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辣椒呛木头免费阅读推荐
三毛小说网
三毛小说网 穿越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竞技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推理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小说排行榜 乡村小说 军事小说 校园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言情小说 耽美小说 同人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奶孙乱情 放纵小镇 娇凄出轨 母爱往事 悖伦孽恋 上门女婿 艳福不浅 家庭乱史 梅雨情结 邻家雪姨 完本小说 热门小说
三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辣椒呛木头  作者:元小锡 书号:8936  时间:2017/2/12  字数:8294 
上一章   ‮章四第‬    下一章 ( → )
拉开大门,向右宜不敢置信的瞪著眼前的来人。

  “你怎么了?”

  左曜臣头发得要命、衣著不整还兼全身狼狈的站在门口。

  “你怎么还没睡?!”他凶巴巴的吼,却忘了是自己半夜两点站在人家门前猛按电铃。*

  “我有客人。”向右宜呆呆的任他挤进她家。

  盛衍扬起佣懒的微笑,朝著刚入门的男人挥挥手。“嗨!”

  左曜臣瞪大双眸看着木头客厅里的…男人,然后再瞪向她。“他是谁?”

  因为他过大的嗓门而皱眉的向右宜奇怪的看着他,然后坐在盛衍旁边“他是谁,盛衍啊,辣椒,你不认得他吗?”

  “木头,我想他对我没什么印象,毕竟我们也才见过几次面罢了。”盛衍挑挑形状好看的墨眉。

  “喔。”向右宜傻愣愣的点头,然后礼貌的为他们两个做介绍。“他是盛衍,盛氏集团的小鲍子;他是左曜臣,左氏广告的老板。”

  “你半夜不睡觉就是跟他在家里厮混?!”看他们两个亲昵的动作,真教他十分的不是滋味。

  “厮混?”向右宜皱了皱眉“辣椒,你这样讲很过分。”

  [我过分?!你才过分!我怕你又不乖乖吃饭,特地半夜跑去中山北路买你最爱吃的汤包,然后还绕路去买你喜欢的羹汤过来给你当消夜,你竟然不知感激的跟这个男人厮混,还说我过分?!”

  左曜臣怒火狂燃的大吼大叫,事实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发那么大的脾气。

  向右宜被他的吼声吼到呆掉“啊…好呛。”

  盛衍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能再保持沉默了,不然戏就没得看罗。“左曜臣,你干嘛吼得这么大声?你看看你吓呆木头了!”

  盛衍极具绅士风度的轻搂向右宜的肩,低头审视她的情况。

  “木头?!木头?你还好吗?”盛衍漂亮的媚眼还不时偷窥左曜臣的动作,然后似有意若无意的对向右宜更加亲密。

  见他们两个又开始搂搂抱抱,燃红了左曜臣的眼,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硬生生的有把无明火从心底狂冒起来,左曜臣还来不及去思考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的身体就已经先行动作了。~

  生气的把买来的消夜扔到地板上,左曜臣速反应的时间都没给向右宜,迳自拉了她的手就走。

  “喂、喂,左曜臣,你要带木头去哪里?!”盛衍挡在门口阻止他的行动。

  “滚开!”左曜臣吼得惊天动地的,他一点也不想看见眼前的这个男人,一点也不想!

  “不可能!你不要以为自己比较壮就可以占优势哟,我盛衍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盛衍懒洋洋的声音里有著不妥协的坚持。

  “盛氏集团的小鲍子是吧?”左曜臣眯起了怒红的双眼。“我警告你,今天就算是英国女王来—敢挡我左曜臣的路我照揍不误!”

  向右宜骤然回神,然后挣脱他的箝制“辣椒,你到底在干嘛啊?”

  左曜臣恶狠狠的瞪她“过来!”

