确不是会对她下手的。他交往过的女人,不过是你情我愿的春风一度,彼此娱。她,不是他惹得起的。

  但,他也是男人啊,这小丫头就这么信任他?——小丫头,她当真是小丫头?

  小丫头的青涩,不是她眼中从容;小丫头的天真,不是她心下悉。而她浅浅上扬的眉,大而灵动的眼,薄薄而总是翘起的——玫瑰的,柔润温暖的

  想起她上温度,温海东白皙的脸有瞬间泛红。她的大胆是她的自然,让一切都如此的理所当然。而被动接受的他,虽然经验十足,却在那刻慌乱不知所措。

  然而,小丫头,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男人往往是不可信的吗?他不是没有感觉啊…当她在他眼中不再只是个小丫头的时候,对她的可爱睡颜她的淡淡馨香她无心的“睡癖”他无法再视而不见。

  他不是柳下慧,他是一个可怜男人。去掉她眼中的禽兽外表后,只剩下一个常以君子心自律的可怜男人。

  “海东海东,你的作品前面人好多呢!”小丫头兴奋地叫着,打断他的思索。

  微微笑了,不管笑得是否带着宠溺:“别这么大声,展厅要求安静。”

  “可是…人家比较兴奋嘛!而且我想听听他们对你的评价…”

  “我也想听。”温海东拉起她的手,向人群走去“但要听真话当然就不能漏身份,当面说的话往往没有背后来得自由。虽然人前的话因为经过了思考和掩饰而显得更加理智公平,但也往往因此失掉了感的认识——理性的评价,我自己知道。”理性的认识,是艺术上的成就。感上的,却是人群对它第一眼的接受度。哪个重要,在温海东而言,也是很难弄清楚的。

  “嘻嘻,这种想法,和我穿马甲到处晃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秦清在zozo。com上的名字是水青,在自己和其它地方论坛上却常用另一个名字发言,所以是穿上马甲“不过这种行径,算不算听墙角啊?”

  温海东抛给她一个笑,点了点头,小声说道:“那我们就躲在墙角听吧。”

  他们当然没有真躲在墙角,只是人群中穿行。人向来是主观的动物,他们本来也没想要全然的赞许,温海东的作品得到了大多数人的称赞,在他而言,已是极大的肯定。但对于秦清来说则是远远不够,每当听到夸奖温海东的话,她都会眼睛亮闪闪地盯着人家,要不是一边温海东拉着她,她很有可能冲上去对人家“您真是好眼光签个名吧!”;而要是有人稍微说说不喜欢,她就会一副伤心绝的样子,幽怨地看着人家不放,温海东只好又好气又好笑地拖她走;而当有人说话比较毒的时候,她会磨牙握掌,似乎要扑上去要人家两口,温海东连忙拽她离开以免她暴起伤人。

  这样的女孩,该说是直率还是任呢?

  “小清,世人毁誉参半,本是难免。各花入各眼,你何必如此执着?”因每个人生长环境思维方式等的不同,有着不同喜好本是正常,己之毒药未必不是彼之面包。他虽然做不到“闻过则喜”但接受包容他还是做得到的。

  “我知道。”秦清对他笑着“可是,听到批评的话不快听到表扬的话欣喜,这是人之常情,理性之外的第一反应。反正别人也不知道我是谁,表现一下情绪省得憋坏自己也是好的~”

  “这是什么东西嘛!七八糟的!”旁边一花枝招展女子走过。

  磨牙,准备。秦清亮出可爱小虎牙要扑上去——

  “哈哈哈…”温海东忽然大笑起来,虽然声音并不很大,但看得出娱“小清,你这样子很可爱。”

  “哦?是吗?”秦清忽然红了脸。可爱虽然是一个比较中的词,但温海东此刻的眼光,并不中

  带着赞赏带着宠溺,怎么感觉…有点…幸福啊…幸福到傻傻地被他带上了车,直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她又上当了啦!这男人怎么这么喜欢用美男计达到目的呢?

  “你对多少人用过这一招?”秦清在副驾驶座上坐直,目光炯炯盯着他。

  温海东开始没搞清楚她在说什么,见她眼光才明白了几分,不更加好笑:“只有你。”

  “不许对别人用这招哦——不管对谁都不可以!不许用你的温柔眼光勾引人,不许用你的甜言语麻痹人,以此达到你的目的——若要用这招,对象也只能是我!”