  “不要!”这次她的反应倒是快的。

  向右宜下意识的往盛衍那边靠,此举让左曜臣烧得通红的火气又燃得更旺、更猛了。

  “给我过来!”他伸手想抓她。

  “喂!你不能对淑女无礼!”盛衍轻松的格开了左曜臣的手。

  “向右宜,我警告你不要再惹我生气了,你该明白惹我生气的后果!”他气到发癫,硬声警告她。

  眨眨眼,向右宜还是乖乖走回左曜臣身边。

  “木头?”盛衍醇厚而优雅的声音带了点阻止意味。

  “没有关系。”向右宜对他出一抹安抚的微笑。“辣椒不会欺负我的。”

  “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你了!”左曜臣还是像头不讲理的熊。

  她瞪他“你到底要干嘛?”

  “我…”他言又止,他要是知道自己到底要干嘛就好了,问题是…他不知道,他还没有时间思考这一切的七八糟。

  低叹一口气,她不愿意多想他今晚的举动,也不想了解了。

  她怕要是又想得太多,痛的是她!

  左曜臣只消拍拍**走人便行,要承受难过的人,是她!

  “好了,谢谢你的消夜好不好?”向右宜整整他得可以的仪容“你该回家了。”

  “那他呢?!”左曜臣有点不甘心的瞪著在一旁愉快的享用著他带来的汤包的盛衍。

  “喔,他待会儿就要回家啦。”

  “为什么他可以留下来,我却得回去?!”分明就是偏心!

  向右宜觉得头真痛,这男人一到了夜半就会自动退化成五岁小孩吗?昨天是这样子,今天仍然完全没有长进!

  “因为我比你可爱多了!”盛衍不知死活的嘴。

  左曜臣眯起了双眼,似乎是在考虑要怎么灭了盛衍的尸。

  “盛衍,”向右宜被他逗得又好气又好笑,他难道看不出来左曜臣这株辣椒已经被他丢进锅子里“爆香”了吗?

  她对著他指指快气疯了的左曜臣“很呛,我不吃辣的。”

  突然,在所有人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瞬间,左曜臣不容分说的拉了向右宜就跑,徒留嘴里含著一颗鲜美汤包的盛衍呆滞的目送他们两人离开。

  向右宜虽然是那个“抛下别人”的人,无辜的是,她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她虽然跟著左曜臣跑,却也是跑得莫名其妙兼没头没脑的。

  别以为那个拉著别人跑的人就会知道。

  事实上他也不晓得自己在干什么,正确的来说,今晚简直就是一团糟。

  看木头好像跑得很的样子,左曜臣总算良心发现的体贴她而停下奔跑的脚步。

  “呼呼…”她的确很,要一个平时不常运动的女人突然做剧烈运动,对她而言是一种变相的谋杀!“哈哈哈哈哈…叫你平时多运动你偏不听!”左曜臣这个始作俑者还很恶质的笑她的气吁吁。

  她把双手放置于双膝,弯著抬头瞪他。“要不是某人突然发神经,我也不需要在大半夜的突然做什么『剧烈运动””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发什么疯!”想起自己方才的所作所为,左曜臣也很沮丧。

  他这样子算是在吃醋吗?

  如果是,那…那他不就爱上向右宜了?

  不可能吧…他从来就没想过自己跟木头会变成一对…

  而且,木头根本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啊,他喜欢的是家柳沁儿那样,美、大方、理性且知进退的…

  用力的摇摇头,左曜臣不愿意再多想。

  “喔,这样子啊。”向右直拒绝让脑袋思考,因为这样她一定又会想太多,而且一定又会自作多情的以为他对自己有一点意思,甚至会无知愚蠢的把他今夜在她家的行为解释成吃醋!

  他没说话,她也是,然后一株衣著狼狈的辣椒和一穿著睡衣睡的木头就在深夜的台北街道没有意识的走着。

  这条马路不算大,紧靠著的围墙后是一所国小。马路边种了一整排壮观的树,不知名,却会落下白色的小花。

  他们走着,树上的小花偶尔被沁凉的夜风吹落,像花雨似的落在身上。

  “啊啊…”向右宜抬头看着花雨。

  “怎么了?”难得浪漫夜,左曜臣也难得没有用他熊般的吼叫来破坏气氛。

  “喂!辣椒,你想等一下掉下来的会不会是虫啊?”向右宜对著树稍眨眨眼,像是要看清树上是不是真的有身处危险边缘的虫。

  “不太可能吧…”他皱眉,拉了拉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牵在一起的手“不要看了,走了啦!”

  “为什么?”向右宜乾脆就这么蹲了下来,似乎大有“总有一天等到你”的决心,想要解救可怜的虫于坠楼意外事件之中。*

  原本她站著他要看她就很费力了,现在这个爱看热闹的女人蹲了下来,左曜臣这株“巨无椒”要看她就更累了,见她还是硬赖在地上不走,他索也跟著蹲下来。

  “辣椒。”她没看他,眼睛还是牢牢的黏在树上。

  虽然左曜臣有相当程度的怀疑她是不是在叫那棵树,不过他还是回答“啊?”

  沉默突然在这两个手牵著手一起蹲著的白痴身上蔓延开来。

  她没再讲,他也没再问,专心的陪著她看那棵树。

  良久、良久,就在左曜臣没有耐想开口询问的时候,向右宜倒是先开口了。

  “你是不是怕虫啊?”

  可恶,他还以为她要谈什么认真的问题咧,结果竟然是…

  “才没有!”他吼出声,很白痴的把好不容易制造出来的“气氛”全都给抹杀得一乾二净。

  她意味深长的看了左曜臣一眼“啊,你真的怕虫啊…”向右宜那种更加肯定自己猜测的语气让左曜臣的脸一下子刷红。

  “你胡说!”带了点被看穿的恼羞成怒,他刷的一声站了起来“我才不怕虫!”

  她闲适的挑眉盯著他“那你干嘛反应这么大?”

  “我…”

  “唉,一只猪环游世界回来还是一只猪。”他太高大了,看不见他的脸的向右宜索转头继续看树。

  五年前这只猪才死不承认他怕虫一次,五年后还是这副死样子,这个男人果真一点长进也没有!包可悲的是,他还忘了这个问题他五年前才回答过一次!

  “你这烂木头又去哪给我看那种七八糟的句子了?!”左曜臣气得跳脚,为她的话和动作,她这样子…好像他有多么的不讲理兼爱面子还死不承认似的!

  本来就是这样!

  “哪会七八糟啊,这可是前中研院院长吴大猷的名言咧!”向右宜淡淡的反驳。

  “啊啊,上帝果真是公平的啊…”“啊?!”怎么又突然扯到上帝了?这话题转换得真快。

  “智慧和容貌果真只能选择一个,就好像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一样!”向右宜深深的叹息。

  “这…”她这样讲到底是什么意思?

  “好吧!我再讲得清楚一点好了,五年前你很帅,却没有什么智慧;五年后你还是很帅,所以智慧一点增长也没有。”她淡淡的挖苦他。^

  “你…你这朽木——”

  这句话听得出来是从牙齿的隙中挤出来的。

  “凭什么说你没有智慧是吧?”向右宜眨眨灵动的眸子。“本来就是啊,一个有智慧的人才不会为了无聊的面子问题不敢承认事实,而且还恼羞成怒!”

  “我…我没有!”

  “你看吧,又来了。”向右宜毫不留情的取笑他。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怕虫行了吧?!”他再也顾不得面子了,俊脸红透的扬起右手承认一切。

  “嘿嘿…”向右宜表面上出得意的笑容,事实上却偷偷的在眼底漾起一抹眷宠,看着他脸红的可爱表情。她好喜欢每次逗完他后,他那种可爱的表情和好玩的反应。

  啊啊,她突然想起黑幼龙曾说过的一句话:赢得口头上的战争,却可能输掉一个人的心。

  是啊!她的唯一一颗心老早就输光了…

  “笑什么笑!”他有点不自在,可是看到她笑得这么高兴,事实上他突然不介意自己变成她取笑的对象了。

  木头白的小脸上挂著大大的笑靥,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树梢,脸上的专汪活像那不只是一棵树,而且掉下来的也不是虫而是钞票似的。

  她没有柳沁儿美,身段也不如柳沁儿;她的反应特慢,思绪老是飞;她的注意力老是不集中;她完全没有一个女人该有的样子,常常大刺剌的就窝在他的办公室皮椅上听他说话听到睡著;她老是想到一堆怪怪的、不知出自何处的名言…更别提老是漠视他的存在、罔顾他的规定,在上班时间悠哉的喝她的下午茶、看她的书,甚至跷班去逛诚品,让他老是找不到自己的秘书在哪里!