  “我娶的似乎不是贤而是醋呢!”温海东取笑她。

  “切,娶都娶了,你有意见吗?”瞪他瞪他。

  “小生不敢——”车内低低笑声忽然和行使的车子一切停止,温海东看着车外的某一点,眼中闪过疑惑。

  “我下去一下,你等我。”他出了车门,走近路边的一家店子里。

  咦?他看到什么了?怎么突然…?

  秦清向外看去,却是年前拥挤街道拥挤人群,以及打扮得花花绿绿的一溜大小商店,没有任何惹眼的东西。

  在她努力寻找时,温海东走了出来,手中拎了个粉红色的可爱小塑料袋,和他一身衣服并不搭调,却奇异地和他的温和一致。

  他进了车子,拿出袋子里面的东西:“这是什么?”

  秦清扫了一眼,倒比他奇怪上几分:“zozo啊,有什么不对的吗?”他算是zozo节造型相关人员之一,对zozo的样子应该不陌生吧!为什么这一副怪异表情。

  温海东拿着可爱兮兮的本子、笔和饰物:“我知道这是你那个flash里面的zozo,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些东西上面?”

  “哦,这是前一阵子和人家说好了的,先开发周边,让zozo的形象传得更广些。哦!对了,你画背景的那批造型过些日子也要开始制作,我还没和你签约呢…你不会不签吧?”她双手握,呈现“少女祈祷”的古老姿势。

  温海东觉得,他和她的交流似乎是同鸭讲。但他从她的话中,也多少推出了他想要的答案。

  他曾经以为她那个flash网站不过是个同好爱好会,一个小小的供自己玩的发表平台罢了。她那个工作室更是玩票质,纵然有些水平高的人士,也不过是为了赚点外快而已。但事实却似乎并非如此——

  “zozo。com是一个大型的flash网站是吗?”他问。

  “是啊,很大呢~”她自豪地回答。

  “你们打出了自己的品牌,并与一些公司合作使其商业化?”

  “是人家慧眼独具看上我们的~反正工作室里面有商业谈判高手,不怕被骗。”骄傲愈发重了几分。

  ——你是富家千金,无需任何奋斗就可以享受所有的优待,享受你的人生。

  ——这世间有才华的人比比皆是,他们为什么弄不出成绩?因为他们有家业要担,因为他们没有钱,他们没有任的自由。他们没有钱也没有时间弄一个网站出来,往里大量砸钱砸时间让它成功,所以他们输给你!你,不过是不懂世事,拿钱玩玩用钱超过别人的千金小姐罢了!

  他,凭了什么说这些话?

  她也许是靠了自己家里的财势,这天下却是她自己打出来的。与她合作的公司,甚至不是秦始任一家相关企业。而这些物品上的图案,无不显示了其中的用心,巧得连他都有买的冲动,更不要提喜欢可爱小饰物的女生了。只看到这几样,他就知道她会成功——或许,她已经成功了。靠着自己的投资,召集了一群有才之士,通过大家共同的付出,她早就成功了啊…他早该看出来的,那个zozo的造型、她对他的画的严格要求,无一不显示了他们的水准。只是他被自己的偏见所限,一味将她看低,才会不分青红皂白地指责她。

  他,只敢躲在阴暗角落里面雕刻自己梦想的人,哪里有资格来指责她?

  “对不起,我那天的话…你就当是在吠吧!”输了的狗,总是不甘心不认输的。

  “那天的话?”秦清停下骄傲,奇怪地问。

  “那天我说你是靠了家里的财势,说你是用钱堆成成功——”

  温海东的话说到一半,秦清已经轻松接了下去:“这也没说错啊!我本来就是靠了家里有钱嘛!你说过,有才华的人满地都是,而我就是因为没有他们的负担,才能砸下大把金钱时间精力让它成功。”

  “可你和你工作室本身就有这个实力。”温海东说。

  “不是有实力就能成功——或者说,钱也是实力之一。我有一定能力,我有这方面的梦想,我有一群厉害的朋友,这都是实力。钱,也是我的实力,虽然那不是我靠自己能力赚来的。但重要的是,我有钱,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常常要为了钱为了社会要求放弃梦想的时候,我可以因为我天生的好运,让我们这些人不至于放弃梦想。”秦清微微笑着“也许在起跑线上,我因此提前起跑,但我不会因为这不公平停下来等其他人追上,只会加倍快跑,超过所有人。”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天真?”温海东问她。

  “有,你。”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任?”他再问。

  “有,你。”秦清俏皮看他。

  “那——我有没有说过,我佩服你。”

  “…你现在说了。”

  ——他佩服她,佩服她不停向前的勇气和力量,佩服她不停向前的任和执着,也佩服她清澈不在意其它的眼。他说她靠了财势,她竟然同意这也是她成功的因素之一。他不太了解网络,不知道她网站的规模而任意贬低她,她却丝毫不辩驳。

  翡翠,澄净透澈,然而,翡翠的水,最难判断。

  他,是不是在一开始就走了眼?