  但是…

  为什么此时自己却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心动呢?

  “啊!”她又发出一声。

  “嗯?”左曜臣有时候真的很佩服她胡思想的能力。经过这些年的磨链,他现在已经很能习惯这木头在“啊”完以后又说出一堆胡说八道的事来诳他。

  “其实我不该这么取笑你的!”

  左曜臣想相信她,真的很想。

  但是…她的头发、耳朵、眉毛、眼睛、鼻子、人中、嘴巴…到脚底的皮,上上下下没一处显现出她在反省。

  “是吗?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你道歉的诚意?”他哼了哼,表明了死都不信她。

  又呆滞了好几秒,向右宜才幽幽的开口“真的不信吗?其实我在你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

  左曜臣愣住了。

  真…真的吗?他不能否认自己的心里悄悄的涌上了好多兴奋又得意的泡泡…

  她说…她说她在自己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耶…

  看左曜臣因为她的赞美而出得意骄傲的表情,她不想到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纪德曾说过的一句话:没有什么比男人在受到赞美时做出的表情更愚蠢的了。

  “真…真的啊!”他白痴的搔搔头。

  轻巧的站起身,向右宜似乎不打算继续“守株待虫”了。“当然!”

  “这…还好啦!我也在你身上学到很多啊,”

  “但绝对不会有我在你身上学到的多!你教我的东西比我教你的东西多太多了!”

  向右宜认真而严肃的望着他。

  她低头弯自己有些发麻的‮腿双‬。

  “哈哈哈哈哈…这是我的荣幸!以后你有什么问题尽管来问我!”左曜臣被甜汤灌到晕得发下豪语。

  “听过一句话吗?!”她突如其来的直起身子,出灿烂纯善的微笑。“默德的。”

  “什么话?”左曜臣天真的眨眼反问。

  “聪明的人在笨蛋身上学到的东西,比笨蛋从聪明的人身上学到的东西还要多很多。”

  不待他反应过来,向右宜狂笑的拔腿就跑。

  “聪明的人在笨蛋身上学到的东西…比笨蛋从聪明的人身上学到的…”他喃喃地咀嚼这句话。“向右宜——”

  一记仰天长啸划破天际与夜的宁静。

  晚风沁凉,花雨翩翩,一切是那么样的美好而浪漫。

  当然,如果可以忽略杀猪般的吼声和追杀的身影的话,的确是很美好而浪漫的!

  甲甲甲

  内线的铃声响起,左曜臣微微皱了下眉头,木头知道他现在正在研拟下个年度的重要决策,不喜欢别人打扰才对的啊。

  “喂!”他的口气很冲。

  “辣椒,二线。”

  向右宜自己也忙得一塌胡涂,对这通电话也是抱持著不的态度,不过想想,辣椒先生最近不是对柳沁儿大献殷勤吗?那为人下属的她最好乖乖的把电话接进去。

  “木头!你刚开始跟我一起工作的时候我不是说过了吗?不、要、在、这、个、时、候、把、电、话、接、进、来——”左曜臣火大的对著话筒吼。*

  皱了皱眉,向右宜想告诉他这通电话是谁拨的“可是…”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我妈打来的也一样!”他凶巴巴的狂叫。

  他最讨厌做重要工作的时候被打断了!

  “不是你妈打的,可是…”是柳沁儿打的啊…向右宜还来不及说话,就又被左曜臣打断了。“你木头啊你!我妈打来的不接,更别提其他人了,知不知道?!”

  深深的了口气,向右宜很努力的平息怒火。“你听我说…”

  “我什么都不要听,你跟著我工作这么久了会不知道我的子吗?啊?你最近到底怎么了?跟盛衍谈恋爱谈昏头啦?!”

  左曜臣老早就听到公司上上下下都在传言盛氏集团的小鲍子盛衍追向右宜追得如火如荼。

  “我?!”去你的!你才追女人追到昏头了!向右宜不雅的在心里暗骂。

  “没什么好我的!木头,你要怎么跟那个盛家小鲍子搞我不管你,不过在工作上的事情,你最好眼睛给我放亮一点,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出什么纰漏了…”

  左曜臣发怒气似的吼叫还没有结束,就被她难得火大的声音给打断了。

  “去你的担担面!我才没有谈恋爱谈昏头了。我告诉你,这通电话是你那个又美、又、身材又前凸后翘的女朋友打来的,然后又不停的说她有急事一定要跟你说到话,而某个宇宙超级无敌大白痴曾经告诉过我他好爱好爱那个女人,所以我才破天荒的在你工作的时候把电话接进去!”

  她难得失控的吼声让习惯对别人大吼的左曜臣有一点点的…愧疚。

  “呃…那个…木头…”

  “你女朋友在二线,接不接是你自己的事!”

  喀的一声,向右宜难得有个性的挂了他电话。

  呆愣愣的看着电话,左曜臣不敢置信那个木头一般没什么脾气、反应慢又说话语调老是平静无波的女人竟然会…挂他电话?!

  看着二线的红灯一直闪著,左曜臣虽然有点不想接,但还是认命的接起电话。

  “喂,沁儿吗?”

  “嗯。”等了很久的柳沁儿并没有表示她的不悦,[在忙吗?”

  “还好,怎么了?听我秘书说你有急事?”左曜臣一想到刚才跟木头的“争吵”就突然觉得好累。他伸手自己发疼的眉心。

  “嗯,今晚七点明山的K.S俱乐部有一个化装舞会,很多政经大商都会到,我想去听听他们对最近股市的意见。”柳沁儿清楚自己如果用这种语气说话,左曜臣不会拒绝。

  基本上,只要她用微带命令的口吻请任何人做任何事,通常是不会被拒绝的。

  “是吗?在明山啊…那我六点去接你好吗?”

  经过这几天的晚餐约会,左曜臣已经很能习惯她这种提出邀约的方式了。

  “好,六点见。”

  柳沁儿轻轻隔著电话线路印下一记吻,这一向是她对身旁男人奖励的办法。

  “对了,沁儿。”左曜臣的声音微扬,像是对什么有了点兴趣。

  “什么事?”她的声音和以往一样,冷清好听,不高不低。

  “你想扮演什么角色?”

  他很期待自己美的女伴所扮演的角色,这样不只可以赏心悦目,还可以和她搭配。

  “曜臣,扮什么不是我去那场舞会的重点,成点好吗?”柳沁儿叹口气,很是无奈的说。

  在柳沁儿心目中左曜臣是个非常好的男友候选人,只要他不要常常提出奇怪邀约的话,她倒是很喜欢他的体贴、温柔和对她的…讨好。

  原本想反驳的左曜臣在张口之后又悻悻然的闭上,他不希望反驳柳沁儿的话让她对自己的印象变得不好,虽然他清楚自己对与她交往这件事起了深深的迟疑,不过他还是不想让她对自己有任何一点不好的印象。

  “嗯。”“那就这样了,我们晚上见。”

  喀!

  柳沁儿没等他回答,迳自就挂上电话。

  左曜臣呆呆的听著自己被挂电话,看着话机,然后想到三分钟前的事…

  “他妈的,一天被两个女人挂电话!”他忿忿的挂上电话。

  怒火一瞬间在心里烧了起来,烧得他都不晓得自己到底是在为哪件事生气。

  而这两个惹他发火的女人究竟哪个在他心里占的分量比较重?

  说真的,他也很惑。  wWW.3MaOxs.Com 
上一章   辣椒呛木头   下一章 ( → )
三毛小说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辣椒呛木头免费阅读,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辣椒呛木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看辣椒呛木头免费阅读,就上三毛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辣椒呛木头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阅读网。