  翡翠在皱眉。

  所谓上社会充满了千奇百怪名目的宴会聚会,即使在该合家聚的节也不例外。更何况富在深山有远亲,温家和秦家从来不缺少亲友。而她秦清最讨厌的就是宴会,她宁可在电脑前面忙网站的杂事也不要在那里觥筹错——那是一种消磨时间和金钱的无聊活动,她说。因少参加这种“社活动”她在他人眼中是秦家羞涩内向小鲍主,这就是完全的错误了。

  “不要不要,除夕就是要守岁的,你不许走!”秦清拽着温海东,死不放手。

  “是啊,海东,你刚结婚,这个年还是在家里过吧!”温汉方发话。

  “爸,小清,请柬我已经收下了,对方是温氏重要合作对象,不去不好。”温海东缓缓摇头。

  “请柬上指名要温家大少爷去了吗?”一旁的温海西吊儿郎当地问,得到否定答案后说道“频金总裁夫人社手腕甚是灵活,每次宴会都能请来不少名门千金,我倒是想去见识一下。”

  温海东微微皱眉:“海西,今天是除夕,你留在爸身边——”

  温海西打断他的话:“哥,我听说那位松永小姐从日本回来了哦…”日本新年是元旦,松永绿在年前几天回国过年。她是如月集团大陆地区负责人,这种宴会不会不邀请她。

  “那海西你去吧,海东留下来。”温汉方眼中掠过一丝恐慌,连忙说。

  秦清感觉到他兄弟二人同时黯了下眼神,温海西却已经笑出来:“那我就去过年了,希望是一个浪漫夜晚!”然后笑着拿起请柬离开,大衣往肩上一甩,开门面对寒风。

  “海西!宴会结束之后马上回来!”温海东喊道,他人却已去远了。

  “海东,这次宴会是不是有很多温氏的合作企业参加?海西会不会和他们勾结——”温汉方忽然想起一事,问了出来。

  “爸,海西是我弟弟!温氏有他的份!”温海东突兀地打断他,语气是他少有的严厉。温汉方愣了下,手捂住心,呼吸渐渐沉重。

  “爸…对不起,我一时激动…”温海东赶忙跑到他身边测他呼吸“爸,你没事吧?”

  “我没事…”温汉方勉强笑笑“海东,海西太没正形,我只是担心他会弄跨公司。”

  “爸,你放心,有我。”温海东微微闭上眼。秦清忽然上前握住他的手,笑着对温汉方说:“爸,我爷爷和我堂哥都说过,温氏内人才济济上下同心,不会被任何人事打倒的!”

  温海东看向秦清,她张开口,用形说了一句话。

  ——我要你伤害别人。

  温海东指着温汉方,出一个有点凄惨的笑,摇摇头。

  他,没有办法。

  秦清握紧他的手,一时之间无计可施。

  无论如何,这个除夕过得还算不错。为亡母上香请神,然后由着电视里每年类似的节联晚会里的笑声歌声响遍宅子,年轻的夫妇穿梭着说笑着,取悦了老人。

  秦清喜欢热闹,温海东陪她买了一堆鞭炮礼花,晚上烧纸之后放了点,十二点之前两人跑出别墅跑到街边去放剩下的。这一带是豪华住宅区,早有一群小孩在大人的带领下劈里啪啦放出一片绚烂。

  “我觉得我们的年龄好像差得远了点。”温海东指着一帮兴高采烈的孩子,说道。

  “你不用抱怨,每年过年我都会让堂哥和我出来放鞭,因为有的鞭炮我不敢放。”秦清也就敢放那种拿在手里不会造成伤害的鞭炮,其它诸如二踢脚窜天猴等“危险”的,向来是堂哥放她看。

  “你堂哥?哪位堂哥?”温海东问道。

  “大堂哥。”秦清答得理所当然。

  “…”温海东想象生意场上意气风发的秦唐手拿二踢脚,点万宝路或其它什么烟狠狠上一口,然后用烟头点燃引线,再迅速将二踢脚扔出去的情景,额边一滴汗珠滴下——原来,他不是唯一一个被这女孩“物尽其用”的人啊!

  但,谁能忍心不宠她呢…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啊!

  他一向很少吸烟,放鞭的技术也殊不高明,在她一边的鼓劲叫好声中,却成功放出一片灿烂天地,各各样的明亮伴着大大小小的声音,照亮了二人的世界。

  十二点钟声响起,手中又一颗礼花上了天,炸开散开,在黑暗的天边缓缓划出明亮的痕迹。秦清抬起头,烟火照耀下,笑靥如花。

  半俯下身去,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前,温海东的已印上花中心。“轰——”周围声音四起却又消失,暗夜里再没有鼎沸的人声没有乒乓的鞭炮声,只是绚烂火光烘托出这一片世界。

  “耶耶耶!有人在玩亲亲哦!”孩子大惊小敝的声音。

  “笨蛋!这叫气丝,气——丝——”Kiss被赋予了新的发音,由一个“明白人”教导另一个。

  秦清羞得全身发红,把脸藏在温海东中。温海东笑笑,声音温柔无比:“过年好。”

  女孩把通红的脸出来,坚定地说:“过年好——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

  女孩的祝福,伴着柔软的送上。顷刻的炽热过后,女孩用装鞭炮的盒盖挡住脸跑掉。男子在后面,笑不可抑。

  清澈的翡翠,终于开始疑惑。

  她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夫

  他们的婚姻,不是权宜之计吗?

  为什么她忘了,为什么他不提醒?

  为什么…有了“便如此一世也不错”的感觉?

  相守一世,是要相爱的人才可以的。她对自己这样说过。

  相爱…可是,什么是爱情?

  什么是爱情?这问题前些日子问过工作室的其他人,因为她决定,给zozo安排一个男朋友。从此,zozo不再一个人过着自己任快乐的生活,她的喜怒哀乐会有另一个人分担。

  工作室里面的人的答案千奇百怪,各式各样的台词充诉msn聊天界面,她却疑惑。

  “那么,zozo的男朋友该是什么性格?他们怎么相识的,他们的相处模式?他们吸引对方的要点?”她追问。

  “老大,这是你要想的问题,不是我们!”

  “我们哪里会知道这种事情?”

  可是,她也不知道啊。爱情是她完全陌生的区域,善于异想天开的脑子无法无中生有。Zozo的原型参杂了她自己和一些朋友,这位“男朋友”…

  脑中出现了一名男子的剪影,淡淡的侧脸,微微的温和一笑,让她气得半死却恨不起来的剪影。心中忽然似乎着了火,紧缩着,却是难过中带着喜悦,无法说出到底是怎样的感觉。Zozo…会喜欢这样的男子吗?而大家,会喜欢吗?

  而她,喜欢吗?

  身边的人似乎都很喜欢他,工作室的人对他欣赏到了极限,飞天天嚷嚷着要招揽他进来都让她拒绝了。大年初三陪她回娘家,大堂哥抓着他一边聊天,直到她气鼓鼓地过来要老公。而爷爷拿出棋盘,非要和他大战三百合——她越来越怀疑当初爷爷她嫁他是为了自己下围棋方便。至于她最好的朋友筱瞳——

  心忽然说不出的郁闷,她趴在电脑桌前,烦躁无比。

  “怎么了?”温和声音加了关心在她身后响起。

  “闷,很闷。”她不抬头,声音闷闷地从胳膊空隙传出。

  “也是,过年天天各家晃拜年,我也烦了。”男子轻松说出心里话“爸说我们结婚之后还没度月,不如趁过年这几天出去玩玩。”

  “哦哦哦?去哪里?”秦清把头拔出来,精神大振地问着。

  “你说呢?”温海东问她。

  秦清努力想啊想,最后眼神亮亮看他:“你决定好不好?”

  温海东想了下:“我倒有个去处,不远,玩几天应该还是不错的。”

  “哪里哪里?”秦清忙问。

  “那里有茫茫的雪,有美丽的树挂,有奇绝的窗花,有壮观的——冰雕。”温海东说着线索,像是猜谜游戏。

  “哈尔滨!”

  “正确!”  WwW.3mAoxs.Com 
上一章   娶之有道   下一章 ( → )
三毛小说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娶之有道免费阅读,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娶之有道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看娶之有道免费阅读,就上三毛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娶之有道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